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千年金珍珠(下) - 天珠变

第二百三十九章 千年金珍珠(下)

第二百三十九章 千年金珍珠 谁不愿意舒服一点?乘坐这样的马车甚至不会影响他们修炼。周维清一直都感觉自己距离突破三十七重圣力不远了,自然不会放过这等修炼时机。 在尔淳等人的护送下,除了乌巴托城,直奔玄天大陆中原地带而去。按照尔淳所说,快则十五天,慢则二十天,他们就能抵达天城。 一路上,尔淳对周维清二人的服shi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各种玄天大陆的美食不断送入车中。周维清二人也乐得享受,吃吃喝喝、看看风景,剩余的时间修炼。比在大海中航行不知道舒服了多少倍。 为了能够尽快将周维清二人送到地方,一路上真正入住酒店休息的时候很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赶路。每到一处驿站就换上新的马匹。 对于周维清二人来说,到不算辛苦,那些负责保护他们的天珠师虽然辛苦一些,但凭借着各自的修为也能坚持。 只用了十四天的时间,他们就已经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神师大人,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天城了。”马车外,传来尔淳的声音。 “嗯。”周维清答应一声,liáo起马车窗帘向外看去。远远的,已经能够看到一座城市的轮廓。和中天城相比,这所谓的天城就要xiǎo的多了。更没有天珠岛那种奇异的存在。但从过往经历的城市来看,这确实也算得上是一座大城,其规模和翡丽城相差无几。 这几天周维清是有些郁闷的。刚到玄天大陆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自己的圣力要突破了,可经过这些天的修炼,却依旧是处于瓶颈的感觉,始终没能真正突破。他现在甚至已经开始有些怀念当初修炼不死神功的日子了,虽然突破的时候十分痛苦,但那突破的速度却是相当迅速的。 可现在他努力修炼了这么长时间,却依旧无法突破到下一重境界。更为重要的是,他这圣力根本就没有修炼功法,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进行突破。只能慢慢的积蓄而已。这才是进入九珠境界后的第一重圣力,突破就已经如此艰难,他自然会联想到自己想要凝聚圣丹有多么困难了。 郁闷归郁闷,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上官冰儿也安慰了他几次。毕竟已经九珠了,对于任何天珠师来说,到了这个层次后继续修炼,提升的速度都会慢下来。要不然怎么天王级以上强者的数量相比于九珠修为天珠师少的多呢? 尔淳骑着马凑过来,向周维清道:“神师大人,您看我们是直接去我们玄天宫,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周维清看了他一眼,道:“直接去玄天宫干什么?我们还没参加选秀大会决赛呢,坏了规矩多不好?” 尔淳心中暗暗腹诽,您可是神师,还用参加什么决赛?但他也不敢违拗周维清的意思,反正已经抵达天城了,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大半。当下点了点头。 进入天城后,找了一家相当豪华的酒店,先安顿住下来。尔淳也不敢休息,让手下人在酒店保护周维清二人,自己则是直接去了玄天宫。 豪华的房间足有两百平米,各种设施都可以用奢华来形容。周维清倚靠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中,目光却是神光闪烁,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上官冰儿站在窗前向外望去,虽然是身处于另一片大陆,但这里毕竟也是人类世界。很多地方都和浩渺大陆没什么不同。 “xiǎo胖,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上官冰儿回头身,向周维清问道。 在窗外阳光的照耀下,她整个人身上都méng上了一层金méngméng的光彩,看的周维清眼中不禁异彩连连,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 上官冰儿走到沙发旁,下一刻就坠入了周维清怀抱之中。周维清传音道:“冰儿,从现在开始,我们说话就要xiǎo心一些了。接下来我也没有具体的计划,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目前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打入玄天宫内部。” 上官冰儿疑huo的看着他,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之前尔淳说送我们进入玄天宫你还要拒绝呢?”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送上mén的买卖不值钱。我们要保持几分矜持才更能让人重视。别着急,尔淳不是已经去汇报了么?待会儿恐怕就会有人来招待咱们了。” 上官冰儿噗哧一笑,道:“你这样子真像个神棍。”微笑过后,她的脸sè突然变得凝重了几分,“xiǎo胖,答应我。无论这次我们能否成功,都不要冒险做任何事,好么?” 周维清没有回答,而是轻轻的wěn住了她的红。就在宽厚的大沙发上,把她那纤细的jiāo躯完全rou入自己怀抱之中。 一个时辰后。 “神师大人。”mén外传来尔淳的声音。 洗过澡换了干净衣服的周维清正坐在沙发上吃着上官冰儿为他剥了皮的水果,淡淡的道:“进来吧。” mén开,尔淳从外面走进房间,不过他只是进入一步,就恭敬的站在一旁,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伴随着他的手势,从外面走进来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者。这老者的身高足有两米开外,虽然从他花白的发须来看,年纪已经不xiǎo了。但腰板却ting得笔直。一身健壮的肌rou将衣服撑起,整个人看上去大有一种龙jing虎猛的感觉,丝毫不逊sè于年轻人。 同样是玄天宫蓝sè的长袍,但周维清一眼就看到,在他左xiongxiong口处,有一个金光灿灿的太阳标记。很明显,这个人的身份在玄天宫要比尔淳高得多了。而且,他一出现,身上所散发出的威压气息也远非尔淳能够相比。 周维清依旧端坐在沙发上,并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那老者的目光也直接落在了他脸上。两道锐利的目光宛如利剑一般穿刺而来,强大的压迫力瞬间就锁定了周维清的身体。 周维清依旧坐在那里吃着水果,就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似的。这点威压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 “咦,果然有点mén道。尔淳,他就是你说的神师?”老者也没有去理会周维清,而是向旁边的尔淳问道。他的声音低沉、浑厚,声音中还带有一种强烈的震bo,令人耳鼓嗡鸣。 “是的,长老大人。神师大人,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费伦长老。乃是我们玄天宫十二位长老之一。专mén负责外务。” 周维清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沙发,道:“长老请坐。” 费伦挥挥手,尔淳会意的退了出去,将mén带上。他走到周维清对面的沙发处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身上威压骤然收敛,“年轻人,尔淳说你是一位神师?” 周维清点了点头,却是看都不看这位长老,依旧吃着上官冰儿送过来的水果。 费伦眼中怒光一闪,沉声道:“你才多大年纪,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淡淡的笑道:“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在说后半句话的时候,他还刻意的撇了撇这位长老。凭借着他的圣力修为还有之前费伦所释放出的气息威压,他能够判断出,这位长老的修为大约在天王级高阶的程度,距离天王级顶峰还有着不xiǎo的差距。 费伦的脸sè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但是,他终究是玄天宫长老,远非尔淳所能相比,沉声道:“你应该知道,欺骗玄天宫将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当然,只要你能证明自己的神师身份,别说是我,就算是本宫太上长老,甚至是宫主,都会扫榻相迎。” 周维清微笑道:“这么说,长老您是来验证我是否拥有神师的能力了?” 费伦也并没有再兜圈子,直接点了点头。 周维清哈哈一笑,“就在这里么?看来,玄天宫的待客之道并不怎么好啊!如何证明我的能力?制作一张神师级凝形卷轴应该是最直接的吧?” 费伦道:“当然。” 周维清冷笑一声,猛然站起身,道:“既然如此,费伦长老你可以走了。我们也不会再参加什么玄天宫选秀大会。冰儿,我们走。” 费伦愣了一下,周维清那嚣张的模样没有半分破绽,他赶忙站起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维清不屑的哼了一声,“身为一名凝形师,制作凝形卷轴需要的不只是材料、图纸,环境也同样重要。天地元力越浓厚的地方,制作凝形卷轴也就越容易。这一点阁下不会不知道吧。”他连长老都不再称呼了。 费伦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是凝形师,但关于凝形师的一些东西他也是知道一些的。 周维清冷笑一声,“既然长老知道,还故意让我在这里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这就是你们玄天宫的诚意?我要是有足够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的材料,还会找上你们玄天宫么?” “这个……”费伦顿时语塞。眉头微皱,道:“阁下也应该知道,如果阁下真的是一位神师的话,加入我们玄天宫绝不需要任何考核,我们会视阁下为上宾,尊为供奉。因此,无论如何,还是需要阁下有所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