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中) - 天珠变

第二百五十三章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中)

之前因为某人的眼睛完全被那如同美欲雕琢般的娇躯吸引了,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此时才发现,东方寒月竟然还带着这样一个怖品。 下意识的用手触摸了一下,这一摸不要紧,周维清顿时机灵灵打了个寒颤。 从外面感觉不到,但是,当他用手去触摸的时候,却吃惊的发现,在这菱形挂坠之中,竟然蕴含着无比庞大的空间属性能量波动。 周维清自身就是有空间属性的,又拥有圣力,因此,对于任何能量的感知都极为强烈。尽管这吊坠的金属外壳不知道是什么所作,已经将内部的空间属性能量尽可能的掩盖了,但当他用手触摸到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其中的奇异。 这、这是什么? 周维清愣了一下,眼神贼兮兮的看着那吊坠,手却从吊坠上枷了下来,在东方寒月的胸脯上揉了揉。就算是正在思考之中,这家伙猥琐的xing格也改不了。 轻叹一声,周维清自言自语道:“哎,你是玄天宫主,我却必须要回去。你是车定不会跟我走的了。我们总算也有了这一夕之缘,总要给你留点东西。就算是留个纪念吧,天知道今生还有没有再相见的可能。”, 一她兄着”周维清按在东方寒月胸脯上的大手停止了作怪,一股谆厚的圣力缓缓从他手掌之中输出,注入到东方寒月体垩内,顺着她的经脉悄然而下,在丹田中汇聚。 如果换了别人这样做”必定会受到东方寒月体垩内庞大的天力强行排斥。尤其是周维清能够感觉到,就在东方寒月胸口内正中的位置,似乎有一个巨大的能量团。 那应该就是天丹吧! 不过,此时他可没有去感受天丹奥妙的时间,而且天丹和他目标的圣丹也不一样。所以”他只是单纯的引导着圣力在东方寒月体垩内汇聚。 圣力的持xing之就是不会受到任何其他属性能量的排斥”因为,纯粒的圣力是不具有任何破坏力的。只有将它注入到技能之中,通过转换属性,释放技能时”才有强大的增幅作用。 因此,当这圣力注入到东方寒月体垩内后,她自身的能量根本不会对圣力有半分排斥,反而是竟相让路,使周维清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圣力注入到她丹田之中凝聚。 以周维清现在的修为,给人注入圣力可与当初不同了。而且他注入给东方寒月的圣力绝不吝惜,直接调动的就是自己最精纯的那部分宛如银sè星河一般的圣力。 这些圣力在东方寒月丹田中渐渐形成一个银河般的小漩涡”悄然盘旋,自成体系。虽然它并不能像周维清那样自行提升,但是,有着这个纯净的圣力漩涡存在,不久的将来,当东方寒月去冲击天神级瓶颈的时候,这圣力漩涡必将成为她的一剂大补药,原本绝对无法突破的瓶颈将不再困难。 小心翼翼的维护着圣力漩涡成形,当完成这一切的时候,周维清额头上已经是一层细密的汗水。为他人直接构建圣力漩涡,他这还是第一次。更何况输出的还是自己圣力中最为精华的那一部分。虽然不是全部,但也是相当大的符合了。没有十天、半月的时间,周维清也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 做完这一切,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你是我的女人了,我可没有亏待你哦。这是我留给你的礼物,我从你这里再拿个纪念品,不算过分吧?”, 他这完全是在自说自话,东方寒月依旧在他怀抱中睡得很熟。 一边说着,周维清小心翼翼的将东方寒月胯子上的项链捎下来,然后再挂到自己的胯子上。脸上流露出一丝心安理得的笑容,喃喃的道:“有些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或许还能找得到,可哥的圣力却是独一无二的。”, 一边说着,他小心翼翼的将东方寒月从自己的臂弯中抱起一点,再轻轻的放在被子上。 长出口气”穿上一件新衣服后,刚想走,却终究有些不舍。重新回到东方寒月身边,在她脸上又亲了亲,在一些格外柔软的地方又摸了两把后,这才转身朝着大海的方向走去。 龙虎变双翼释放,骤然间,双翼展开,轻轻一拍,已经推动着他的身体冲天而起。朝着大海的方向飞去。 就在他刚刚飞身离去的同时,那躺在被子上,原本睡得很熟的东方寒月却缓缓睁开了双眼。 俏脸上带着几分羞怒,没好气的自言自语道:“这个混蛋,临走还不忘记占人家便宜。真是个坏蛋、混蛋、sè鬼。 翻身坐起,也重新穿好衣服,就那么坐在被子卜,天意间瞥到被子e那一抹晴红,俏脸顿时飞起两抹浓重的红晕。 “坏蛋,你知道么?我不后悔。真的,我不后悔。”,意念微微一动,她立刻就感受到了丹田中那宛如银河般的漩涡,其中蕴含的能量或许没有多么庞大,但那份精纯,尤其是那仿佛能够涵盖一切的属性,却是那么动人心魄。 东方寒月的美眸有些迷离。能够成为玄天宫宫主,她从小到大受到的都是最好的教育,本身更是聪明绝顶之人。可是,在那个坏家伙面前,却依旧忍不住沉沦了。 此时的她,就那么坐在那里,完全沉浸在回忆之中。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他那份发自骨子里的自信所吸引。尽管他并不如何英俊,但他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时那份专注,还有那分天赋和自信,就给自己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中,他在各种方面无不展现出高人一等的天赋,哪怕是同样被称之为天才的自己,也不禁有些自惭形秽的感觉。如果不是有着父亲的传承,或许自己在任何方面前比不上他吧。 直到那天,那个坏蛋,竟然在跳崖的时候趁机占便宜。刚开始的那一瞬间,真的有杀了他的想法。可是,自己却偏偏下不去手。那时候,自己是以不能扼杀这样一个天才的理由说服自己的吧。可是,真的只是那么简单么?真正的答紊应该是,他是唯一一个能够被自己看上的男人。 或许,少女看中的,更多是男人的外表。可身为玄天宫主的东方寒月见过的英俊男人太多太多了”真正能过令她看重的,是内在。无论周维清后来表现出的猥琐还是好sè,却都抹杀不了他内在那令人惊才绝艳的天赋。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东方寒月都没有理周维清,不只是因为生气,同时也是因为她自己内心的那份茫然。 将他带到另一个空间中的那一场较量,或许是转变一切的缘由。 东方寒月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原本唯一能够超越周维清的地方,最终竟然输了。那时候她其实就已经感受到了周维清血脉中的部分能力。尤其是最后的邪魔吞噬,更是令她都产生出了恐惧的感觉。 于是”她输了脐约。哪怕是在昨夜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有些看不清自己的内心,还是想着履行脐约,不亏欠这家伙任何东西而献身。 可现在她却已经看清楚了。 让东方寒月真的为周维清动心的时候,就是那场脐约的胜负。周维清赢了,也帮东方寒月心中的某些东西赢了。 而真正让东方寒月爱上他的,是在对战两只强大的恐魔海龙,在最危急时刻,他义无反顾的飞向另一只恐魔海龙的那一刻。 有的时候”爱上一个人真的只需要一瞬间。东方寒月就是在那一瞬间被周维清所征服。 一个男人,无论他平时的表现如何,当真正生死关头的关键时刻到来的时候,他能够挺身而出,为了自己的女人去死,他就是最有贵任,值得去爱的男人。 那一瞬间,隐藏在面具背后的东方寒月哭了。她也真正看清楚了自己的心。她已经不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个坏家伙。 尽管在后来看到他所展现出的实力远非自己所认为的那样,更是在来到这里后明白了他来到玄天大陆为的是什么,但东方寒月却依旧没有半分因为他的欺骗而情怒。反而更加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他。 他是为了空间传送之石而来,那时候,他完全可以不出手的。哪怕不逃走,就在那里看着,被逼无奈之下,东方寒月是不得不使用空间传送之石的。甚至还会刻意的去照顾他。那将是他最好的夺去时机。 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他选挥了一个最傻的方式。甚至在来到这里后将一切都告诉了她。 那时候的他,绝不是毫无危险的,这一点从后来他所召唉出那巨大身影一触即破就能看得出。他完全是在脐啊!如果那只恐魔海龙不顾一切的发动攻击,恐怕他想要逃生都很难。 哎,既然都已经种马了,就将种马进行到底吧。哦,不,不是种马,我一向认为自己写的不是种马,最多也就算是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