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千年金珍珠(上) - 天珠变

第二百三十九章 千年金珍珠(上)

尔淳的脸sèyin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但他眼睛里的那份震惊也是无法掩饰的。 身为在场天珠师中修为最高的一个,他也最清楚周维清之前那瞬间制造出一张大师级凝形卷轴的难度有多么大。 制作凝群卷轴不只是需要空间属xing天力,而且凝形液的搭配,时间的掌握,节奏的变化……个都不能少。 而周维清用那么迅疾的速度制作出一张凝形卷轴,别的不说,单是制作卷轴时所需要的节奏就已经被他完全打破了。而一名能够任意控制卷轴制作节奏的凝形师自称有神师的能力,也令他不得不信。 脸上神sè经过一连串的变化之后,尔淳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神师大人,之前多有得罪,确实是我的失误,没能救下他们的xing命,不能怪您。您已经顺利出线,有了进军本次选秀大赛决赛的资格了。而且我也相信,您在决赛中也一定会大放异彩,必定能够加入本宫。” 他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之前这些事让上面知道的话,他在玄天宫的日子也就过到头了。和桑坦城主那些人的好处相比,玄天宫的地位显然是更加重要的。更何况,得罪一名神师?只要是个正常人就绝不会那样选择。所以,无论他现在有多么郁闷和怨恨,也只能是打落了牙齿和血吞,不敢有丝毫表现出来。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这就好,只是尔淳大师您的身体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反应实在是慢了点。”留下这么句讥讽的话,周维清飘身而下,拉着上官冰儿的xiǎo手转身而去。 在报名的时候他留下了酒店的住址,参加决赛的推荐资格自然有人会给他送过去。 台下的天珠师们齐刷刷的分开一条通路,在一众充满火热的目光注视下,周维清二人飘然而去。 主席台上,桑坦城主急怒攻心之下,直接陷入了昏mi。尔淳也因为之前的事不敢再有询私,对参赛人员进行了重新选拔,又选出两个参加决赛的人选,这场闹剧才算是落幕。 回到酒店,上官冰儿有些担忧的道:“xiǎo胖,你这样做会不会太过高调了。而且,你也不是神师啊!一旦到了那玄天宫总部,就太容易露陷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谁说我不是神师了?只要有合适的图纸和材料,客串一把神师也没什么不可能的。我的修为虽然还不够天王级,但是,有圣力的辅助,完成神师级凝形卷轴制作,问题也不会太大。”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她实在是无法相信周维清的话,“你这成为神师的也太容易了吧。难道不需要经验的么?”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你不明白的。因为圣力的存在,让我有几个技能作用在凝形卷轴制作上,完全可以呈现出逆天一般的状态。你老公什么时候吹过牛,等到需要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看到了。” 在得知了玄天选秀大会这件事之后,周维清就想出了两套方案,第一套方案是以上官冰儿为主,凭借着她那七珠修为,想要进入玄天宫核心弟子这个层面必定是水到渠成的。到时候以她为主导,自己进行辅助,隐藏在暗处,在玄天宫内探查空间传送之石的消息应该有一定机会。而且这套方案相对来说比较保险,不容易被人看透。唯一的问题恐怕就是上官冰儿的美貌了。而周维清之所以不暴露自己的实力,是因为隐藏在暗处的他更不容易引人注意,下手也更容易一些。 可谁知道,在选秀大会上遇到那样的龌龊事,如果周维清再不出面的话,他自己连参加决赛的资格都没有,而且那桑德触犯了他的逆鳞,索xing就顺势而为,将那几个纨绔子弟干掉,从而选择第二方案。 这第二方案,自然就是周维清之前所说的神师身份了。相对而言,这套方案更加严谨,因为有了神师这个身份之后,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以后再施展出他们的传奇套装时也就不会引人怀疑了。而且就算是身为神师,周维清也一样可以隐藏自己的修为。这套方案的同题在于高调。以神师的身份高调进入玄天宫,必定会引人瞩目,被玄天宫高层所关注,再想要有所行动,恐怕就要困难许多。但同样的,接触空间传送之石的可能xing也要大上一些了。 乌巴托城主府。 “大师,难道我们的孩子就白死了么?”桑坦的呼吸明显有些粗重,féi厚的手掌狠狠的拍击在桌面上。 在场的只有四人,除了尔淳和他之外,另外两位也是今天死了儿子的。 尔淳脸上肌rouchou搐了一下,指着桌面上一堆财物,“这些东西还给你们。你们也看到了,今日之事根本就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你们的儿子是死了,但是……”说到这里,他刻意加重语气,“你们还活着。” 说完这句话,他猛然起身,转身而去。只留下一脸怨毒的三人。 这三位在乌巴托城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此时此刻,无论他们心中怨毒多么深,却怎么也发作不出来。 神师,那可是一位神师啊!那是他们能够得罪的起的么?尔淳最后一句话说的没错,他们的儿子虽然死了,但他们还活着。如果敢于向一位神师报复的话,玄天宫就不会放过他们。要知道,玄天宫称霸玄天大陆,也只有两名神师供奉。都是玄天宫至高无上的存在,有着极为超然的地位。就算是当代玄天宫宫主都对他们要客客气气的。 吃过晚饭,周维清拉着上官冰儿回到房间,正准备做些平时最爱做的事情,房mén外却传来一个恭恭敬敬的声音。 “神师大人,尔淳求见。” 周维清眼神微动,原本面对上官冰儿猥琐的表情立刻一整,宛如变脸一般,整个人显得气度雍容,淡淡的道:“进来吧。” mén开,尔淳一脸恭敬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和白天相比,牵强和尴尬都已经消失了,完全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手中还拿着些什么东西。 周维清端坐在主位上,也不清他坐下,淡淡的道:“尔淳大师,找我有什么事?” 尔淳赶忙惶恐的道:“大师的称呼可不敢当,您直呼我的名字就好。我是给神师大人和令夫人送上决赛资格的。” 一边说着,他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来,那是两封有着红sè封皮的信笺以及两枚漆黑的令牌。 周维清看都没看,随手一挥就收入了须弥戒之中,淡淡的道:“还有其他事么?” 尔淳额头上一阵冒汗,他亲自送来这些东西,就是为了挽回自己在周维清面前的印象,否则将来这位神师大人如果加入了玄天宫之后说上几句坏话,那自己可就完蛋了。他本身在玄天宫之中是没有什么背景的,否则的话也不会被发配到这么远的城市来。 “神师大人,您出现的事,我已经向上面汇报了。今天白天的事确实是xiǎo的利yu熏心,蒙蔽了双眼。只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们这些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啊!连购买凝形卷轴的钱都需要自己来凑。实在是万不得已。您的安全十分重要,xiǎo的愿意亲自护送二位前往天城。还有,这xiǎoxiǎo礼品,不成敬意,还请您笑纳。” 一边说着,就像是变魔术一般,尔淳手丰又多出了一个盒子,恭敬的递到周维清面前。 周维清接过盒子,心中却是微微一动,这盒子一出现,空气中就多了一股淡淡的香气,那是很独特的木头香味儿,竟是沉香。 在浩渺大陆也有沉香,而且十分珍贵,在一些凝形液制作中就需要这种材料。 能够用沉香做盒子,这盒子里的东西显然是价值不菲的。 一般来说,得到馈赠都不太好当面打开,周维清却是没有这个顾忌,翻开沉香木盒上jing巧的锁扣,将盒盖打开。 这沉香木盒重量不轻,这玩意儿虽然是木头,但却可沉于水。盒盖翻起,周维清顿时双眼大亮,哪怕是见多识广的他,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也是大为惊喜。 在那沉香木盒中,还垫着一层黄绸子,看上去更是贵气bi人。盒子里面,面颗足有婴儿拳头大xiǎo的珍珠散发着柔和光彩。 就算是普通珍珠,这么大颗,而且看上去浑圆无暇,也必定是价值连城的。而这两颗珍珠的颜sè还呈现为金sè。乃是珍珠中最为罕见的一种。尤其是两颗几乎是一般大xiǎo,绝对称得上是稀世珍宝了。 珍珠的颜sè一般分为白sè、黑sè和金sè,珍稀程度也是由低到高。这两枚硕大的金珍珠,周维清都难以对其价格估量。 站在周维清身边的上官冰儿也同样是眼睛一亮,只要是nv孩子就没有不喜欢珠宝的,更何况是如此难得的金珍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