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召唤?巨龙?俩? - 天珠变

第二百五十六章 召唤?巨龙?俩?

第二百五十六章召唤?巨龙?俩? 单是,正像周维清所说的那样,他的动作已经晚了。 哪怕它是天神级强者,在这个时候,它也已经无法阻止周维清所作的一切。黑色光芒落在那银色光芒之上,竟然被扭曲的银光直接弹开。暗黑属性竟然没能冲破那强烈到极致的空间属性。 紧接着,那强烈的银色光芒在剧烈的扭曲中,以一种肉眼难辨的度化为巨大的漩涡。 面对这样的漩涡,就算是暗黑魔龙也要为之色变,慌不迭的拍打着双翼高飞而起。以东方为的五位天帝级强者也是不敢怠慢。他们都看得出,这是空间流啊! 这可不是什么技能,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空间流,谁要是处于这玩意儿的中心点,恐怕会被直接绞杀成渣。就算是天神级强者,都不会愿意轻易去碰触这东西。天神级强者的**虽然足够坚韧,但谁知道会被空间流带到什么地方去呢? 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能阻止周维清了。而周维清身上散出的银白色光芒更是有增无减。作为始作俑者,他是不会受到这些空间流影响的,因为这一切,都是空间传送之石所造成。 恐怖的能量波动下一刻疯狂的爆开来,一股滔天威压,骤然从那空间流中扩散。 浓烈的天力波动,几乎令玄天堡也要为之战栗,一个巨大的身影,就那么从空间流的中央位置悍然而出。 龙,是的,那是一条巨龙,身长过百米,双翼展开宛如乌云压顶一般,通体火红色的巨龙。 玄天宫强者们的目光都呆滞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周维清竟然能够凭借空间传送之石召唤出一头巨龙。 而且看上去,这头巨龙的强大,远非暗黑魔龙所能比拟的。尤其是现在暗黑魔龙身上还有伤啊!凭借着这么一位天神级强巨龙的存在,难怪他敢说要血洗玄天宫。 在这个时候,东方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句气话,竟然会导致场面变成了这样。还是女儿的眼光准啊!这个周维清竟然有这如此底蕴,连巨龙都能召唤的出来。难怪他来找空间传送之石,竟然还有着这样的秘技。就连他们都不知道空间传送之石居然还有这样的使用方法。 单是这被传送出来的巨龙,整体实力已经足以和他们在场全部强者比拟了,无论输赢,一旦打起来,对于玄天宫来说,都将是毁灭xing的打击。想要战胜这样一位强者,不付出惨痛代价是不可能的。 这是东方心中的想法,但最吃惊的还不是她,而是暗黑魔龙。因为暗黑魔龙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眼前这头巨龙拥有的,乃是最为纯正的龙皇血脉。也就是说,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龙皇后裔啊! 之前它曾经评论过,说就算是龙皇后裔在大海上,都未必能够赢得了恐魔海龙,但那毕竟只是一个说法而已。在龙族之中,最为强大的,毫无疑问就是龙皇血脉的拥有者。而且,眼前这头巨龙分明就是成年的。 暗黑魔龙很清楚,在龙皇血脉的威压之下,就算是全盛时期的自己,在眼前这头巨龙面前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更何况,现在自己还受了重伤。天啊!玄天宫这些人究竟是招惹了怎样一个煞星,竟然将巨龙都给召唤出来了。 如果说眼前的巨龙出现,令玄天宫众人变得无比惊骇和恐惧。那么,下一刻,他们就已经变得绝望了。 巨大的银色空间流并没有因为这头巨龙的出现而停止,巨龙在出现之后,双翼一展,直接飞到周维清背后,它那巨大的龙眸在第一时间毫无疑问的锁定在了暗黑魔龙身上。强大的龙威爆而出。 而就在下一刻,竟然又是一道巨大的身影从那空间流中缓缓浮现而出。当它出现的时候,整个玄天城堡所在山脉范围内的温度几乎在同一时间急遽上升。空气中的暗黑属性元素,竟然在第一时间消失无踪。那暗黑封魔阵,竟然就那么简单而直接的蒸了。 是的,又是一条巨龙,而且,它的身躯比之前那一条还要大上接近一倍之多,恐怖而庞大的身躯在出现的那一刻,暗黑魔龙在它所散的威压面前,竟然险些从空中跌落下去。恐怖的龙威,令对面四位天帝级强者险些直接殒灭。 这、这是…… 暗黑魔龙瞪大了双眼,它的双翼竟然不受控制的有些颤抖着。他认出来了,他真的认出来了。这是龙皇么…… 东方和四位太上长老都已经傻了,在人类世界中,他们乃是天帝级强者,是真正的至强者。哪怕是天珠师,在他们面前,也都恭敬的甚至不敢大声说话。 可是,此时此刻,在面对两条天神级巨龙,而且看上去比恐魔海龙更加恐怖,根本不受到6地限制的恐怖巨龙时,他们已经完全傻了、绝望了。 血洗,原来他所说的血洗并不是气话,他竟然真的能够做到。是的,如果只是一头巨龙,或许集合整个玄天宫的力量,还能够勉强抵挡。 可是,此时此刻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赫然是两头成年巨龙啊!而且那头最为巨大的巨龙身上所散出的气息,恐怕已经接近天神级巅峰的存在了吧。这样的存在,就算是想要杀死暗黑魔龙,都不会出现困难,更何况是针对他们了。 这第二只巨龙出现之后,双翼一展,庞大的身躯竟然极为灵巧的摆动了一下,下一刻,它就出现在了周维清身下,巨大的龙头扬起,承载住周维清的身体,一抹浓烈的红光亮起,把周维清笼罩其中。而它那充满威严的龙眸之中,此时更是充满了兴奋。 周维清前来玄天大陆得到空间传送之石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要将眼前这两头巨龙传送出来,以免他们破坏光影空间而影响到整个天珠岛。既然要传送,什么时候传送不行呢? 只不过,在刚才之前,周维清也是没有任何把握的。这才是他最终的杀手锏。 当初在海面上面对那第二条恐魔海龙的时候,他就曾经打算这么做过。只是,他也没有把握,在远隔几万里的玄天大陆,是否能够将两头巨龙召唤出来。这空间传送之石已经使用不了几次了,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轻易做这样的尝试。 可眼前的情况却不一样了,冰儿死了,周维清已经痛苦的要疯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能再保持理智? 想要为冰儿报仇,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他怎么可能是玄天宫的对手?因此,他几乎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在第一时间作出眼前这样近乎疯狂的举动。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当初,周维清在离开光影空间的时候,巨龙辉耀就将他们在光影空间的坐标烙印在了周维清的大脑之中,并且告诉了他如何召唤自己和朵思的方法。 周维清其实想多了,辉耀和朵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身在浩渺大陆的,而是处于另一个空间之中。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这是没有这个世界那几万里概念的。因此,周维清成功了,两头巨龙竟然真的被他召唤了出来。 辉耀眼中神光电射,它已经完全恢复了,充满威严的目光同样也找到了暗黑魔龙身上,“谢谢你,维清。让我们解脱了出来。看样子,你遇到了麻烦。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 辉耀的声音很低沉,但当它开口的时候,却是群山回荡,周围所有的一切,也在缓缓的变成红色。 这与恐魔海龙和暗黑魔龙动用天地元力的方式不同,它们在使用天地元力的时候,还有明显去依靠自身气息去影响的意味。可眼前的巨龙辉耀给人的却完全是另一种感觉。似乎是这天地元力自行臣服,自然而然的供他驱使一般。 听到辉耀的话,暗黑魔龙都有些绝望了。龙族是极为高傲的种族,绝不会轻易受到人类所指挥。他之所以留在这里守护玄天宫,那是因为玄天宫本来就是它们暗黑魔龙一脉的传承后裔。可眼前这两头拥有龙皇血脉的巨龙,竟然对周维清有一种臣服般的感觉,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他们又怎么知道,周维清救过这两头巨龙的xing命啊!没有他和他的女人们,朵思恐怕早就死了,也不会有孩子存活下来。如果不是他们,辉耀也不可能复活。因此,无论巨龙的xing格如何高傲,在周维清面前,他们也已经完全将他当成平等的存在,是朋友、是伙伴。 周维清深吸口气,就在他准备大喊一声杀光他们的时候。 一声尖叫突然响起,“维清,不要,冰儿没死。”伴随着声音的出现,两道身影快的从玄天堡之中冲了出来。一直冲到东方和四位长老身边。 这一下,轮到周维清呆滞了,他虽然眼前已经是一片血红色,但也能够看清那从玄天堡之中冲出来的是谁。 东方寒月一身青色长裙,在她身边的,则是一身白色长裙的上官冰儿。看上去,上官冰儿根本就没有半分受到影响的感觉。依旧是那么的美丽。 东方寒月在拉着上官冰儿冲出来之后,也是吃惊的瞪大了美眸。 说起来,这一切可以算都是误会。 之前周维清在来到这里大吼一声的时候,身在玄天堡内的东方寒月就听到了。她可不知道周维清竟然能清楚的得知上官冰儿被关押的消息。听到这家伙在外面大喊大叫的,东方寒月心中也有点生气了,人家都把最珍贵的东西给你了,还是比不上你的妻子么?因此,她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出去。 而就在昨天,东方和四位太上长老商量之后,已经决定采纳东方寒月的意见,将上官冰儿给放出来了。 东方寒月不着急不着慌的去找上官冰儿,她见到上官冰儿的时候,还开玩笑的跟她说,不急着出去呢,让这坏家伙急一会儿好了。 这两天她唯恐上官冰儿记恨,因此,一直陪着她说话,两人聊了很多,但却忘记将上官冰儿的储物戒指还给她了,这也是为什么周维清一直都没能联系上上官冰儿的原因。 但是,当东方寒月在上官冰儿房间中听到后面周维清那一声要血洗玄天堡时,才现不对,这才赶忙带着上官冰儿出来了。 这一切说起来慢,可实际上,从周维清来到玄天堡外面,一直到他召唤出两大巨龙,前后也不过是半盏茶的工夫而已。 等东方寒月带着上官冰儿从玄天堡出来的时候,大阵仗已经完全摆开了。 周维清这一句“杀光他们”终究是卡在喉咙里没有喊出来。要知道,这时候辉耀和朵思都已经蓄势以待了,一旦周维清真的出要杀死眼前所有人的命令,那么,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执行。 恐怖的威压在空气中依旧存在着,但这个时候,周维清却也同样瞪大了双眼,他身上什么苍茫啊、死寂啊之类的气息,全部如同冰雪消融般与他眼中的红色渐渐褪去。 冰儿没死,冰儿没死,在这一刻,周维清的泪水竟然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流淌而下。他的身体颤抖的也是更加厉害了。 “把冰儿还给我,我就放过你们。”周维清颤声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实在没什么威慑力,可是,他这边有两头巨龙啊! 东方寒月已经回过神来,看着周维清那流着眼泪没出息的样子,心中却是一份心酸,在这个时候,她早已忘记了自己是什么玄天宫宫主,完全是一副小女儿心态。心中暗想,要是换了我出事,他会这么着急么? “不还,你杀了我吧。”东方寒月仰起头,冷冷的看着周维清。 周维清也是一呆,眼看上官冰儿没事,他的心情可以说是跌宕起伏,从谷底升起,此时早已没了那么大怨气。 听着东方寒月的拒绝,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只是觉得看着东方寒月那一脸倔强的样子,他也有些心疼了。 在这个时候,还是上官冰儿给解了围,“小胖,你这是干什么啊!寒月对我很好。我没事啊!”一边说着,她召唤出自己的风神之翼,双翼一展,就朝周维清飞了过去。 此时自然不会有人拦着她,东方和那四位太上长老已经完全是不吭声了,他们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要是上官冰儿真的出事了,周维清真干得出让那两头巨龙把玄天堡夷为平地的事。在这个时候,无论他们如何老jian巨猾,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 风神之翼的度何等之快,几乎是转瞬间上官冰儿就回到了周维清面前,周维清也顾不得还有那么多人看着了。一把就将她抱在怀里,双手还很是不老实的摸了几把,确定他的冰儿毫无损,这才是真正的松了口气。 尽管有那么多人看着,但上官冰儿却没有半分抗拒,只是双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腰,将自己的俏脸深深的埋入他怀中。 虽然她和东方寒月是刚刚出来的,但之前外面的交谈双方一直都关注着天力,所以她即使是在玄天堡内也能清楚的听到。 一个男人,为了她竟然不惜面对整个玄天宫,甚至要将这里血洗,孤身犯险。她又怎么能不敢动呢?这就是她的男人,她的小胖啊! 东方寒月看着傲立于巨龙辉耀龙之上的周维清,眼圈不禁微微有些红,因为她知道,或许今天之后,自己就再也看不到这个男人了。她是嫉妒上官冰儿的,嫉妒她能和他在一起,而东方寒月自己身上却肩负着太多太多的责任,父亲的传承,玄天宫的未来,都是她身上最沉重的束缚。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拥抱良久,才缓缓分开,而对面玄天宫的一众强者竟然没有人敢去打扰他们。两头天神级巨龙的威慑力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恐怖了。在这个时候,他们所要顾及的已经不是玄天宫的脸面,而是玄天宫的存亡了。 “小胖,你错怪寒月姐姐了,她对我很好,也跟我说了很多。之前玄天宫确实是因为不确定我们来此的目的将我软禁了,但也没有伤害我。寒月姐姐是得到消息后立刻赶回来说服了其他人,本来我们今天就准备启程去找你呢。” 周维清挠挠头,心中暗暗感叹一声,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快了。目光再看向远处的东方寒月时,就不禁有些尴尬了。 “寒月,那个,看起来,这只是一场误会。”周维清喃喃的说道。 东方寒月紧咬下,努力的不让自己眼中的泪水流淌下来,可却怎么都止不住。 周维清展开背后双翼,朝着玄天宫方向飞去,巨龙辉耀和朵思就停留在原地等着他,反正有他们的存在,他们相信还没有人敢为难周维清。 上官冰儿没有跟过去,而只是留在辉耀头顶上,俏脸上流露出几分古怪之色。 东方寒月对于她和周维清生的事并没有隐瞒上官冰儿,也明确无误的将自己对周维清的感情告诉了她。在刚刚知道的时候,上官冰儿其实是有些怪周维清的,她就算再温柔,也是个女人,更何况家里还有两个姐姐呢。这小胖,真是到处留情,到了异地都不消停。可今天周维清以身犯险,不惜一切代价的前来营救她,她心中那一丝怨气也就散去了,此时,反而有些同情起东方寒月来。 东方寒月乃是玄天宫宫主,自然不可能真的跟周维清回归浩渺大陆的,喜欢一个人,却不能和他在一起,这岂不是最为痛苦的么?和她比起来,自己就要幸运多了。 东方和玄天宫四位太上长老现在都已经成了看客。在这个时候,他们心中其实更多的是对东方寒月的佩服。尽管东方寒月受到了感情的影响,可她对周维清的判断却一点都没有错,谁能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能够召唤出两头巨龙呢? 如果不是东方寒月带着上官冰儿及时出来,恐怕今日之事就真的难以收场了,玄天宫数千年基业很可能会毁于一旦啊! 此时,上官冰儿已经重新回到了周维清身边,看这样子,肯定是打不起来了。东方微微叹息一声,挥了挥手,带着四名太上长老直接回玄天堡去了。她这样做,一个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根本就于事无补,另一个也是表明玄天宫不会与周维清为敌的态度。东方也不是笨人,在这个时候,让东方寒月单独和周维清谈谈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周维清双翼收敛,落在东方寒月面前,看着泪水流淌,却依旧用带着几分倔强目光看着他的东方寒月,他顿时心头一软。 “寒月,今天的事只是误会,是我不好,不过我从来都没怀疑过你,我只是以为玄天宫要对冰儿不利,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勇于承认错误一向是周维清的优良品德之一。 男女之间,有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是因为双方过于强硬而僵住,而只要有一方主动承认错误,哪怕是比较严重的事情也容易解决的多。当然,这要建立在双方彼此相爱的基础上。 东方寒月看着周维清那一脸诚恳之色,猛的一步上前,扑入他怀中放声大哭。 她之所以哭,并不是因为周维清的误会,而是因为今日之后,恐怕再无相见之日,她舍不得啊! 搂着寒月那柔软如棉的娇躯,周维清也是心情一阵ji荡,几乎是脱口而出道:“月月,跟我走吧。” 东方寒月依旧是哭个不停,却没有半分回应。周维清能够说出这句话,她心中是很高兴的,可是,她真的能走么?她肩头肩负的责任是在太重太重了。整个玄天宫都需要她啊! 所以,听了周维清诚挚的邀请后,她哭的反而更加厉害了,还不断的用手捶击着周维清的肩头。 另一边,暗黑魔龙被两位龙皇后裔关注的实在是全身不舒服,试探着向辉耀邀请道:“二位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去我那里稍作休息,今天这事儿看起来只是个误会而已。” 辉耀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我们就不去了,以免影响你修炼。既然是误会,解释清楚就好。我们很快就会离去。这里,应该不是浩渺大陆吧。” 暗黑魔龙暗暗松了口气,不去最好,这两位所能引动天地元力中的火属性实在是太强大了。他居住的地方却充满了暗黑属性,一旦它们真的去了,恐怕自己那地方想要重新恢复现在的样子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办到的。他之所以邀请,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而已。 “是的,这里是玄天大陆,距离浩渺大陆恐怕有几万里之遥。”暗黑魔龙恭敬的说道。 辉耀眼中流露出一丝浓浓的担忧,在刚被周维清召唤出来的时候,他们夫妻二人都充满了兴奋,一个是因为终于来到了外面的世界,另一个也是为了光影空间不需要被破坏了。毕竟,那是他们先祖所建立的,能不破坏自然还是不破坏的好。 但是,在短暂的兴奋之后,他们心中却充满了对孩子们的思念。更是为了那不知名的强大敌人而有些担忧。那样的对手,就算是他们真的找到了,能够平安的将孩子们带回来么? 周维清抚摸着东方寒月的背部的曲线,柔声道:“寒月别哭了,你哭的我心都要碎了。我也舍不得你啊!但是,你也知道,我和你一样,身上都肩负着许多必须要承担的责任。我还要回去营救父母,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我很想留下来陪你,可是……” “不用说了。”东方寒月抬起头,哭的有些红肿的双眸看向周维清,“我只问你一句,当所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你愿不愿意回来看我?” 看着她目光中的渴望与执着,周维清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道:“我愿意,当然愿意。少则五年,迟则十载,我一定会再回来看你。到了那时候,我不但是来看你,也一定会将你带走。我相信,在那个时候,玄天大陆上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我了,就算是绑,我也要把你绑回去。” 周维清这句话说的霸气十足,东方寒月充满悲伤的俏脸上终于多了几分喜色,“真的,不要骗我。否则,我就带着玄天宫杀上你们浩渺大陆去。” 周维清苦笑道:“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和缺点是一样,心软啊,尤其是对自己的女人。放心吧,我说过的就一定会做到。” 东方寒月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等你,五年、十年,甚至是二十年或者更久,我都等你。如果最多十年时间你还没有回来接我,我就当你死了。我会亲自带着玄天宫强者到浩渺大陆去为你报仇。” 周维清心头一颤,看着东方寒月眼中的执着,他心中的不舍变得更强烈了。尽管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很短暂,但是,他从东方寒月眼中所看到的那份深情一点也不比自己的其他女人少。这是一个值得自己去爱的好女人啊! “放心吧,我一定会活着,为了你,也为了我的老婆们,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的。” 东方寒月哼了一声,“我听冰儿都说了,你这家伙就是个色鬼。哼。我是最后一个,听到没有。否则的话,等你接我回去,我就把多出来的都杀掉。五到十年的时间,或许,我也有冲击天神级的机会了呢,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哦。” “不敢,我真的不敢了。”周维清挠了挠头,心中暗道,这次多了你,我回去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呢。看来,自己真要好好收敛了,再漂亮的美女也要敬而远之才行。否则的话,以后还不被她们五马分尸了啊! 看着周维清那老老实实有点受气包似的样子,东方寒月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转瞬间,泪水却又从她美眸中流淌而下。 “你、你走吧。我怕你再不走,我真的要忍不住和你一起离开了。”东方寒月依依不舍的深情看了他一眼后,缓缓转过身,背对着他,不愿意看他离开的样子。 周维清深吸口气,勉强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情感,咬了咬牙,一步跨前,将东方寒月的身体扳转过来,重重的ěn上了她的红,令东方寒月整个人都融化了似的。 银光闪亮,下一刻,周维清已经出现在了远处空中,身形再闪,重新落在辉耀头顶上,“我们走吧。” 辉耀、朵思夫妻二龙对视一眼,巨大的龙翼同时拍动,推动着他们那庞大的身躯冲天而起,朝着远方而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东方寒月眼前已经是一片朦胧,“维清,你可一定要回来啊!我等着你。” 周维清站在辉耀的头顶上,也是久久不能自已。上官冰儿站在一旁并没有去打扰他。她是一个什么时候都会去为别人着想的好姑娘。她能深刻的体会到刚才那一刻东方寒月心中的悲伤。当初自己和小胖分开的时候不也同样如此么? 辉耀夫妻朝着西方飞行,看上去他们的动作十分缓慢,可实际上,度却是极快的。周维清来的时候,自己足足飞了两天的工夫才回到玄天堡,而这往回飞行,却只不过几个时辰的工夫,他们就重新看到了大海。 辉耀双翼略微收敛,让自己庞大的身躯悬浮在大海之上,向周维清问道:“维清,你们是怎么来的玄天大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和朵思最好还是不要在海上飞行比较好。大海之上水元素极为浓重,对我们修为不利。而我们如果在海上飞行,下面的海中生物也会受到很大影响,甚至会因为惊吓而出现大面积的死亡,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周维清这会儿已经回过神来,想了想,道:“我们自己倒是有回去的办法,度也不会太慢。只是,二位要怎么办?你们这么庞大的身躯……” 辉耀微笑道:“这个你不需要担心,难道你忘了那空间传送之石了么?我们可以暂时居住在那里面沉睡。如果有事情,你可以随时召唤我们出来。那空间传送之石似乎不太问题,我顺便尝试着能否通过溶解将其重修一下。否则的话,再用几次,这珍贵的宝物就要报废了。”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这样最好了,既然如此,二位就将我们放下去吧。” 一边说着,周维清手腕一抖,海皇梭飘飞而出,落在下面大海之中,舱盖开启。 辉耀将两人送到海面上,正像它所说的那样,它的存在,令下面的大海都变成了淡淡的红色,浓重的火元素使得海中鱼类不断有死尸翻滚而上。而且看样子都是煮熟了的似的。难怪辉耀不愿意在海上飞行了,尽管他们是强大的龙族,也不愿意造下太多没意义的杀孽。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落入海皇梭之后,辉耀夫妻对视一眼,浓郁的红光骤然收敛,他们那庞大的身躯竟然化为两道红光朝着周维清胸口处的空间传送之石而去。 一股庞大而浩瀚的能量悄然注入,周维清还没有去仔细的感觉,下一刻辉耀和朵思就已经凭空消失了。 他们这一消失,周围的一切也已经恢复了正常,不再有任何红色出现了。 关闭海皇梭舱盖,周维清扭头向身边的上官冰儿看去。两人这次出来,前后已经有接近一年的时间了。任务终于完成,也终于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 周维清握住上官冰儿的小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道:“冰儿,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我错了。我保证,这真的是最后一个了。以后我绝不再接触任何女人,好不好?” 上官冰儿轻叹一声,道:“你自己把握就好。小胖,我只想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好女人太多太多了,不可能全都成为你的女人。我可以原谅你,但是,还有天儿和两位姐姐,甚至还有那为了救你而舍身的小巫女。” 周维清挠了挠头,道:“我知道,都怪我。这次之后,要是我再和什么女人生关系,你们就算阉了我,我也毫无怨言。” 上官冰儿扑哧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哦,不要后悔。” “呃……,我收回行不行?再说了,你们舍得么?”周维清嘿嘿坏笑道。 上官冰儿哼了一声,道:“有什么舍不得的。你就会欺负我们。” 周维清一把将她拉入自己怀中,“这怎么能说是欺负呢,应该说是爱才对,你看,我都好久没爱过你了,都生疏了,让我看看,我的冰儿这几天在玄天宫有没有收到虐待,瘦了没有……”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