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全套的恨地无环?(三合一) - 天珠变

第二百六十二章 全套的恨地无环?(三合一)

第二百六十二章全套的恨地无环? “老大。你回来了。”寇锐大喜过望,冲过来就给周维清一个熊抱。不过,抱了还没一秒钟他就反应过来,赶忙松开周维清挡在他身前向空中大喊,“别动手,自己人。” 其实,就算是半空中的无双空军们想动手也根本不可能,他们一个个全都被空气凝固在空中,根本连半点反抗的可能都没有。 周维清大手一挥,解开了对他们的束缚,这些无双空军这才纷纷落地。 寇锐没有再抱上来,而是后退几步,单膝跪倒,恭敬的向周维清道:“寇锐见过大帅。” 周维清大手一挥,一股柔和的空气将他从地面上托起来,“自家兄弟,没那么多礼数。何况我这个大帅也不过是游手好闲的闲人而已。” 此时,无双空军们已经都落了地,普通斥候不认识周维清,他们这些无双战士又怎么可能不认识呢?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可都是周维清从中天帝国带过来的啊! “老大,是老大回来了。”这些人呼啦啦的就围了上来。他们都是痞子营出身,周维清又一向没什么威严,骤然看到他,这些人惊喜之下早就忘记了什么礼数不礼数的。顿时冲了上来。 不过,他们也就是冲了几步,下一刻,一个个脸上就都流露出了恐惧之sè,赶忙停下脚步,恭敬的道:“见过总教官。” 周维清强忍着笑意,道:“总教官对你们做什么了,看把你们一个个吓的那样子。” 寇锐嘿嘿笑道:“也没做什么,就是偶尔抽查一下,找几个人切磋切磋而已。” 周维清一阵无奈,毫无疑问,这找人切磋的必定是上官菲儿。上官雪儿是不会干这种事的。 “好了,咱们先回营吧。正好你也跟我说说,我离开这段时间,咱们这边情况如何。” “好。” 寇锐带领着一众无双空军,簇拥着周维清二人直奔营寨方向走去。 直到他们离开足足一刻钟的工夫,之前那四名斥候才算是反应过来,四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只是他们却深刻的记得,那些在他们眼中无比钦佩的无双空军竟然都叫那个人老大,寇锐斥候长居然真的称呼他为统帅。他是? “难道是我们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周元帅不成?” 周维清在当初离去之前,就将统帅的位置让给了冥昱,自己则挂了一个军部总长的闲职,但他在天弓帝国,尤其是那些元老们眼中的地位是无人能够动摇的。因此,大家依旧愿意称呼他为元帅。这就有了冥昱元帅和周元帅两个元帅的称号。 在前往营寨的路上,寇锐将这一年以来天弓大军发展的情况向周维清做了简单的汇报。 这一年时间中,天弓大军经过半年左右的沉淀后,于半年前开始发动,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收复了天弓帝国绝大部分土地,甚至没有遇到什么抵抗。 冥昱选择发动的时机极佳,正是丹顿帝国对格里菲诺帝国动手的那一段。因此,克雷西方面和百达帝国方面只是以天弓城为依托据守,并没有对天弓帝国展开什么军事行动。 目前天弓帝国大军已经有了整编的第一军团十万人,还有未曾整编的第二军团七万,全部十七万大军。因为后方不需要考虑防御问题,目前这十七万大军被冥昱直接带出来十五万,都驻扎在这边。 其中,原本的无双师团,全部编入在第一军团之中,并且进行了重新编制。第一军团的十个师团中,每个师团编入两百名无双空军加一百名无双重骑兵,剩余的无双空军和无双重骑兵则是由冥昱亲自指挥,作为整个军团最精锐的战力。共计四千无双空军和三千无双重骑兵。经过冥昱的协调,现在狂战、乌金两族的预备役也都变成了现役。因此无双重骑兵总数已经提升到了四千之多,而且无论是无双空军还是无双重骑兵,都已经是全员配装。雪鹿骑兵也加入无双重骑兵之中,五百雪鹿骑兵也得到了与无双重骑兵同等待遇,专门为他们打造了合适的甲胄和武器。 原本按照冥昱的计划,早在一个月前就要发起攻击了,但是,因为一些变故,却暂时停滞了下来。这个变故就出自于血红狱。 血红狱方面,派来了一名天王级的黑暗属性天珠师,就坐镇在天弓城内。他是不会参加战争的,但是,克雷西方面已经放话出来,如果天弓帝国胆敢发动攻击,那么,他们就不惜一切代价解除当初周铁牛大元帅布下的绝命封印,并且击杀天弓帝国全部皇室。 虽然这样做,那位黑暗属性天王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但同样的,这也是天弓帝国所承受不起的。 毕竟,天弓大军之中虽然有一部分是周维清从中天帝国带过来的,但更多的却是收编原本天弓帝**队和在天弓帝国境内的募兵。一旦天弓帝国皇室全部被灭,对士气的打击将难以估量。因此,就算是以冥昱的杀伐果决,也不敢轻易下达进攻的命令。尤其是,这还关系着周维清父母的生死存亡。就算是他下令,恐怕也执行不下去。 因此,双方才僵持在了这边。 对于百达帝国和丹顿帝国的想法冥昱很清楚,对方就是要拖延时间,拖延到丹顿帝国统一整个南方,一切调整完毕,到了那时候,他们自然就能腾出手来对付天弓帝国了。天弓帝国本身也从未被丹顿帝国看在眼中。在丹顿帝国眼力,天弓帝国只不过是个小虾米而已,不足为虑。 听了寇锐的话,周维清不禁眉头皱起,丹顿帝国果然yin险,竟然只派了一个人过来,就牵制了自己这边十多万大军。 “老大,你也别担心,老祖宗已经回来了,就算你不回来,这几天恐怕也要有所行动呢。” 周维清心中一动,他当然知道寇锐口中的老祖宗是谁,正是他的老师六绝帝君龙释涯啊!顿时惊喜地道:“老师回来了?” 寇锐点了点头,呵呵笑道:“老祖宗几天前刚刚抵达,你们师徒还真是心有灵犀呢。” 一听老师归来,周维清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了。很久不见龙释涯,他还真是有些想念。无论是木恩、划风等人,还是龙释涯,都是他最尊敬也是最重要的人,他早就把他们都当成了血缘至亲看待。 “好,那我们走快一点,赶快去拜见老师再说。” 周维清正说着,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你这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甩手掌柜当得不错嘛。” 六彩光影几乎是一闪而没,下一刻,众人面前已经多了一人,可不正是龙释涯。 龙释涯还是那么胖,面sè红润,嘴上虽然说着类似责备的话,可却是一脸的笑容。 “老祖宗。”寇锐赶忙上前行礼,一众无双战士们却都嘿嘿的笑了起来,他们跟龙释涯都很熟悉,要知道,当初龙释涯离开之前,最大的爱好就是没事钻到无双战士们之中和他们拼酒。龙释涯根本没什么架子,对于这位老祖宗,这些无双战士们可都是喜欢的很。 “老师。”周维清ji动的快走两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就要给龙释涯磕头。跟在他身边的上官冰儿也赶忙跪下。 龙释涯双手一抬,扶住周维清的肩膀,“跪什么跪,老子有那么多规矩么?怎么一年多不见到变成磕头虫了。” 周维清笑着站起来,摸了摸鼻子,道:“总要意思一下嘛。” 龙释涯笑着给了他一巴掌,“你这臭小子,还是一副欠揍的样子。咦……”见到周维清,龙释涯也是十分兴奋,但突然间,他的脸sè却变了,而且变得异常难看。 浓烈的青光几乎是瞬间从他身上爆发而出,强横的风之束缚直接落在周维清身上,同时他的手也抬起,直接朝着周维清面门抓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周维清和其他人都是大吃一惊,谁也没想到,龙释涯竟然会突然对周维清出手。而且前一句两人还有说有笑的。 周维清是最为吃惊的,要是换了以前,龙释涯这一抓他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的,但现在的他毕竟不是当初的修为了。风之束缚刚一困住他的身体,他体内的星核圣丹自身就作出了反应,一层淡金sè的光芒从他体内奔涌而出,那青sè的风之束缚几乎是瞬间就被其溶解无踪,银光闪过,周维清一个空间平移就已经退出三米之多。 龙释涯也不说话,一手抓空,脸sè却变得更加铁青,右脚向前踏出一步,整个大地都发出一声低沉的轰鸣,抓出的右手也不收回,直接握拳,遥遥一拳向周维清当胸轰去。 六彩光晕凝结成一团巨大的光球,悍然冲向周维清。 因为已经落了后手,面对龙释涯的滔天威压,周维清也只能被动的抵挡。同样是天帝级强者,但龙释涯给他的压迫力就要比上官天月大得多了。要知道,他这位老师可是被誉为天神之下第一人。 无奈之下,周维清只得双手挡在自己胸前,一瞬间的工夫,他的两只手掌已经完全变成了灰sè。一圈灰sè漩涡在他身前悄然形成,龙释涯轰出的六彩光球与这灰sè漩涡刚一接触,立刻就溶解了三分之然后才与周维清的双掌碰撞在一起。 这也就是龙释涯的攻击,要是换个人,哪怕是天帝级强者,没有凝形、拓印辅助,恐怕也要被周维清这一下邪魔吞噬外放而化解掉。但龙释涯不一样,他的天力乃是六种属性魂合的,虽然也能溶解,但却不可能一下就将其完全溶解吞噬掉。 轰的一声闷响,周维清身上的金光明显增强了一下,接连向后退出十几步才算勉强站稳。 “老师,您这是干什么啊?”周维清后退之中,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龙释涯看着周维清双手之间刚才释放的灰sè漩涡,也是愣了一下,这攻击就没有继续跟上,但脸sè却依旧难看,“说,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冒充我徒弟。” 周维清一脸的无奈,道:“我是您宝贝徒弟周小胖啊!这还有什么可冒充的。” 龙释涯怒道:“放屁,维清那小子就算修为有所提升,也不可能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提升到天王级,你骗谁?让老子先把你脸上这张人皮面具撕下来再说。”他本就是感受到外面有天王级强者的能量波动,这才赶出来的,怕无双战士们应对不了,结果一出来就看到了周维清。大喜过望之下,也忘了自己出来的目的。 可是,刚才抬手拍在周维清身上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周维清的身体竟然自行产生出一股反震之力,而且空气中的天地元力也有阻挡他的意思,这是天王级强者才能具备的啊!周维清才多大年纪?无论如何龙释涯也不相信自己那个臭小子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提升到如此层次,而且周维清身上的能量气息居然让他看不透。所以才勃然sè变,想要先抓住眼前这“冒牌货”再说。 不过,周维清的邪恶属性以及那邪魔吞噬,却令龙释涯心中疑惑更增了,虽然邪魔吞噬的威力比以前强大的太多了,可那本源是不会改变的,龙释涯还从未见过除了自己宝贝徒弟之外,还有另外一人能够施展出邪魔吞噬这样的技能来。这才暂时停手。 周维清哭笑不得的看着龙释涯,“老师,您讲不讲理啊!人家都盼着自己徒弟实力强,怎么你却盼着你徒弟弱啊!别的能假,这个假不了吧,您徒弟我可是得天独厚的。” 一边说着,周维清双手在身前一圈,两个三角形瞬间融合,六绝神芒阵释放而出。 看着那炫丽的六彩光晕在周维清脚下出现,这一下龙释涯脸上的铁青sè顿时僵住了,周维清说得对,别的假的了,这六绝神芒阵可假不了啊! 周维清的六绝神芒阵乃是从龙释涯的六绝天道阵之中转化出来的,这门绝学,首先就需要有六种属性才能施展,而且修炼的方法当今天下也只有龙释涯师徒二人才知道。 就算有人能够冒充周维清的样貌,但这属性却假不了,周维清那六种属性可谓得天独厚,再加上六绝神芒阵,这已经足以证明他的身份了。 “你真是小胖?”龙释涯疑惑的问道。 周维清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大胖老师,我可不就是您的小胖么?我实力提升的多是没错,您总要给我向您汇报的时间啊!” 龙释涯眼神一动,道:“等一下,那你告诉我,当初在火山口内,你融合龙虎血脉时,最后时刻,是谁做了你的祭品。” 周维清一阵无语,瞥了一眼身边的上官冰儿,无奈的道:“是小巫女,巫月寒,您不是还让我对她负责呢么。” 听了他这句话,这一下变得龙释涯呆住了,之前身上浓烈的杀机随之散去,上下看着周维清,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之sè。 “臭小子,真的是你,你竟然成就天王了。老天他妹妹的,真不公平啊!老子成就天王的时候,早就过了五十岁。你才多大年纪啊!” 周维清苦笑道:“哪有师傅嫉妒徒弟的,老师,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 龙释涯嘿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这一笑,脸上的féi肉顿时将眼睛挤的都有些看不到了。 周维清哼了一声,道:“我不过去,我过去了你再打我怎么办?” 龙释涯笑骂道:“赶快给老子滚过来,打就打了,我是你师傅,师傅教训徒弟难道不应该么?” 周维清这才无奈的走到龙释涯面前,龙释涯上下看了他两眼,哈哈一笑,道:“好,果然是老子英雄儿好汉,不愧是我徒弟。我看雪傲天那老家伙这下还跟老子牛的起来。老子的徒弟拐走了他的女儿,还成就了天王,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自己老师一副毫无形象的夸张大笑模样,周维清却是一脑门黑线,这叫什么事儿啊!好不容易见到老师,老师却先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幸好自己修为勉强抵挡住了,不然的话,刚才要是落在老师手中,恐怕那两下挨的就轻不了。 别说周维清一头黑线了,无双战士们更是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无比抽搐,尤其是寇锐。周维清和龙释涯之间的闹剧还好说,可龙释涯也证实了周维清成就天王啊!天王级,老大竟然已经天王级了。 在整个天弓大军中,就只有龙释涯和断天浪拥有天王级以上修为,但从某种角度来看,他们毕竟不是属于天弓大军的,乃是客卿的身份。天弓帝国最大的弱点就是自身没有足够的强者,尤其是没有高端强者的存在。而现在周维清成就了天王,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天弓帝国终于有了第一位属于自己的天王啊! “走,先回营帐再说,我要先去向断老头显摆一下,哈哈,老夫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收了你做徒弟。” 六绝帝君一向凭借自身喜好做事,才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高兴就是高兴,坦白说,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看在无双战士们眼中,着实的觉得这大胖子有些欠揍。当然,没人敢说出来就是了。 经过了这些波折,众人终于回到了营寨之中,寇锐第一时间去向天弓帝国高层们禀报了,而龙释涯则带着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先去了断天浪那里。 “呦,维清你小子回来了。”看到周维清,断天浪也是十分惊喜,周维清想要见礼也被他拦住了。 “回来就好。天弓帝国还真少不了你这个精神支柱,正好到了光复天弓帝国最重要的一战了,你回来的也正是时候。你让师叔给你准备的东西,师叔已经做好了。” 一边说着,断天浪大手一挥,桌案上已经多了三个盒子。毫无疑问,里面放的都是神师级凝形卷轴。 “多谢师叔,师叔您辛苦了。”周维清由衷的说道。他对断天浪的尊敬一点也不比对自己老师少。断天浪为了力之一脉付出的一切,还有对他的帮助,可以说完全是无si的。 龙释涯站在一旁嘿嘿笑道:“断老头,你这传奇套装做的不够吧。” 断天浪愣了一下,“不够?怎么不够?维清不是已经晋升九珠了么?之前他离开的时候是六珠,正好三分传奇套装组件啊!” 龙释涯抬起手,很臭屁的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面前摇了摇,道:“什么九珠?他可是我六绝帝君的嫡传弟子,都一年多时间了,才九珠怎么行?是十珠才对。” 看着龙释涯的样子,一旁的上官冰儿终于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龙释涯还因为周维清的修为对他大打出手呢,这会儿却就变成了在他意料之中了。 不过,无论龙释涯多么臭屁,断天浪还是被惊到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周维清,道:“维清,你晋级天王了?这么快?”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侥幸成功了。” 断天浪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你这小子,真是个怪才啊!幸好我这一年多来也没闲着,本来还想先不给你呢,好ji发你努力冲击天王,现在看来,可以提前给你了。” 一边说着他右手一抬,又是两个木盒子出现在桌案上。 这一下,龙释涯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断老头,你把恨地无环套装做完了?”要知道,周维清已经有了恨地无环套装的五个组件,这再多五个也就意味着恨地无环全部十件套装齐全了啊! 断天浪哼了一声,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可不像某些人,顶着师傅的名头却做了撒手掌柜,不知道跑什么地方逍遥自在去了。雪儿、菲儿他们从天珠岛带回足够的材料我就开始制作组后几份,幸不辱命。毕竟,维清每样都只要一张卷轴就能完成凝形,否则我还真做不完呢。” 看着断天浪,周维清的双眼顿时变得湿润起来。他初遇断天浪的时候,这位师叔看上去还算年轻,但这只不过几年的工夫,他的头发就已经变得花白了。眼睛虽然明亮,但眼神中那份深深的疲倦看在周维清眼中却不禁令他的心一阵阵刺痛。 “师叔。”周维清上前一步,抓住了断天浪的大手。 断天浪抬起另一只手拍拍他的肩膀,道:“我们是一家人,你也算是我半个徒弟吧,也是我力之一脉的传承者。虽然你没有在凝形师这方面发展,但师叔答应帮你的就一定会做到。更何况,作出恨地无环套装,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梦想之一。现在从我手中,恨天无把、恨地无环都已经完成,我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握着断天浪的大手,周维清能够极为清晰的感觉到,师叔表面看上去一切如常,可是他体内的生命力已经十分微弱了,随时都有断绝的可能。 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周维清忍不住张开双臂,给了断天浪一个大大的拥抱。 龙释涯站在一旁也是笑不出来了,看着自己的老友,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担忧。他最清楚断天浪的身体情况,他离开这段时间,其实就是去为断天浪寻找修复身体的天材地宝去了。可是他却没想到,断天浪居然这么快就完成了恨地无环套装的制作,这一下他心中的希望已经完成,生机恐怕也要为之断绝了啊!他带回来的天材地宝,恐怕也没什么用了。 就在这时,一层淡淡的金sè光芒从周维清身上亮起,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一个个金sè光点,竟然就那么从他身上飘飞而起,整个营帐内都充满了一种祥和的气息。星光璀璨,令这营帐内仿佛变成了星空一般。那点点星光,就那么从四面八方朝着断天浪的身体涌去。速度不快,但每一点星光涌入断天浪身体的时候,他的身躯都不由得发出些许颤抖。 “维清,不可。”断天浪低声惊呼,但是,他现在已经阻止不了周维清了。在周维清的双臂环抱之下,他竟然无法动弹。 论修为,他当然在周维清之上,老牌的天王级强者嘛。但周维清可不是普通的天王,他有着一身圣力啊!在抱住断天浪的情况下要是还让他挣脱了,周维清也就不用魂了。 浓烈的圣力波动在空中变幻,那点点璀璨星光在不断的融入中,断天浪骇然发现,自己那因为生命力衰竭而随时都有可能断掉的心脉竟然渐渐变得坚实起来。而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也似乎都被那点点星光所唤醒。那星光圣力根本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冲击,甚至连他体内的天力都很自然的就接受了这外来的能量。 点点星光也开始出现在了他体内的圣力之中。此时的断天浪,只觉得自己全身都仿佛浸泡在温热的温泉中一般,说不出的舒服。体内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复苏。无论是内脏、骨格、筋脉还是其他的什么,在这个时候都像焕发了青春一般。周维清并没有给予他生命力,而是用一种奇特的方式,带给了他的身体一份创造。 人本来就是大自然创造出来的产物,周维清给予断天浪的,就是这份创造的活力,这比为他提升生命力,再流逝要强得多。 断天浪的眼前已经变得有些朦胧了,他只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代,原本在他心中都已经陷入死寂的一切竟然重新活了过来,他只觉得自己仿佛很多年轻时候能做的事,现在也都能做了。 这个时候,他心中想起以前龙释涯给自己讲过的一个笑话。那时候,龙释涯对他说,什么是兄弟,兄弟就是在你卧床不起的时候,给你端茶递水,给你喂饭洗澡,哪怕这些对你来说都已经没什么意义,在最后关头,还给你带来俩美女,那时候,你一定会说,扶我试试。 或许,现在真的可以试试了呢。 璀璨星光持续了足有十分钟的时间,才渐渐消失在周维清体内。周维清缓缓松开双臂,一脸微笑的看着眼神朦胧的断天浪。 龙释涯站在旁边看的最为清楚,他清晰的看到,断天浪的花白的发丝正在奇迹般的从发根开始,渐渐变成了黑sè。黑sè向上延伸,他脸上松弛的肌肉似乎也变得紧绷起来,真的是一瞬间就年轻了十岁啊! 龙释涯目瞪口呆的看着正在变得越来越年轻的断天浪,悄声走到周维清身边,传音问道:“维清,你没事吧?对你消耗大不大?” 周维清呵呵一笑,摇了摇头,“没事,这不算什么,我是借用天地元力转化为圣力来ji活师叔的身体。虽然不能说是真的年轻几十岁,但再活个几十年也是毫无问题。嘿嘿。” “消耗真的不大?”龙释涯瞪大了他那双隐藏在féi肉中的小眼睛。 周维清颔首道:“老师,您就放心吧。我做事一向有谱。” 龙释涯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谄媚起来,“那你看,什么时候给老师也来一下,老师也想年轻啊!说不定还能给你泡个师母回来呢。” 周维清哈哈一笑,搂着龙释涯的肩膀,道:“那是当然,怎么能忘了您呢?肯定有您一份。” 圣力可以说是奥妙无穷,伴随着星核圣丹凝结而成,也正不断向周维清敞开它的功效。刚才周维清对断天浪所作的一切,他也只是在心情ji荡之下的一种尝试而已,事实证明,他的尝试是成功的。断天浪的生机真的被他ji发了出来。 这次的尝试,也令周维清感受到,他竟然拥有了能够帮人延长寿命的特殊能力。要知道,这种能力的存在,对于他未来发展天弓帝国,可是有着难以形容的好处啊! 龙释涯很是满意的拍了拍周维清的后背,虽然是有些开玩笑的在和弟子说,但他心中却在暗暗感叹,曾几何时,第一次见到这小子的时候,他的修为在自己眼中还只不过如同蝼蚁一般,短短几年时间,却已经成长到了连自己都要正视的地步,还拥有那么多奇特的能力,这已经不能用天赋异禀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得天独厚啊! 断天浪足足持续了十分钟的迷茫状态,才渐渐醒过神来,再看周维清的时候,他的目光变得有些怪异,轻叹一声,“维清,你这是何苦呢?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力量,但这样会不会对你产生损伤?” 周维清连连摇头,道:“肯定不会,您看,我这不还是生龙活虎的么?创造,是我这圣力所特有的能力。师叔为我付出了这么多,别说还没什么损伤了,就算真的对我有损伤,我也义无反顾。更何况,我还指望着师叔创造奇迹呢。” 断天浪惊讶的道:“创造奇迹?创造什么奇迹?” 周维清正sè道:“师叔,我不久前去了一趟玄天大陆,在那里,我见到了一身全套十一件的传奇套装。”当下,他简略的将自己前往玄天大陆的过程说了一遍,其中着重描述了东方寒月的暗黑魔龙套装。 听着周维清的话,断天浪眼中不断闪过惊奇之sè,“与龙结合?在那玄天大陆上,竟然也有着如此神奇的传奇套装?”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那玄天宫主不过是天帝级中阶的修为,凭借着这身套装竟然能与恐魔海龙这种天神级强者抗衡,可想而知这套装所起到的作用有多么巨大。我们力之一脉传承已久,为什么就不能拥有一套同样是十一件的传奇套装呢?我们的前人能够在恨天无把套装的基础上创造出恨地无环套装,我相信师叔您也一定有能力创造出它的第十一件。” 周维清太了解断天浪的xing格了,他不希望师叔因为自己的帮助而内疚,而且,想让断天浪好好的活下来,就必须要让他生有可恋才行。在凝形卷轴方面做文章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断天浪微微颔首,脸上却流露出一丝苦笑,“想要在十件之上再有所增加谈何容易啊!甚至要比创造一套十件套都要复杂的多。”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师叔,我一向相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您看,我也没怎么练习过凝形卷轴制作,这不是也成就神师了么?” “啊?”这一下,不只是断天浪,就连龙释涯都忍不住失声惊呼。 “你成就神师了?”断天浪一步跨出就来到了周维清面前,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脸上充满了难以形容的狂喜,甚至要比他之前身体得到改善能够多活几十年还要兴奋的多。 四更完毕,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