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温柔”的西西(中) - 天珠变

第二百一十四章“温柔”的西西(中)

第二百一十四章“温柔”的西西 周维清愣道:怎么会这样?…… 乌鸦轻叹一声,道:“西西小的时候跟父母进山打猎,却是自己走丢卝了。结果被一只老虎拣走,或许是因为她那一身乌金铁骨,老虎也吃不掉她,反而被西西当成了奶妈。一直到她八岁那年,老虎死了,她在山林中游荡被族人发现才带回来。她声音柔是因为说话发音不太准,可实际上,从小在弱rou强食的森林里长大,她那股野xing一具爆发出来,战斗力会瞬间飙升。我们乌金族年轻一代中,她的实力仅次于我。但要是生死相搏,我也不敢说能赢她。” 这、这是真正的母老虎出身啊!周维清的心狠狠的悸卝动了一下,或许,韩陌老师就是因为怜惜西西的出身,所以才会和她在一起吧。只是,他很怀疑,要是rou卝搏的话,韩陌能不能打得过西西。 他们这边在说话,台上的比赛却已经开始了。 裁判退去的同时,米欧战队的赵灰也是飞快向后闪身,一柄赤红色的法杖出现在他掌握之中,手腕一抖,一连串的火球就朝着西西身上轰击而去。 跟之前那千庶一样,赵灰的体珠也是敏捷属xing,但他选择的修卝炼方式却是远程攻击,凭借着火属xing意珠的爆发力,选择远程显然是相当不错的。从他如此迅疾释放连珠火球就能看得出,他在技能的控卝制力上相当不错。 在赵灰发动的时候,西西自然也有她的反应。她的战斗方式和马群可以说是截然不同。裁判一声开始的同时,她整个人的身卝体就已经向下伏去,如同一只要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 赵灰后退的时候,西西右脚猛的在地面上一跺,整个人就像是炮弹一般蹿了出去,那坚卝实的花岗岩比赛台地面上,竟然被她这一脚跺出一个直径一米,深半米多的深坑。 在这恐怖力量的推动下,西西丝毫不受身上沉重的装备影响,带着一股恶风,直奔赵灰扑去。 乌金族战士的车轮卝大斧论长度是不如狂战族那种巨型狼牙棒的,但要说破卝坏力,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重量也是相差无几。 斧背极厚,为了斧刃不容易崩坏,所以制卝作的时候并不算太锋锐。挥舞起来,会带出凌厉的破空声。 那一对车轮战斧在西西手中仿佛活过来一般,那一个个急劲的连珠火球在她面前,竟然根本连轰击在铠甲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她那一双大斧从中刨开。 西西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谁能想到她这钢铁堡垒般的身形能够做出如此迅疾的攻击?赵灰几乎是还没明白过来他,他发出的火球就已经破碎了,而西西整个人也已经腾起在空中,双手战斧扬起,直接就是一个交叉斩。 车轮卝大斧的覆盖范围极大,在这个时候,赵灰想要闪躲都已经不可能了。西西用她恐怖的爆发力,硬是把他逼到了必须要硬拼的境地。 一面火焰巨盾适时在赵灰身前竖卝起,刚好挡住了西西的重斧。 轰隆一声巨响,那火焰巨盾的防御力相当不错,竟是挡住了西西的双斧而没有破碎。毕竟,赵灰是一名五珠修为的天珠师。可是,再找这位米欧王国战队队长的时候,观众们却发现,台上已经没有了他的踪迹。 没错,赵灰是挡住了西西的攻击,可是,他之前那一退,已经到了擂台边缘。火焰巨盾被西西双斧狠狠劈中的时候,虽然挡住了攻击,可也产生了一股强烈的震荡之力,赵灰猝不及防之际,竟然被自己被震荡的火焰巨盾给直接震下了擂台。 西西之前身上所爆发出的凌厉杀气也随着他的下卝台而收敛,双手手腕一翻,两柄大斧紧卝贴着手臂收在身卝体两侧。 别说观众了,连周维清都看呆了。这、这确实是够猛地啊!绝对的暴卝力啊!韩陌老师,我是不是要为你祈祷才行? “天弓、天弓帝卝国获胜。”裁判在宣布西西胜利的时候,都有些结巴了。这天珠大赛,分明是天珠师的舞台,可天弓帝卝国上来这两位,却是无比的奇葩,凭借的都是纯粹力量和厚重的铠甲。 当然,明眼人也看得出,马群和西西身上的铠甲固然防御力强大,但这玩意儿也不是谁都能穿得上的啊!你要有那身卝体素质和力量才有使用的可能。 “这位选手,你可以下去了。”看着那一身重铠的西西,裁判有些无奈的说道。 西西摇了摇头,柔柔的道:“我还要参加下一场呢。” 听着她的声音,裁判的心再次狠狠的被蹂卝躏了一下,这声音和行动,差距也太大了吧。 正在这时,又是轰隆一声巨响,裁判的小心肝差点被震出来。 原来是一身重铠的马群又上来了。裁判直接暴走了,怒视着马群道:“你就不能轻点,那边有阶梯,不会走啊!下次再这么上来,就判你们一个恐卝吓裁判,直接判负。…… 马群呵呵一笑,道:“好像规则上没有这一条吧。他们都能跳上来,我们为什么不能?裁判,您这不是歧卝视我们天弓帝卝国吧。” 裁判在暴怒之后也快速的冷静下来,马群这一顶大帽子扣上去,令他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却偏偏说不出反驳的话。这毕竟是在天珠大赛上,就算他再看不起这个小国,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勉强卝压卝制住自己的心跳和怒火,转向米欧王国那边,‘1米欧王国第三场比赛队员上场。…… 说来也巧,米欧王国那边上来的两位,正好是第一场、第二场出战的千庶和赵灰。 这二位可以说都是输的莫名其妙,连对方天力修为如何都没看出来就输掉了比赛,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啊! 一上台,千庶就忍不住向马群道:“你妹啊!你们这是在参加天珠大赛么?你们是不是天珠师啊!裁判,我很怀疑,他们是否有着天珠师的身份。分明就是暴卝力重骑兵。” 裁判正被马群气得怒火嗖嗖上窜,闻言顿时借题发挥,目光转向西西和马群,道:“释放出你们的本命珠,证明一下你们天珠师的身份。”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加入书签举报错误打开书架返回目录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