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美女院长(中) - 天珠变

第五十三章 美女院长(中)

公走殿下,你概不能这么评价他吧六不论怎么说,至助徊现在还是你的未婚夫啊!”上官冰儿的声音中已经明显流露出了几分冷意。 可偏偏帝芙雅一听到未婚夫这三个字已是心中大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上官冰儿的神态。这可是当着冥花啊!她心中白马王子冥显将军唯一的妹妹。上官冰儿这样说出她有未婚夫的事,帝芙雅怎能不急。 “ 冰儿妹妹,你可不要乱讲口谁是他的未婚妻?那只是父皇要求的政治联姻。我这次出来,根本都没想再回国呢。我要抵制这份婚姻。就算是嫁猪嫁狗也不嫁他。” 上官冰儿面罩寒霜,“帝芙雅,你太过分了。小胖有什么不 ?你竟然这样对他?” “ 有什么不 ?,…帝芙雅也是愣了一下,真让她说出周维清有什么实质性的不 ,她还真是说不出来,一时间,只能倔强的道:“反正就是不 。我心中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别说他周维清在我眼中一无是处,就算他是当世第一天才,我也绝对不会对他有任何想法。,… 冥花有些不耐烦的道:“ 行了、行了,你不用在我面前表忠心。没用的。我哥那人,我最了解,他既然决定的事就绝不会更改力我现在也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不要你了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脱线。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一个劲说人家不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这个脑残女。不过,有一点你说的没错,说起来,我还真没见过比周维清那小子更天才的人,我哥也不行。” 说完这句话,冥花拿着卷子扭头就走,她可没心情去理会帝芙雅这样的脑残女。 听了冥花的话,帝芙雅整个人都呆滞了,看着脸色冰冷的上官冰儿,充满不可思议的问道:“ 冰儿,你…你竟然成了他的女朋友?这不会是真的吧?” 上官冰儿沉声道:“为什么不会是真的?我和小胖在一起已经 几年了。帝芙雅,你不喜欢他,并不代表没有别人喜欢他。 在你眼中那么不堪的小胖,在我眼中却是不可多得的 男人。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我要去食堂等他了。 ,说着,她也向外走去。 “ 我知道了。”帝芙雅仿佛恍然大悟一般,“ 你一定是因为周大元帅吧。” 上官冰儿脚步一停,转身看向帝芙雅,冷声道:“ 公主殿下,请你不要侮辱我,也不要侮辱你自己。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朋友。同时,也希望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绝不会将小胖让给你。…,如果说原本她对帝芙雅这个正牌未婚妻还有几分歉疚的话,那么,在今天听了她这些话之后,上官冰儿已经是一点愧疚感都没有了。她甚至觉得,那个所谓的婚约解除不解除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周维清怎么可能去喜欢这样一个女人呢? 周维清自然是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他和萧逝并肩走出了教室后,一边在萧逝的带领下向前走 一边由衷的道:“萧老师吧昨天的事真是谢谢您。” 萧逝微微一笑,道:“ 你这小子,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嘛。你也不用谢我什么,这都是你自己的能力。如果你不是那么优秀的话,我也不会注意到你,更谈不上什么维护了。 , 周维清有些惊讶于萧逝的坦然,他发现,自己对这位教导主任更有 感了。 “ 萧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么?”,周维萧问道。 萧逝呵呵笑道:“不是我要找你,是院长要见见你这个天才学员。” 听到天才这俩字,周维清立刻想起之前自己拿一窍不通的考试,难得的脸一红,道:“ 我哪算得上什么天才,以后还要萧老师多多关照呢。” 萧逝道:“ 你还不算天才,那可就没有天才了。按照你报名表格记录,你今年还不到十七岁吧,就已经是中级凝形师了。你不只是咱们学院第一位凝形师学员,同时,也是我所知道的最年轻的中级凝形师之一。一些家学渊源的凝形师,到你这今年纪的时候,大多数也还是初级凝形师呢。学院很看 你的潜力。” 两人一边说着,在萧逝的带领下一边向楼上走去。院长办公室在主教学楼的五层,也就是最高层。 院长么?周维清脑海中顿时出现了那位有着无比高贵优雅的美女院长,当时,这位院长可是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很快,萧逝带着周维清来到了五层,到了这一层,明显安静了下来。学院高层的办公室都在这一层。 萧逝带着周维清顺着楼道一直走到最里面的一扇门前,上面悬挂着院长室的牌子,到了这里,萧逝的脸上都多了几分恭敬之色,抬手在门上轻敲两下。 房间内传出平静而优雅的声音,“请进。” 萧逝这才推门而入,带着周维清一起走了进去。 这间办公室很大,足有三百平方米,整体用淡黄色进行的装饰,给人一种非常温馨典雅的感觉。房间内的每一件装饰品都十分考究,在一张宽大的半圆形书桌后,正坐着那位美女院长采彩。 和昨天一样,这位美女院长依旧是穿着她那特殊一些的黑色教师长袍,秀发整齐的挽起在头顶。俏脸上始终带着一丝和煦的微笑,目光平和内蕴,丝毫看不出任何锋芒。 “ 院长,他就是周维清,我给你带来了。”萧逝向采彩微微行礼后说道。 采彩微笑领首道:“辛苦萧主任了。…, 萧逝微笑道:“ 举手之劳,院长,那我先出去了。您和他谈吧。”再次行礼之后,他这才退了出去,临走时,还递给周维清一个鼓励的眼神。 萧逝走了,顺手也带上了门,在办公室内,就剩下了周维清和采彩二人。开学典礼时,周维清只是远远的看了采彩几眼而以,那时候给他的感觉还只是惊艳。此时,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竟是令他也感到有些局促。 这位采彩院长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位不可亵渎的神女一般,没有气势流露却自然生威,那无形的压迫力,更是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她那完全发自骨子里的高贵,更是令任何人见到似乎都会产生出自惭形秽感似的。 按照寇锐的情报,这位美女院长已经三十五岁了,但如果只是从表面看去,容貌却是连二十五岁的都不像。而她的气度却又足以和五、六十岁的上位者媲美。这种特殊的气质,足以吸引任何人的视线。 “ 周维清同学,请坐吧。”采彩指了指自己书桌前的宫廷式高背椅。 周维清也不客气,拉开椅子就坐了下去,并没有顾及什么贵族礼仪之类的东西。他本就是平民学员…更何况,和眼前这位美女比贵族礼仪,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么? 面对一个美女,想要让人家注意,要么你强过她,要么就要给她一种完全颠覆的感觉。这是木恩对周维清的教导。 “ 您 ,采彩院长。”周维清面带微笑的说道。 采彩微微一愣,哪怕是学院的老师们,也没有人会连名带姓的在这种面对面的情况下称呼她。而且…这叫周维清的青年也比她想象中要沉稳的多。 周维清昨天在开学典礼上做的事,当然不可能瞒过她,哪怕是每一个细节,她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在这里,她乃是绝对至高的权威。 “ 周维清,你知道我为什么让萧主任叫你过来么?”,采彩淡淡的问道。 周维清摇头道:“不知道。” 采彩道:“你的入学报名表以及入学考核试卷我都看过了,我听说,当时还是冥昱将军亲自为你阅卷的,没错吧。”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 是的。当时监考老师本不怎么喜欢我的试卷,冥昱将军正 路过,看了我的试卷后觉得还可以,就给了个不错的分数。” “ 还可以?在我看来,你的答卷应该算作零分。,…采彩的声音突然变得冷了下来,周维清顿时觉得在这足有三百平方米的大办公室内,温度骤然下降了许多似的。 周维清愣了一下,貌似这位院长对自己不太友善啊! 采彩沉声道:“ 在你的答案中,我看到了无数血腥和杀戮,也看到了无数平民的哀号。或许,你的战术最终会成功,会带来胜利。但是,却正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有多少人会因为你的指挥而丧命?每一条生命,都只有来到这个世界一次的机会,没有人有资格去录夺他们的这一次机会。一个人死了,连带的是一个家庭的痛苦口或许,你会认为我这么说是妇人之仁。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在乎平民死活的统帅,永远无法成为一名王者,他的军队也永远都不会是王者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