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天神级的自爆!(下) - 天珠变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天神级的自爆!(下)

恐怖的能量在空与中升腾、酝酿n庞大的能量波动令每个人发自内心的颤栗着。 在爆炸的那一瞬间,处于最核心位置的暗黑魔龙和梦醒受到的冲击显然是最大的。暗黑魔龙在最后关头,用自己的双翼将梦醒完全笼罩在内,用它那同样天神级的身躯尽可能保护着梦醒。梦醒身上的全套暗黑魔龙套装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才没有被完全撕碎。 可就算是这样,这如此恐怖的爆炸,还是将所有人全部炸飞了出去,巨大的冲击波,令他们至少分散在数百里内的海面上。 六名天王级长老,直接化为了飞灰。在这个时候,修为的强弱就完全显现了出来。五位天帝级强者全部活了下来,尽管他们也是身受重创,但终究还是凭借着暗黑封魔阵的保护,勉强活了下来。 同样活下来的还有聂寒,虽然他没有天帝级的修为,但也是天王级高阶级别了。更为重要的是,他身上穿着一套九件套的传奇套装,在防御上,更是远超那些普通长老。 只不过,在那恐怖的爆炸中,就连另一只恐魔海龙都被掀飞了,他们现在自然也在重创中被炸的东南西北都找不到,一个个全部分散开来。 同样是在这恐怖的爆炸中,爆炸核心区域,海面几乎是瞬间下降数百丈,就连海底的泥沙都随之凹陷,然后掀起的,就是滔天巨浪。 强大无比的冲击波加上滔天巨浪,几乎只是下一刻,哪怕是还有着几分清醒的人,也再看不到其他人的存在了。 周维清虽然没有在那恐怖的爆炸中真正受创,但他所召唤出的邪神也已经化为虚无,同时他隐约感觉到,自己似乎失去了与那一丝血脉之间的联系,恐怕短时间内无论怎样注入圣力,恐怕也无法再次将邪神召唤而出了。 同样的,邪神守护最后的能量护住了他的身体,却并不能阻止那恐怖爆炸力将他推送出去。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垩实起来,忽而在海面上,忽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下,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围的一切才平静下来……, 强烈的震荡虽然没有令周维清受到重创,但心力交瘁之下,他还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无论之前的爆炸有多么恐怖,大海就是大海,对于广袤无垠的大海来说,哪怕是那样级别的破坏力,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并没有经历太长时间,大海就已经重新归于平静。所有的一切,都在平静中沉默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维清仿佛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碰触自己的面颊,精神瓣渐恢复,他下意识的睁开了双眼。 只是下一瞬间,他的眼睛就重新闭上了。因为他睁开双眼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刺目的阳光。 用手掌遮挡在眼前,适应了一会儿强光之后,周维清才重新睁开眼睛。因为有手掌的遮挡,他看不清外面的一切。此时,他的意识和记忆都已经苏醒,也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令他惊讶的是,他此时的感觉,仿佛身在大地之上,而不是漂浮在海上。 而在手掌的缝隙中,他看到了一个女性的身体,当然,是穿着衣服的! 猛然翻身坐起,圣力几乎在瞬间行遍全身,周维清的修为并没有削弱什么,一层银白色的光芒几乎在瞬间就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 那坐在他对面的人并没有因为他的井动而有什么变化,当周维清看清楚时,顿时忍不住惊呼道:“是你。” 就坐在他身边不远处,一张带着几分惊喜和更多复杂表情的苍白俏脸呈现在周维清面前。可不正是梦醒么。 而且,除了梦醒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此时的梦醒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但她的脸色却苍白的吓人,显现出绝对的不健康。整个人倚靠在沙滩上,看上去一副娇柔无力的样子。似乎一阵风都能将这位屠龙女战士吹倒一般。 看毒周维清身上银白色光芒闪耀的圣力,梦醒的嘴角微微翘起,明显带着几分讽刺,“你终于醒了。, 看着她那虽然虚弱,但却依旧灼灼的目光,周维清顿时感觉到脸上有些发烫。到了这时候,他的修为自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我们这是在哪里?”周维清翻身站起,向四下看去。这才发现,他们竟然身处于一座小岛之上。 这座小岛看上去面积不大,只是在他们身后更多的是岩石和礁石,所以看不到整个岛上的全貌。而在他们前方,自然是浩渺无垠的大海n此时的犬海显得很平静,似乎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太阳已经在天空中开始西斜了。 而他们之前对付恐魔海龙的时候还是上午。可见自己昏迷了已经有两、三个时辰的样子。 “这里应该是海外的一座小岛,至于距离大陆有多远我也不清楚。我只是比你早醒过来半个时辰而已。, 梦醒的话很平淡,并不带有任何情绪色彩,听上去硬邦邦的不怎么舒服。 周维清勉强一笑,道:“不愧是天帝级强者,适应能力就是比我强多了。” 梦醒突然笑了,尽管她的脸色很苍白,头发也十分凌乱,但却依旧无法遮掩住她那绝色的娇颜和高贵气质,“天帝级强者?现在就算是一名三珠级别的天珠师也能轻易将我击杀。我体垩内的经脉至少有六成破损,天力剩余不到一成。” 周维清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愣了一下,虽然他也猜到了梦醒伤的不轻,但也没想到竟然严重到了如此程度。 梦醒的目光突然变得锋锐起来,目光灼灼的盯视着周维清,“反倒是你,你才是真正的强大啊!在没有任何辅助的情况下,单独对抗一只天神级的恐魔海龙不但拖延住了对手,甚至还能全身而退。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尊敬的卧底先生么?” 周维清脸部肌肉略微牵动了一下,“什么卧底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没错,我是隐藏了一些实力,可是,这只是一种自保的手段而已。, 梦醒猛然坐起,因为牵动体垩内伤势,俏脸上一片痛苦之色,周维清赶忙想过去帮她,梦醒却厉声尖叫道:“别过来。, 周维清只能止住脚步。 梦醒缓缓抬起一只手,张开手掌,露出了一枚戒指。周维清愣了一下,赶忙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手上的须弥之戒已经换了地方。 梦醒愤怒的道:“你还想骗我?这戒指里有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别的或许我不认识,但是我难道连海皇梭还不认识么?早在多年之前,海皇梭就失落在了浩渺大陆,还用我再说下去么?, 周维清的脸色这次是彻底僵住了,任他如何狡辩,这铁一般的证据就在眼前,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苦笑一声,周维清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吧,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我再掩饰也没什么意思。没错,你说得对,我和冰儿是来自于浩渺大陆,也正是凭借着海皇梭来到这里的。, 梦醒冷冷的盯视着周维清,“卑鄙的浩渺大陆圣地,当年的誓约你们已经全都忘记了?这次就真的只有你们两个人到来?” 周维清道:“只有我们两个人来。而且你误会了,我们并不属于任何一处圣地。” “你还在狡辩。”梦醒大怒。 周维清耸耸肩膀,“我现在再骗你还有什么意义么?你自己也说过了,哪怕是一名三珠修为天珠师都能轻易取走你的性命。难道说,我还不如一各上位天师么?如果不是顾及到当年的约定,这次来的就不是我们这样级别的了。你也看到了,我虽然隐藏了实力,但我的修为也只是九珠而已。不顾约定的话,我们浩渺大陆五大圣地至少派遣几位天帝级强者应该毫无问题吧。” 看着周维清认真的目光,梦醒不由得信了几分。 “好,就算你不属于浩渺大陆五大圣地,那你此行的目的呢?加入我们玄天宫的目的呢?你敢说不是卧底而来?” 周维清叹息一声,径自走到梦醒对面坐了下来,“是的,我是来卧底的。没错,我也骗了你。我是为了空间传送之石而来。” 梦醒的瞳孔猛一收缩,正当她要发怒的时候,周维清的下一句话却令她愣住了。 “可是你呢?难道你就没有骗我么?我该称你为梦醒,还是玄天宫主呢?”周维清的声音很平静,此时他脸上的神色也重新变得淡定从容起来。 梦醒扭过头,不再看他,抗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周维清呵呵一笑,“我又不是傻子。你的话明显比那位叫东方的宫主管用多了。或许下面的长老们不知道你的身份,但四位太垩上长老和聂寒神师肯定是知道的。每当遇到重大决定的时候,你的话,永远都是最后的定论。而且,在出现问题分歧的时候,他们的目光也都会下意识的看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