第五十章 挑战!上位天宗(上) - 天珠变

第五十章 挑战!上位天宗(上)

当那九枚冰雾弥漫的体珠呈献在周维清眼前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大脑似乎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九颗纯粹的冰种翡翠同时出现在一个人手上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上位天宗,不只是他,也是御珠师的世界中,绝大多数人都需要仰望的强大存在。 周维清只有三珠,连冥花都比他多一珠为四珠,可是,他们两人的天珠夹在一起,都不如眼前这位名叫冥武的上位天宗多。更何况,天珠师的实力岂是简单的天珠相加就能解释的。连四珠修为的冥花都能拥有体珠凝形套装的部件,更何况这位上位天宗了。 冥武在静静的观察着周维清,当他将自己的九枚纯力量体珠释放出来的时候,他的目光就牢牢的盯视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发现,周维清虽然流露出了震惊之色,但是,这份震惊却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消失了。好冷静的小子。 冥武心中暗暗惊讶,他此时才发现,周维清远不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他的那份沉稳,就算是三十岁的成年人都未必能够拥有。只不过,他之前是将这份沉稳掩饰在自己表面流露出的情绪之下。当冥花告诉他,自己输给了三珠级别的周维清时。冥武就已经十分惊讶了,他对自己女儿的实力十分了解,就算同样是四珠级别的天珠师,也没有几个是女儿对手的。因此,他才没有派遣手下前来,而是亲自来到这里设下这个局。 事实证明,冥武觉得自己这次是来对了,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尚未出手,但从他的言谈举止之中已经能够看出很多东西。他能够击败自己四珠级别的女儿,如果自己只是派遣手下前来,恐怕到会被这小子逃走了。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他毫不怀疑周维清会立刻远遁千里,绝不会给自己找到他的任何机会。 “我给出的条件如何?身为一个父亲,肯让自己的女儿屈居为妾,你应该明白我的决心。”冥武的声音渐冷,虽然他距离周维清不算太近,但从他身上释放出的那股强大的压迫感却令周维清内心深处一阵阵发冷。 用力的深吸口气,周维清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已经开通的十二大死穴气旋都剧烈的运转起来,快速的吸收着空气中的天地精华,而他此时的状态,也本就是保持在自己所能达到的最佳程度。 苦笑一声,周维清轻轻的摇了摇头,“前辈,既然您已经将话说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好在隐瞒什么了。不错,你们猜对了。我确实是拥有邪恶属性。也拥有邪魔变的能力。” 听他这么一说,冥武和冥花的眼睛都是一亮,冥武身上释放出的敌意也终于降低了几分。 冥花恨恨的道:“终于肯承认了么?我还以为你要宁折不弯到最后呢。” “花花,住口。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得开口。”冥武淡淡的说道,他的声音很平和,但冥花却是脸色一变,如果说还有什么人能令她惧怕的话,那就只有眼前这位父亲了。而事实上,冥花此时心中十分的不忿。凭什么招揽了这家伙我就要做他的小妾?一想到周维清可恶的地方,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有父亲在这里,恐怕她早就对周维清发作了。 看着冥花悻悻的闭上嘴,周维清递给她一个带着强烈挑衅意味的眼神,嘴上却道:“冥武前辈,看来,冥花小姐似乎不太喜欢我啊!坦白说,她做我的小妾,年纪实在是大了点。我今年还不到十七岁呢。” “你……”冥花气得立刻就要暴走,自己给他做小妾。他竟然还嫌弃自己老。这个混蛋。 看着冥花眼中狂暴的杀机,周维清脸上却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而实际上,他心中却是十分失望的。因为,他发现冥武从始至终也是一副平静的神情,根本就不会受到他的言语影响。在这种情况下,面对这位九珠级别的天珠师,他确实是一丝机会都没有。 冥武微笑道:“如果你不喜欢花花的话,本教也有不少年轻少女,可以任由你挑选。但是,你现在必须要给我一个答复。不用试图耍花样。那样的话,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我不希望一个像你这样出色的年轻人就此陨落,连成长起来的机会都没有。” 周维清心中凛然,其实,他刚才承认自己拥有邪属性的时候,言语上就已经开始给自己制造有利的条件了。承认自己是那个什么第一代邪珠师,这冥武想要杀自己就一定会多考虑考虑。随后他对冥花的挑衅也是希望冥武情绪上会出现一些破绽。可惜,事与愿违,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周维清叹息一声,道:“形势比人强,看来,我是没有别的选择了。” 冥武只是微笑不语。 周维清道:“冥武前辈,我是一个怕死的人。但是,我也同样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这一点冥花老师应该也告诉过你。正是因为如此,我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时候,才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抗争。” 冥武道:“自由自然是可贵的,但是,和生命相比又如何呢?而且,我可以向你承诺。只要你加入本教,本教绝不会对你做出太多的约束。只有极少数的高层才能知道你的存在并且向你下达命令。你需要什么帮助与支持。本教也都会全力以赴。” 周维清默默的点了点头,“感谢前辈如此厚爱。但是,我还是想冒险一试。不如我和前辈打个赌如何?” 冥武呵呵一笑,道:“你想赌什么?”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欣赏周维清了,在双方实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这小子竟然还一直在找机会试图脱离自己的控制。 周维清正色道:“您是我有生以来见到过最强大的天珠师。我想领教一下您的实力。我要赌的就是,我全力逃跑,您来抓我。如果让我逃回到翡丽城,那么,就是您输了,那样的话,我可以用我的本命珠起誓,绝不泄露有关天邪教的事,而您也不能勉强我加入。反之,我加入天邪教,您看如何?” 冥武有些惊讶的看着周维清,“年轻人,看来,你的自信真不是一般的强。既然你非要赌的话,那我就成全你好了。也好让你明白,实力上的绝对差距是任何技巧和心计都无用的。你可以开始跑了,我数三个数后开始追你。记住你的话。这次之后,我不希望看到你再玩什么花样。” 周维清根本就没有回答冥武的话,甚至不等他开始数数,已经是转身就跑。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的周小胖同学那绝对是将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三珠修为骤然迸发,右脚轰然踏在地面上,同时意珠属性轮盘旋转到青色的风属性区域,全面直线加速,朝着翡丽城的方向冲去。 此时他所展现出的速度,就算是纯速度属性的上官冰儿也有所不及,毕竟。他那右腿实在是太变态了。 “一……”冥武的声音清晰的出现在周维清耳中,并没有因为他的全速逃离而有所衰减。 此时冥武也是相当的吃惊,以他的眼力又怎会看不出这一刻周维清用出的竟然是风属性天力呢。只是,周维清那右腿上爆发出的力量着实吓了他一跳。看来,自己女儿输给他不冤啊!第一代觉醒的邪珠师果然不能以普通天珠师来进行衡量。 从湖边到翡丽城并没有多远,在周维清的全力加速下,他甚至有把握在冥武数完三个数的时候就冲到城下。在这个时候,他肯定是顾不上惊世骇俗的,只要翻过城墙,他就赢了。 “二……”冥武的声音不温不火,似乎根本没有因为他的速度而产生任何情绪波动似的。越是这样,周维清的心就越沉重。没错,他绝不会迂腐的和这根本不可能抗衡的天邪教拼死一搏。可是,只要有一丝可能,他都会寻求自由。他之所以和冥武定下这个赌约,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尝试,尝试自己能否趁此机会逃过这一劫,毕竟,他本身还有许多冥花不知道的能力。就算失败了,至少因为赌约,冥武不会直接杀了他。 眼看着,翡丽城城墙已然在望了,周维清猛然间右脚重重的踏在地面上,推送着自己的身体扶摇而上,宛如闪电般朝着城头掠去。 “三……”冥武的最后一个数字终于念出来了。也就在他这个三字在周维清耳中响起的下一瞬间,正在腾空而起,眼看着距离城头还有七十米,只需要再有两三次借力就能进城而去的周维清,却感觉到一股无法抗衡的巨大吸力从背后传来。原本是朝着城头方向腾起的他,身体竟然开始向后飞去,而仅在咫尺的城墙却逐渐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