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当一个男人挂在一个女人身上(上) - 天珠变

第二百四十五章 当一个男人挂在一个女人身上(上)

“啊——”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在玄天堡深渊中回荡,几乎在一瞬间就惊动了整个玄天堡。而某人在半空之中,直接回过神,宛如一只巨大的八爪鱼一般,牢牢的将自己固定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梦醒万万没有料到,那在宴会上表现的淡定从容,自信睿智的周大神师在自己带着跳下悬崖后会做出这样的反应。 周维清的尖叫就已经吓了她一跳,以至于,当周维清回身猛然抱住她的时候,她根本没来得及做出阻挡的行动,一股浓重的男人气息已经充斥在她鼻间。温热健壮的虎躯将她牢牢的搂在怀中。最令她哭笑不得无比羞窘的是,这家伙的双腿还盘了上来,正好锁定在自己那丰盈的tun部上。两人的身体可以说是毫无间隙的密切贴合在一起。 梦醒修为极高,但在这一刻也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差点就直接坠入深渊了。 “你干什么?”羞急交加之下,她下意识的挣脱着周维清的搂抱,可周维清这家伙搂的却是极紧,她一挣之下,竟然没能挣脱开。而两人的下坠速急剧增加,令她不得不现控制着空气中的气流来承载两人的身体,不至于就这么摔下去。 好爽!周维清心中可是笑开了花,他紧紧的搂着梦醒,脸也贴在人家那吹弹可破的娇颜之上。梦醒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而且她的娇躯极为柔软馨香,搂着她,就像是搂着一团柔若无骨的棉花一般,而且还是一团有着韧xing的棉花,尤其是被自己双腿攀住的浑圆挺翘那部分,惊人的弹xing更是令他直接就有了反应。隐约中,周维清还能感觉到梦醒体内有一股能量似乎与自己的能量十分契合似的。 周围是凛冽山峰,伴随着身形的下坠,光线也变得越来越暗。梦醒很想一巴掌抽死这个猥琐的家伙。可她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周维清极度加速的心跳,似乎极其恐惧似的。心中一软,暗叹一声,这家伙毕竟还只是五珠修为而已。在凝形方面固然有着极高的天分,但终究不过只是尊级修为,从悬崖跃下,恐惧也是人之常情。反正已经这样了,先下去再说吧。 周维清也是相当聪明的,他并没有再做出什么其他动作来引起梦醒的怀疑,唯一令梦醒羞愤欲死的就是,一个火热火热的东西紧紧的贴在自己小腹上,还一跳一跳的。 尽管她已经二十九岁了,但从小到大,和自己如此贴近的男xing,周维清还是第一个。 足足二十次呼吸左右的时间,当周围的光线已经变得极其黯淡时,周维清感觉到下坠之势一缓,下一刻,他们已经脚踏实地。 不知道为什么,才一脚踏实地,周维清就感觉到全身一阵发冷,周围的温度固然比上面要低了许多,但以他的体质,显然不会受到温度影响才对。 下意识的抬起头,周维清看到了一双双古怪无比的眼神。 四位太上长老的嘴张大的足以塞进一枚龙蛋,就连玄天宫主看着他的样子身体似乎都有些僵硬了。聂寒脸sè古怪的想笑,又有点不敢笑似的。这群人此时就围在自己和梦醒身边。 啊!一个壮男挂在一个美女身上,还是以八爪鱼一般的姿势,那怪异的样子可想而知。而且,他挂着的对象还是梦醒,玄天宫三大神师供奉之首。 “呃……”周维清有些尴尬的出了个声,缓慢的,先将自己的腿放下来,然后再一点一点的离开梦醒的身体,他甚至能感觉到,伴随着自己的压迫离开,梦醒胸前的那对丰盈逐渐弹起的感觉。当然,同样弹起,支撑着衣服的还有他那玩意儿。 周维清勉强憋了口气,让自己的脸红起来,不然,以他的脸皮厚度,被人看看算什么…… 梦醒站在那里,整个人都有些发呆,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从来都是优雅高贵的她,此时的呼吸却是极不稳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发飙似的。 “你——”梦醒的右手猛然仰起,恐怖的天力瞬间从她体内爆发出来。强大的威压令周维清接连后退几步,一屁股就坐在地上。 好强!尽管周维清是在装,但在这一刻他也能清楚的感受到梦醒的强大。而且是远超自己对她判断的强大。 这一巴掌要是落下来,如果周维清只是一名五珠修为天珠师的话,恐怕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手下留情。”四位太上长老同时上前一步,急声说道。像周维清这样年轻的神师,在整个大陆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但是,周维清冷眼旁观之下,却发现了一些怪异的地方,这四位太上长老嘴上虽然说着手下留情,但他们的动作却并没有真正去阻止梦醒的意思,玄天宫主东方更是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 梦醒深吸口气,高举的手掌震颤了两下,终究还是缓缓的放了下来,盯视着周维清的一双美眸仿佛要喷出火来,怒哼一声,转身就朝着漆黑的山谷内走去。 玄天宫主无奈的摇了摇头,竟是跟在梦醒身边一起向内走去,似乎是通过传音向她说着些什么。 四位太上长老也都松了口气,再看周维清那一脸惊恐的样子,都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各自叹息一声,挥了挥袍袖跟了上去。 倒是聂寒神师走过来,将周维清从地面上拉起来,低声道:“维清,你可真是胆大妄为啊!梦醒的便宜你也敢占。” 周维清尴尬的道:“我以为她要拉着我自杀呢,这从悬崖峭壁上跳下来我从没经历过,太过恐惧了一些。” 聂寒嘿嘿一笑,向他递出一个我懂的眼神,“你不会不知道天王级强者拥有飞行能力吧。好了,跟着我吧。待会儿你可不要再招惹她了,不然的话,她要是发怒起来,就算是宫主也救不了你。” “哦。”周维清老实的点了点头,反正便宜已经占了—— 高朝啊高朝,看得爽,就请大家投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