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龙魔封神(上) - 天珠变

第一百二十八章 龙魔封神(上)

龙魔娲女的虚影这一次没有出现在半空,但是,天技映像却依旧隐晦的出现了。出现在周维清有衣物遮挡的背部。 龙魔禁出奇的好用,对周维清的刺激很大,他怎么会那么轻易放过对龙魔姆女的拓印呢?因此,当他的修为提升到四珠后,他第一个想到的也正是龙魔娟女。 龙魔娟女本身虽然是天帝级天兽,但因为邪恶、黑暗双属性的缘故,它的技能威力已经半步踏入了天神级,这也是为什么龙魔娲女的技能会出现不清晰天技映像的原因。 半今天神级那也是摸到了天神级的门槛啊!譬如周维清那绝对成立的龙魔禁,当初不久禁了一茶龙么?连出身于雪神山的天儿都曾经嫉妒于他拥有这样的技能,可想而知从龙魔娲女身上拓印的技能有多么强大了。 此时周维清所施展的,正是他从龙魔娲女身上所拓印到的第二个技能,依旧是黑暗、邪恶双属性。名叫:龙魔封神。也是龙魔娟女的看家本领之一。 龙魔封神的技能效果很简单,身为评价高达十一星半的技能,它先就是一个绝对属性技能。技能效果绝对成立。 龙魔封神这个技能,是通过双眼来释放的,与龙魔禁一样,也不消耗任何天力,地对方只要目光与施术者接触,同时天力修为又低于施术者过四重以上,那么,这个技能的效果就成立了。 龙魔封神,封住的是精神,也就是说,了龙魔封神的人,自己的精神、灵魂将处于封印状态,完全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将在施术者的掌控下进行行动。就像是施术者的分身一般 龙麾封神的限制也很简单,那就是只能施展一次,也就是说,只能控制一今生命体,想要再重新控制另一个人的话,就要先放弃对第一个人的控制。 看上去。龙魔封神的效果似乎远不如龙魔禁那么可怕,但周维清在看到这个技能的介绍时,就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个技能的非同凡响。 毫无疑问,龙魔封神这个技能的威力将伴随着他的修为提升而提升口如果有一天,周维清的修为能够达到天神级,那么,他甚至连天帝级强者都能进行控制。前提是天力修为相差四重以上。 而且,在很多关键时候,并不是武力能够解决的,而这个技能就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妙用。可以说,拥有了这个技能,就让周维清拥有了召唤一名傀儡的资格。 眼前的情况不正是如此么? 周维清握着那名军需官的手,他第一时间就注入天力到了对方体丵内,简单一探察,就轻松的感觉到这军需官虽然也有天力修为,但不过六重而已,与自己相差极大。毫不犹豫的立刻就动了龙魔封神。 龙魔封神的实战是极具隐蔽性的,除了被施术者以外,其他人是看不到周维清眼底这份紫红色的,连天技映像都只是隐藏在周维清后背上而已。 在场众人,惟有修为比周维清高了许多的上官菲儿隐隐感觉到一丝天力波动,其他人却是没有任何感觉。 军需官略微呆滞了一下,眼底紫红色光芒一闪而没,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周维清,转瞬流露出恍然之色,道:“原来是您啊!我想起来了,您能到十六师团来,可是令十六师团如虎添翼啊!想必您是专门来掌管十六师团重骑兵营的吧。” 周维清倨傲的点了点头,探头到他耳边,似乎是低声时他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将一块令牌塞到了那名军需官手。 军需官低头看了一眼后,赶忙恭敬的递还给周维清,沉声道:“我明白了。那请贵队的兄弟先在外面休息,我这就连夜调集物资。” 说完,他已经转身走进了营寨,周维清反身回到自己的魔鬼马前,下令让重骑兵队全体下马休息。 无双营的士兵们都不知道周维清干了什么,他们现在是满心的疑惑,咱们营长不是才来参军的么?怎么似乎却认识那个军需官似的?不过,他们就算心有疑惑也不敢开口啊!一开口,钱就没了。 因此,他们也只能带着疑惑静静的等待下去。 其实,周维清自己现在也是背心冒汗,龙魔封神这个技能还是他第一次使用,刚才看上去是两个人对话,其实都是他一个人在控制。 他的精神力相当不错,但在心分二用的时候也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 这龙魔封神的效果极强,有效范围高达五百里,这个技能和龙魔禁一样,都只能升级一次,那就是当周维清修为突破天王级的时候才能实现。 谁能猜到这一切都在周维清的掌控之啊!随着那军需官的返回,仓库里顿时开始变得喧闹起来,搬运声、车轮声,还有其他嘈杂的声音不断传出。 周维清今天带这一百重骑兵来,就是怕军需官的修为不在龙魔封神的控制之内,他还有第二套方案的,不过,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 向守门的那名队长招了招手。 那名队长赶忙上前“营长大人,您有什么吩咐?”一听说周维清是魔鬼重骑军团出来的人,他的态度份外客气。 周维清淡淡的道:“既然你们军需官已经开始准备物资了,我就不在这里傻等着了。我们先回去了,待会儿你转告你们军需官,让他将东西送到指定地点即可。” 说完,他一挥手,指挥着众人掉头而去。 由于之前宣布的两条军规,无双营众人虽然一肚子疑惑,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跟着周维清策马狂奔,先向东边行进了一段路程,然后再直奔北方而去。 “周胖,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刚才那军需官你认识?”上官菲儿忍不住问道,她可不在乎什么金币。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已经搞定了,你就等着瞧好吧。” 上官菲儿一脸不满的道:“我才不管你搞没搞定,你跟我说今天晚上的行动很好玩儿,好玩儿个屁啊!简直就是让老娘陪你来喝西北风的。” 看着这魔女,周维清着实有些无奈,想要从她这里蒙混过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无奈之下,他只得故作神秘的道:“菲儿,我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军需官,我给他的令牌也只不过是我的营长令牌而已,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今天晚上这一行好玩儿的地方就在于,他为什么要听我的呢?你猜猜吧。” 上官菲儿愣了一下,顿时陷入思索之。她也是很聪明的,耳确实没弄明白周维清说的这些,之前还以为是他认识那军需官,可他现在又说不认识。这是怎么回事呢? 看她陷入思索之,周维清这才松了口气,一直前行近五十里后,带着人在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坡后停下。 “大家原地休息,注意隐藏。行动快结束了,都给我注意你们的嘴,心罚款。”周维清下达命令道。 说完这些,他很是轻松自如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就那么盘膝修炼起来,似乎今天晚上根本就是来遛弯似的。其他人当然不知道,他此时正在集精力去控制那名军需官。身边有上官菲儿保护,而且他自己也能随时醒来,自然不需要怕什么。 大约又过了半个多时辰,一支大约五百人的队伍悄然摸了过来,为的正是魏峰。 当魏峰看到,周维清竟然已经带人在约定好的地方等他们时,不禁愣了一下,赶忙走上前。 “营长,情况如何了?” 周维清睁开双眼,向身边的上官菲儿道:“菲儿,你带着重骑兵们先回去,他们的目标太明显,剩余的事就交给我们了。” 上官菲儿此时还在思考周维清是如何做到的呢,她想了很多可能,却又都被她自己一一否定了。闻言点了下头,上马带着重骑兵们先回去了。 吩咐完上官菲儿,周维清转向魏峰,胸有成竹的微笑道:“让大家都隐藏好了,等着看好戏吧。” 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此时已经进入后半夜了,夜晚的寒风令众多无双营士兵都在瑟瑟抖,虽然他们体质极好,但在这荒郊野外待了一个时辰也绝不好受。要不是周维清有利益上的承诺,之前又一直都是说话算数的,恐怕这些人早就不干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一阵车马的声音响起,一辆辆马车在士兵的拉扯下缓缓到来,最前面,正是那名军需官,他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看样子威风凛凛。但如果仔细注意他的眼睛,就能现,这家伙双眼无神。 眼看距离这边还有五百米左右,军需官抬起手,示意所有马车停下。 魏峰此时看的眼睛都蓝了,好家伙,足有二百辆马车的物资,后面甚至还带着一群猪、牛、羊。要不是有周维清按着他的肩膀,恐怕他都要忍不住带人出去掠夺一番了。毕竟,那些赶马车的人,加起来也不过就五百左右。论战斗力,这些军需兵怎么能和无双营相比? 这是95o票的加更,说话算数,无封顶爆,大家继续狠命的砸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