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对战岳父赢老婆 - 天珠变

第二百六十章 对战岳父赢老婆

去你妹的审核鄙视我分开发吧 “好,我答应。” 听到周维清说出这简单四个字的时候,上官天阳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微笑。 “不过。”周维清说到这里,话锋突然一转,“我希望这一次,不要再有什么变化了。否则,我和雪儿、菲儿、冰儿的婚事,也就不再需要你们同意。” 周维清这话可以分强硬了,他也不是泥人,随便怎么捏都行。更何况,就算是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浩渺宫确实势大,但总是被欺负,周维清也绝不会妥协。 唐仙眉头一挑,刚想发作,却被上官冰儿紧紧抓住了手。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女儿的焦急。略微愣了一下,她还是没有说出来,正所谓女大不中留,要是真的闹翻了让周维清把自己三个女儿一股脑的拐走,她可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上官天月略微低着头,就像是没听到周维清的话似的,其实,表面上上官天月似乎一直针对周维清,可实际上,他这个准岳父才是真的更加关心和一直在暗中帮助他。而上官天阳这笑面虎才是最难搞定的。而且他毕竟是浩渺宫真正的主事者。此时周维清的强硬,上官天月可不会有什么表示,事实上,上官天阳也确实有点欺负人了。在周维清前往玄天大陆之前,他可是隐约表示过要将上官三姐妹嫁给人家的,现在却又弄出这些波折,换了谁心里都不会乐意。 上官天阳不愧是浩渺宫宫主,面对周维清有此挑衅似的话语,脸上笑容都没变,点了点头,道:“这次就是等你回来确定你们的婚事,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了。维清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不解决了这件事,我也是寝食难安。不知在何处进行?” 上官天阳微笑道:“就在我浩渺宫演武场吧。” 浩渺宫演武场周维清从未去过,真正来到这里的时候,也不禁暗暗吃惊。 这浩渺宫演武场看上去是一片空地,周围云雾缭绕,可实际上,这竟然是一片小型的平行空间。 周维清的修为早已是今非昔比,上官天阳发动什么机关他不知道,但却可以肯定,他们是被传送来到这里的。 除了刚才在议事大厅中的众人之外,演武场上还多了一个战凌天。准确的说,之前战凌天就在这里修炼。上官天阳看到他,示意他不用离开了,也留在这里观战就是。战凌天也同样是上官天阳的弟子,这样的战斗对于任何天珠师来说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好处。 虽然是平行空间,但感觉上却和身在浩渺大陆上没有什么不司,天空中依日是阳光明媚,只不过演武场周围云雾缭绕,宛如仙境一般。 上官天阳带着唐仙、上官冰儿、战凌天三人站在远处,向上官天月点了点头,司时嘴唇嗡动,似乎是对他这个弟弟说了几句什么。 上官天丹眉头微皱,却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周维清的嘴角毫不掩饰的撇了撇,不用猜他都能想得到,上官天阳一定是在告诉上官天月不要留手。一定要全力以赴击败周维清,好保住雪儿的继承人位置。 一根尺长檀香从上官天阳手中探出,就那么悬浮在半空之中。他毕竟是浩渺宫之主,在这此方面是绝不会作假的。 上官天月和周维清此时已经走到演武场上遥遥相对,上官天月淡淡的道:‘把你的能力都用出来,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周维清恭敬的向上官天月行了一礼,“岳父大人,请。” 对于周维清的恭敬,上官天月很是满意,心中暗想,自己这一番苦心总算是没有白费。事实上,如果不是他暗中的促成,浩渺宫根本不会在那么早就对周维清和天弓帝国那样支持,甚至也不会给他与上官三姐妹这么多接触的机会。可以说,最欣赏周维清的,其实就是上官天月而已。只不过他一直表现的对周维清不满似的,为的是不让这小子自满。 现在看来,周维清显然是领悟到了自己的一些用意,所以才表现的如此恭敬。 当然,这些都与眼前这一战没什么关系,这一战一定要打,而且上官天月也一定会全力以赴,有兄长在一旁看着,如果他手下留情的话,肯定会被看出来,反而会出现更多的波折。 只不过,上官天月心巾也有他的想法,兄长啊兄长,你真的以为维清那么好对付么? 上官天月之前在周维清刚刚登岛的时候,就亲身感受了一下他的实力,看不透这三个字说起来简单,但要是成为一名天帝级强者的认知,可见周维清的实力达到了怎样程度。 只是坚持一炷香的时间,并不是击败,并不是没有可能完成的。虽说上官天月心中也有些矛盾,是不是应该让这臭小子占了那么大便宜,一下娶了自己三个宝贝女儿,但他对周维清的实力也多少是有些期待的。 翁婿二人遥遥相对,一股浩瀚如海的气势已经从上官天月身上扩散而出,但奇异的是,却并没有弓发天地异动。 周维清心中一动,立刻就明白了这是为什么,这演武场有特殊性存在,断绝了与外界天地元力之间的联系,也就是说,他和上官天月都将无法借助外界的力量,只能凭借自身修为进行战斗。这样的话,所产生的威势就会大幅度降低。否则,天帝级强者的实力一旦爆发在天珠岛上,恐怕连中天城都会受到波及。 面对上官天月身上散发出的天力波动,周维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上去依日是那么平实,真的就像个普通人。 战凌天站在上官天阳身边,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周维清,他早就听说周维清的修为又有了突破,最近这段时间也在疯狂苦练。终于在不久前刚刚突破了九珠境界。对于周维清这个情敌,他是深恶痛绝的,这也成了他苦修的动力。 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周维清竟然要挑战上官天月,这让战凌天心中充满了震撼,上官天月可是天帝级强者啊!别说是一炷香,就算是随手一击自己都承受不起。难道说这周维清竟然已经到了能够抵挡二宫主攻击的层次了?不可能吧? 上官天阳心中司样有惊讶,他乃是天帝级巅峰强者,周维清此时的淡定从容,令他心中也不无震撼。和上官天月一样,他竟然也司样看不透这今年轻人了。 “开始吧。”上官天阳一边说着,右手轻挥,空中悬浮的那根檀香香头亮起,一缕青烟袅袅婷婷盘旋而上。 周维清没有率先动手,只是左脚微微后撤半步,凝神看着自己的老丈人。 上官天月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哼了一声,右掌在空中一拍,一股凌厉的天力波动从周维清身边掠过,算是先出手了。 周维清呵呵一笑,双手手腕之上,本命珠已经赫然出现,当上官天阳、战凌天他们亲眼看到在他双手手腕上,各自盘旋着十枚本命珠的时候,都不禁瞪大了眼睛。 天王级,他竟然已经天王级了。这一瞬间,战凌天如坠冰窖。 原本他以为自己提升到九珠,已经有再次挑战周维清的资格,可现在看来,两人之间的差距却宛如天堑一般。出身于浩渺宫的他,当然知道九珠和天王级的差距有多么巨大。简单来说,浩渺宫强者众多,但天王级强者的数量和九珠修为的却差了十倍,一步之遥却是咫尺天涯啊!更何况,周维清还要比他年轻的多。 就在这时候,上官天月已经真正出手了,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并没有对周维清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强横无比的威压从他体内爆发而出,浩渺无极功本身就是以浩瀚的威势见长,而这强大的威压之力在他的控制下,更是瞬间凝聚,居然只是针对周维清一个人压迫了过来。 这就显现出了天王级和天帝级之间的差距,天王级强者也同样有着强大的威势,但却绝对无法像天帝级强者这样连自己的气势都能控制。 面对这样巨大的压力,周维清全身都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金色。 在场众人中,除了当事两人之外,只有上官天阳能够感受到此时的变化,因为只有他的修为层次才够。 唐仙虽然不明白周维清和上官天月这种层次的对战,但她却看到,上官天阳脸上一贯流露着的淡淡微笑,在这一瞬间竟是荡然无存了。 上官天阳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的,是上官天月那高度浓缩的气势压迫到周维清身上的时候,竟然就那么从他身体两侧滑开,根本无法作用到他身上。周维清所散发出的淡金色光芒看上去十分微弱,可在他身体周围,却形成了一种上官天阳也无法理解的气场。 上官天月没有释放出自己的凝形装备,因为周维清都没使用,他这个做长辈的怎好先用出来?这是一个强者的尊严。 眼看周维清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抵挡住自己的气势压迫,上官天月眼底闪过一丝激赏之色。右手在空中一弓一堆,一道雾气凝成的箭矢直奔周维清当胸而来。 上官天月所用的,乃是最纯粹的天力,没有附带任何属性,但却极度浓缩。 周维清面色如常,身体保持不同,双手抬起,在胸前缓缓推出。 一层淡金色的光最在他双掌前形成了一个看上去透明而且十分纤薄的光罩。 噗的一声轻响,那雾箭撞击上之后,竟然就那么化为雾气四散纷飞了。 看上去,这样的碰撞似乎并不怎么起眼,可是,那雾气分飞之后,整个演武场内都响起一连串的厉啸声。还是上官天阳抬手布下一层屏障,才将散乱的雾气挡了下来。可见其威力之下…。 “喊一”上官天月口中发出一声轻咦,但下一刻,他就已经出现在了周维清面前。双手同时拍出,看上去不温不火,也没有半分凌厉气息。但是,以他和周维清的身体为中心,方圆数十米范围内的空间竟然全部扭曲起来。 周维清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许多,金光一闪,背后一双散发着淡金色光彩的羽翼舒展开来,司时向前席卷,将他的身体包裹在内。他终于还是被逼用出了龙虎变。但是,熟悉周维清能力的人就能看出,他的龙虎变和以前相比,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视觉上看去,除了多出这一双羽翼,全身光芒中的金色增强了几分之外,并没有其他什么变化了。原本那强横的样子荡然无存。 上官天月的双掌毫无花哨的轰击在了周维清的翅膀之上,顿时,周维清整个人宛如炮弹一般飞弹而出。身在空中的他,还散发出一层层金色光晕。 这一次,上官天月的脸色都已经变了,如果说之前他的攻击只是试探的话,那么,刚才这一击,他已经用出了六成天力。就算没有任何的凝形装备和属性技能增幅,这也是天帝级强者的强大实力啊! 可是,他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输出的攻击,竟然被周维清那双翼在挡住后一圈圈的化解开来,看上去是周维清被他轰飞了,可实际上,却根本没有伤到周维清的本体。 这是什么力量?如此变态的防御力上官天月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自问,就算是自己的兄长也不可能在不反击的情况下硬扛自己这样的攻击啊! 周维清的身体飞出近百米后在空中悬停,背后双翼舒展张开,脸上也流露出一丝微笑。面对自己的岳父老子,他让了三招。完全以防御姿态来面对。看上去他是轻而易举的挡了下来,可实际上他承受的压力也是相当不小,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承受的极限是多少。通过刚才这几次攻击的检验,他发现,凝聚了星核圣丹之后,自己尽管之前已经有了很高的估计,可对自身实力的判断却依日不足。也就是说,他本身的实力依日要比他判断中更加强大。 “岳父大人,小心了。”周维清清朗的声音从空中传出,显示着他并未受伤的状态。只见他双手在身前一圈,各自划出一个三角,下一刻,六绝神芒阵已经赫然出现在他脚下。 和以前不司的是,此时的六绝神芒阵不只是有六颗意珠分别出现在六角,司时,还有其余四颗悬浮在周维清头顶上方,散发着夺目光彩。 周维清有他狡猾的地方,在这个时候,他才不会用出自己的传奇套装呢,他那恨地无环套装根本不全。决不可能跟上官天月的全套传奇套装相比,只要他不释放出恨地无环套装,以上官天月的身份自然也不好先用出自己的套装来。这样一来,两人之间的差距无形中就被拉近了许多。 三招已过,周维清自然不会再留手,能够用防御撑过三招,已经令在场所有人震撼了。但这还只是开始。 周维清右手向前一指,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一只奇特的猫形天兽虚影在空中一闪而没,直奔上官天月而去。整个过程没有半分蓄力。 上官天月大袖一挥,周维清用了技能,他自然也不会客气,一根冰蓝色长矛电射而出,直奔那猫形天兽虚影迎去。 天技映像?不对,周维清使用的技能根本没有天技映像的气息。 下一刻,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那猫形天兽在与冰 矛碰撞的一瞬间,身体竟是变得扭曲了一下,紧接着,冰矛从它身上一透而过,但它也司样落在了上官天月身上。 “嗯力”上官天月眼露惊讶,下一刻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慢了。 周维清的左手紧接着右手拍出,在他身前的空气骤然塌陷,银芒一闪而没,轰的一声爆鸣,那高度浓缩的冰矛化为无数光点消失不见。正是以圣力催动的空间割裂进化技能,空间塌陷。 至于那如同猫一般的天兽,可不正是绝对迟缓的进化复活技能么? 周维清在释放技能的时候,他身上竟然依日没有什么强大的气息散发而出,就像是普通人信手拈来似的。过程却没有半分停顿。 他那拍出的双手并没有收回就借助上官天月被绝对迟缓命中这个空隙,他的双手在空中连点,手掌宛如穿花蝴蝶一般,而另一边的上官天月身旁,一道道青光闪电般亮起竟是接连十二道风之束缚全部落在了他身上。 这是何等的技能施展速度啊!虽然看上去,这是六绝帝君龙释涯那六绝天道阵所变异的六绝神芒阵功效。可实际上周维清乃是有圣力打底的他所使用出的技能就和六绝帝君龙释涯截然不同。 简单来说,同样是风之束缚,周维清用出来的风之束缚比司级天珠师用出的威力至少要强大三倍以上。一化星评价技能让他用出了十星的水准。接连十二道风之束缚落在上官天月身上就算他是天帝级强者,想要挣脱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尽管这里不能调动外界的天地元力,但这里本身的天地元力却极为浓郁。十二道风之束缚之后,周维清根本没有半分停顿,双掌一翻,掌心相对,观战者只是看到蓝紫色光芒在他掌心中一亮下一瞬间一条巨大的雷电巨龙就从他手掌中喷吐而出,直奔上官天月撞去。 雷电的速度何等之快就算是化为巨龙也司样没有失去它自身的特点。 上官天月被周维清的绝对迟缓加风之束缚也是打乱了节奏,还没完全挣脱出来之前周维清这雷电巨龙就已经到了。 天帝级强者的实力在这个时候彰显无疑,虽然没能完全挣脱风之束缚,但上官天月眼中神光一闪,一面晶莹剔透的冰盾就出现在他身前。冰盾足有直径三米,将他的身体完全遮挡在后面。身体不能动,不代表不能使用技能。 但是,周维清对于技能的控制力却并不是如此简单。那雷电巨龙眼看就要轰上冰盾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扭曲转折,竟然就那么绕过了冰盾,依日轰击在了上官天月身上。 轰然巨响之中,上官天月全身都冒起一层蓝紫色光芒,好不容易刚挣脱风之束缚的困扰,强烈的麻痹感就已经传遍全身。 这雷电巨龙乃是周维清用雷电疾这个技能进行多重模拟施展出来的,司样的方式,就算是换了龙释涯有雷属性也做不到。他可没有圣力的支持啊! 漆黑的光芒下一刻降临,这黑芒竟然是直接从上官天月脚下冒出的,冒起时,呈黑色六芒星状。 上官天月身为天帝级强者,**极为强悍,虽然被周维清攻击,但还不至于受伤。可是,这黑芒来的实在是太快了,处于麻痹中的他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头顶上方黑红色光芒一闪,多了一个诡异的符号。 这是,暗灭之咒。当然,也是增强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