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决战之前(三合一) - 天珠变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决战之前(三合一)

第二百六十三章决战之前 力之一脉传承到他这里,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教出一个神师级的徒弟,让力之一脉真正的传承下去。可以说,周维清如果能成就神师,对于断天浪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周维清点了点头,将自己成就神师的过程简单的说了一遍。 断天浪的脾气秉xing一向是十分温和的,但当他听完周维清如何成为神师的过程后,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他妹的,这真是太不公平了。你知不知道我当年成就神师花费了多少心力?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龙胖子,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没能从你手里把维清抢过来。当时我只是觉得他也拥有六种属性,实在是万年难遇,我自己又有弟子,就让给了你。原来维清在凝形上的天赋一点也不比修炼差啊!” 龙释涯顿时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正在这时,外面有些嘈杂的脚步声响起。 “维清。”人尚未到,声音已经先传了进来。紧接着,一道白sè身影就冲入了帐篷,也不顾周围还有其他人,一头就扎入周维清怀中。可不正是天儿么? 一年不见,时间却并未在天儿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看上去更加动人了。此时的她,俏脸上却布满了泪水,梨花带雨,份外惹人怜惜。 周维清这一去,整整一年的时间啊!她又怎么可能不想念他呢?紧紧的搂着他的腰,生怕失去他似的。 跟在天儿身后,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也走了进来。上官雪儿脸sè如常,依旧是平时那一副清冷的模样,但上官菲儿却撅起了小嘴,看着天儿搂住周维清,明显有些嫉妒了。 在她们之后,木恩、划风、冥昱等一众天弓帝国高层结伴而来,周维清回来了,他们都是第一时间放下手中的事情赶了过来。 顿时,断天浪的帐篷内顷刻间就站满了人。 在众目睽睽之下,天儿终于松开了对周维清的拥抱,俏脸上也是飞起两抹羞红。可周维清却没有放过她,低头在她耳边问了一句什么。 天儿的俏脸顿时变得更红了几分,但终究还是想他点了点头。周维清脸上,顷刻间被兴奋和欣喜所充满了。 上官菲儿走过来,一把将周维清拉开,把天儿搂在自己怀里,“坏蛋,你可要注意点,天儿可是我们的重点保护对象,不许你用力抱她。” 周维清刚才问的,正是天儿是否确定有喜了。得到她的确认之后,得知自己要当爸爸了,他不兴奋才怪呢。 冥昱恶狠狠的瞪着周维清,没好气的道:“你还知道回来啊!” 周维清哈哈一笑,走上前去,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冥昱顿时一脸的无奈,在他后背上捶了一拳,脸上也终于流露出了几分笑容。无论怎么说,周维清回来就好。他可是整个天弓帝国的精神支柱啊!所有天弓帝国高层,几乎都是他一手收拢组建起来的。要是他一直都不会来,冥昱虽然指挥军队没问题,但是,很多其他事情就不是他能完全掌控的了。师出无名啊! 抱过冥昱之后,周维清又转向上官姐妹,将她们一一拥抱了一下,然后毫无偏颇的把进入帐内的所有人挨个狠狠的给了个熊抱。 当他走到最后一个躲在角落中的人面前时,不禁愣了一下,但还是同样的张开手臂,“如瑟姐姐,你辛苦了。” 这人正是萧如瑟,只不过,她现在的脸sè却并不怎么好看,显得略微有些苍白,但还是上前一步,走入周维清的怀抱之中。 周维清隐约听到她轻声呢喃了一句,“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简单的十个字,却是令周维清的心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尽管他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再招惹情债了,但此时此刻,他心中却忍不住剧烈的抽痛了一下。无数儿时自己跟在萧如瑟背后的画面在心底一一闪过。 尽管这个过程十分短暂,但周维清却还是感觉到自己原本兴奋的心情变得沉重了几分。用力的抱了萧如瑟一下,鬼使神差的低声说了一句,“时间不是问题,年龄不是界限。” 萧如瑟眼睛一亮,但很快却又黯淡了下来,脱离了他的怀抱退到一旁。 萧如瑟比周维清确实大上不少,现在的她,已经年过三十了。而周维清才不过二十出头而已。多年的争战风霜,令她看上去早已不是和上官姐妹以及天儿一个层次的美女。也难怪她会自惭形秽。 此时帐篷内有这么多人,周维清自然不好再追上去,转过身,面对大家,他躬身九十度,郑重的深施一礼,“辛苦了,各位。维清感ji你们。”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十几个字而已,却是令在场之中不少人红了眼睛。 冥昱的感受最为深刻,心中暗叹一声,帝王之才啊!这家伙绝对是帝王之才。自己虽然自恃才高,但终究也不过能当一方统帅,周维清或许在才能上不如自己,但他的那份人格魅力,却是自己远远无法相及的。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 天弓帝国自从灭亡之后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看上去周维清似乎做的不多,可他所作的一切,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他才是天弓帝国真正的灵魂啊! 冥昱咳嗽一声,道:“我们换个地方再聊吧,以免影响断大师。” 断天浪呵呵一笑,道:“影响到没什么,只是我这里地方小,维清也没法和大家都亲热,呵呵。” 众人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出了断天浪的房间,众人一起来到中军大帐,冥昱让周维清做首位,周维清却坚决不肯,让冥昱坐,结果,最后索xing首位都没人坐,下面放了两张椅子。 寒暄片刻后,就说到了正事,周维清的经历自然不需要告诉所有人,只是简单几句话待过,话题很快就转到了目前天弓帝国的局势上。 冥昱讲述的自然要比寇锐更加详尽,其中还夹杂了很多他自己的见解。按照冥昱所说,目前天弓帝国看上去形势一片大好,可实际上却是危机重重。后方毫无问题,但问题是,十几万大军面对克雷西帝国背后的百达帝国,真的能够抵挡的住么?对于这一点,冥昱也是毫无把握。只能尽可能将一切做到最好。 而至关重要的就是眼前随时有可能发生的一战,天弓城,是必须要进攻的,尤其是要营救下天弓帝国皇室以及周维清的家人。可目前这也成为了最大的难题。强行进攻肯定是不可能的,就算不考虑周维清家人的原因,也没有天弓帝国的将士愿意冒着帝国皇室被彻底毁灭的危险去进攻天弓城。如果强行下令的话,士气必将受到致命打击。 “……,维清,你要尽早决断。”在讲述了目前的形式最后,冥昱又刻意强调了一句。 周维清微微颔首,问道:“目前敌军在天弓城附近的兵力部署如何?” 听他这么一问,冥昱脸sè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克雷西和百达帝国那些魂蛋,执行的是坚壁清野的战术,因为天弓城本身不算太大,驻扎不了太多军队,他们就以天弓城为中心,将围绕在天弓城周围的星辰森林清理出来很大一片,然后以天弓城为中心进行驻扎。大量的星辰树被砍伐、运走。目前他们的总兵力部署大约有十五个师团左右,但真正的战斗力肯定是无法与我们相比的,这十五个师团包括克雷西帝国这两年积攒的全部实力大概十个师团,剩余的则是百达帝国派过来的。目前还没有增兵的意思。很显然,他们现在的目的就是要在这边拖住我们,等到丹顿帝国和百达帝国腾出手来再对付。” 周维清双眼微眯却没有直接开口,最熟悉他的几位红颜知己从他那yin郁的眼神中就能看出,她们的小胖是动了真怒。 家园被侵占,对于周维清来说本来就是奇耻大辱,这些侵略者甚至还毁坏他的家园,破坏星辰森林,以他的家人生命来威胁他们不敢进军,周维清心中的暴怒可想而知。 议事大厅内足有数十人,但此时却变得异常安静,落针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周维清身上,等待着他的决定。 周维清足足沉默了半盏茶的时间,才重新抬起头,眼中光芒闪耀,“冥昱元帅,如果我们要发动进攻,你需要多长时间的准备工作。” 冥昱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一切就绪,随时可以发动进攻。” “好。”周维清大喝一声,猛然起身,眼中神光暴涨,刹那间,整个议事大厅内的所有人都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威压气息。 “既然如此,我给你最后一天的准备时间,明天晚上,就是我们行动之时,具体行动计划,我们现在商讨一下。” 冥昱眼中流露出一丝欣赏之sè,正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周维清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出决断,这份果决是一个成功的上位者所必须拥有的。 冥昱让将领们暂时先退下,只留下核心层的少数人,与周维清一起,商讨着决战的详细计划。 正像冥昱自己所说的那样,为了攻占天弓城,彻底光复天弓帝国,他已经准备了几个月的时间,随时都可以出击。各方面的进攻方式早已有所定计。 众人商量了整整两个时辰的工夫,才结束了这场高层会议。 上官冰儿直接被上官雪儿、菲儿拉走了,周维清被她们让给了天儿,从冰儿口中,她们一样能够知道周维清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更何况在之前前往玄天大陆的时候,天儿已经将维清让给了冰儿,她们怎么也要投桃报李,大家以后还要相处一辈子,搞好关系对谁都有好处。 天儿拉着周维清的手回到住处,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周维清此时心中的那份yin郁。 “小胖,我们一定能成功的。”关上房门,天儿第一时间将身体融入周维清怀中,柔声说道。 周维清轻轻的搂着她,唯恐伤害到她,抚摸着她的长发,“我没事。我也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成功。天儿,答应我一件事好么?” 天儿竟是摇了摇头,“如果你要说的是不让我参加明日一战,那就不用说出来了。我是一定要参加的。否则,你让我以后如何面对公婆?” 周维清苦笑道:“天儿,你错了,要是让我老爹知道,你怀着孕还跟我一起去战斗,才真是饶不了我啊!听话,我的宝贝天儿,你真的不要参与这次一战了。有老师跟着我,难道你还不放心么?” 天儿撅起小嘴,在周维清怀中不依的蹭了蹭,“不嘛,我一定要去。雪儿、菲儿、冰儿都那么优秀,她们都要跟你去营救公婆,要是我不去,公婆会怎么看我,第一印象很重要的你知不知道。好老公,就让我去吧。求求你了,我爸爸都说我不会有事的。” 天儿这一声好老公,叫的周维清身子都酥麻了半边,要不是因为家人随时都有可能受到百达帝国那边的天王级强者威胁到生命令他心头沉重,说不定现在就将天儿就地正法了。 “天儿,你返回雪神山,岳父大人怎么说?”周维清没能跟随天儿一同前往雪神山,对于雪傲天的意见却相当看重。别的不说,他们还没正是成亲呢,天儿就有了他的孩子,这可不是小事啊!天儿可是雪神山主雪傲天唯一的女儿,不过,从雪傲天肯让天儿回来就能看出,他显然不是真的生气。 听周维清提到父亲,天儿吐了吐舌头,道:“爸爸挺生气的哦。差点我就回不来了,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变了脸sè却又十分无奈的表情。可耐不住我软磨硬泡,这才跑回来了。不过,爸爸说了,要是你回归大陆后不去见他,他就亲自来见你。” 周维清脸部肌肉抽动了一下,他完全能够想象的到雪傲天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那咬牙切齿的模样。 “这个……,亲爱的,你也知道,我现在实在是走不开,等我先救下父母,一定去再次拜会岳父大人,也把咱们的事情定下日子来。” 天儿柔声道:“我知道的。你先忙正事要紧,就算爸爸真的找来了,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毕竟,我们连孩子都有了。”一边说着,她轻轻的抚摸着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一脸的幸福。 周维清赶忙问道:“岳父说我们的孩子怎么样?宝贝什么时候才能出生?” 看着周维清脸上的迫不及待,天儿吃吃笑道:“还早呢,至少还要三年时间。我当初记得没错,我们神圣天灵虎一脉,诞生孩子要好久的。而且有精元血脉护胎,现在又有圣力的存在,爸爸说,咱们孩子的防御力甚至比咱们自己还要强呢。我的肚子可是刀枪不入的哦。” “呃……,还有这种事?”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天儿骄傲的道:“那是当然,我们神圣天灵虎一脉能够从上古传承至今,自然有着自己的生存之道。我们神圣天灵虎一脉的女xing一旦有了孩子,那么,血脉就会自然形成一种特殊的能量与孩子融为一体,保护着我们的孩子。而我又有圣力在。爸爸说,宝贝在我与你的血脉能量滋润以及圣力的养护下,防御力之强,就算是他的攻击也无法伤害到呢,你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明天我一定要去。你别忘了,我可是孩子的妈妈,难道我不比你更加疼爱他么?没有爸爸的保证,我才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周维清看着天儿眼中的倔强与执着,无奈的道:“那好吧,不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一定不能轻易出手,好不好?” “好啊!”天儿见他答应了,顿时嘻嘻一笑,痛快的说道。 周维清道:“关于那幽冥世界的事,岳父大人怎么说?” 天儿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道:“爸爸也很担忧这件事。他之所以让你去见他,除了我们的事情外,也要和你好好谈谈这件事。爸爸没有多说关于幽冥世界的情况,只是让我转告你,我妈妈之所以一直不在我们身边,就是为了守护那幽冥世界的入口。而我妈妈那样的修为,也不过是真正守护者的附庸而已。” 听天儿这么一说,周维清的脸sè顿时变了,他很清楚,幽冥魔虎菲莉亚乃是天神级初阶的强者,比起雪神山主雪傲天,恐怕也只是略微逊sè而已。她这样的天神级强者竟然也只是附庸,那真正守护幽冥世界入口的强者要强大到什么程度?恐怕要到天神级巅峰的层次了吧。 如此众多强者的守护,也间接的证明了幽冥世界的存在与恐怖。看来,巨龙一家所遭遇到的情况,正像自己所预料的那样,必定是幽冥世界的yin谋。而那幽冥世界,恐怕也与大陆上某些势力有所联系。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迹象都指向了血红狱。他们在天珠大赛上显露的毁灭属性显而易见。而且丹顿帝国的突然爆发,也显现出他们的野心。只是,一切真的只是这么简单么? 如果只是丹顿帝国、百达帝国在血红狱的支持下,就要发动什么yin谋,那么,中天帝国、浩渺宫、万兽帝国、雪神山,会坐视旁观?周维清一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一旦血红狱的存在威胁到整个大陆的存亡,浩渺宫与雪神山之间,可不是没有联系的可能啊! 因此,真实的一切必定不会像表面显现的那么简单。单纯的一个血红狱,恐怕还不敢轻易出手吧。如果说幽冥世界与浩渺大陆有所联系的话,恐怕还会有更多情况出现。而这所有的一切也因为血红狱与丹顿帝国的突然发动而显露出来,但这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 看来,无论是为了天儿还是为了大陆,自己都必须要再走一趟雪神山,至少要让万兽帝国暂停对中天帝国的战争,把一切事情弄清楚再说。 想通这些之后,周维清没有再多陪天儿,他才刚回来,明天晚上又有大行动,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 在接下来一天多的时间里,周维清几乎没有休息,不断的与天弓帝国高层们会面,与冥昱一起,将明夜一战的战前准备做好。同时也严格保密,在进攻之前,绝不能让敌方得到消息。 对于周维清归来后的影响力,冥昱的体会是最为深刻的。所有的高级将领,无论是从原属天弓帝国被打散的军队中收编的,还是原属无双师团以及周维清招揽的,全都得到了周维清的单独接见。 当然,总攻的消息,只有最高端的少部分人知道,周维清只是告诉这些将领,最近就将发动最终的攻击。同时也向他们保证,在总攻的同时,必将救出天弓帝国皇室。 他会见每个人的时间都不长,但冥昱却清楚的发现,凡事被周维清安抚过的将领,明显都会流露出对他的绝对信任。对于大多数将领来说,他们虽然极为钦佩冥昱,但冥昱毕竟是外来者。而周维清却不一样,他在天弓帝国,本来就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皇帝的干儿子,元帅亲子。再加上天弓帝国能有今天,可以说全都是他所带来的。他的父母都被困在天弓城呢,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拿自己父母的生命开玩笑。所以,这些将领自然对他完全信任。 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周维清就完全解决了军心的问题。至于下面军队的工作,自然就交给这些将领们去完成了。 最重要的问题解决之后,在第二天午饭过后,周维清带着上官三姐妹和天儿回到房间之中进行了暂时的闭关,同时也是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而冥昱则成为了最忙碌的人,一道道军令不断从帅帐下达。 冥昱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周维清这个合作者了。是的,他一直都是将周维清看成合作的对象,共同奋斗的伙伴,而天弓帝国则是他展现自己军事才华的平台。 虽说周维清平时很少出现,显得很不尽责。但是,冥昱发现,自己竟然少不了他。周维清的大局观与人格魅力,配合上他在军事上的能力,是天弓帝国撅起的关键所在。而且最让冥昱满意的就是,周维清从来不会在军事指挥方面对他指手画脚,而是完全信任。 天弓帝国开始复国后最重要的一场战争终于即将开始了,这一战的重要xing不言而喻,无论是周维清还是冥昱,都输不起。 天sè渐渐的晚了,天弓城也在晚霞的余晖下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sè。 天弓城原本是大陆最美的城市之也是唯一一座建设在森林中的城市,但现在的它,却明显显得有些破败。 天弓城周围,大面积的星辰木被砍伐后运送到克雷西与百达帝国去了。导致城市周围出现大片空地。至少从城上向外看去,十里范围内没有任何的遮挡物。这就避免了被突袭攻城。 天弓城内明显有些萧条,北城门附近,以及城头上,驻扎的全是军队。城门已经封闭很久了。城内的住民数量还不到天弓帝国统治时的三分之能逃难的都已经逃走了。尤其是在天弓帝国复国大军光复了大片土地之后,很多天弓城的住民都选择了逃离,逃到被天弓帝国重新占领的区域去。 在住民大量流失的情况下,克雷西帝国不得不封闭城门,不允许天弓城住民轻易离去。即使是这样,现在天弓城内也是家家闭门,足不出户。令整座城市都显得一片冷清。但几乎所有原属天弓帝国的平民们都在暗暗的期盼着,期盼着城外天弓大军的光复。 天弓帝国皇宫,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是那样的落寞,皇宫正殿,也是天弓帝国朝堂所在的最大宫殿,完全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在那片黑暗里,有着一层淡淡的血光掩映,只能在每天光线最强的时候,才能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宫殿模样。 就在这座宫殿前,此时站着三个人,全都是一身华服。 这三个人中,居中站立的是一名老者,一身黑sè绣金丝龙纹长袍,相貌yin鹫,眼神中充满了冷傲。 在他两侧的两名老者,年纪看上去要更大一些,相貌却有些相像,明显是一对兄弟,他们都穿着火红sè长袍,但对中央那位黑袍老者,却显得十分恭敬。 黑袍老者淡淡的道:“安排的怎么样了?” 左侧的红袍老者恭敬的道:“启禀帝君,一切已经都安排下去了。我们对外放出的消息,只是来了一名黑暗天王而已,要是那些天弓帝国的人胆敢来犯,定要让他们来得去不得。” 右侧的红袍老者呵呵一笑,道:“帝君,您就放心吧,我真不明白,这次怎么能劳动您亲自前来。天弓帝国的军队素质虽然不错,但却没有什么高端实力,根本不足为虑。我们这次足足出动了六位天王,还有帝君您亲自坐镇,真是大材小用了。” 黑袍老者淡淡的道:“那也不能大意,这条线上,目前就只有这些军队而已,大军都被调集到南线去了,为了帝国的整体计划,这边绝不能出现问题,否则,那些天弓帝**队虽然不算太多,却可以长驱直入,一旦克雷西帝国被灭,百达帝国本土遭遇攻击的话,必将影响到整个战局。我们这边只需要单纯防御就好,这么轻松的任务你们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不敢、不敢。”两位老者赶忙躬身说道。 黑袍老者转过身,看向背后庞大的宫殿,眉头微皱,“一个小小的九珠,竟然就敢使用绝命封印这种技能,就算是本帝想要解开这封印都会有些麻烦。不过,这封印倒是也好,成为了这边拖住天弓帝国的手段。否则,在我们还没有取得大陆上大部分控制权之前,还是不能轻易对普通军队出手。” 这位黑袍老者名叫梦鬼,人称梦鬼帝君,本来也是一名散修,和六绝帝君龙释涯一样。只不过龙释涯更多是在北方活动,而这位梦鬼帝君则是在南方活动。一手黑暗之力练得极其精纯,在散修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加入了丹顿帝国。 两名红袍老者确实是一对兄弟,来自于血红狱,名叫火离、火寐,都是血红狱培养出来的强者。 除了他们之外,在这座天弓帝国大殿四周,还各有一名天王级强者镇守,可以说将这里防御的固若金汤。 按照他们的调查,目前天弓帝国至少有一名天王级强者坐镇,就是神师断天浪,当初那名刺客其实就是血红狱派去的,目的就是将周维清击杀,令天弓帝国不攻自破,他们这西线的防御自然也就不算什么了。翡丽帝国虽然是大国,但北边有着万兽帝国牵制,只要他们这边不主动发动攻击,翡丽帝国也同样不敢轻易来攻。而且,在天弓帝国这边,他们全盛时期有超过二十万兵力,就算翡丽帝国有所动向,也未必能够有什么成效。 可谁知道,当初的刺杀竟然失败了,冥昱带领着天弓帝国大军不断变强之后,再加上当初那场在弦月城血战上的消耗,才导致兵力锐减,整体实力甚至都已经有些不如天弓帝国了。 当然,对于眼前这几位天王级以上强者来说,并没有怎么在意这些,要不是有大陆天珠师条约的限制,他们几个联手出击,根本就不怕天弓帝国。之所以只是在这里按兵不动,一个是为了整体大局考虑,另一个,他们也不想惊动浩渺宫,甚至是更远处的雪神山,现在还不是彻底摊牌的时候。 正在这时,注视着面前被绝命封印所笼罩宫殿的黑袍老者骤然抬头,向空中望去。两道冷电般的寒光从他眼中喷吐而出,大喝一声,“滚出来。” “滚这个字,凭你也配对老夫说么?”一个不屑的声音从空中响起,只是刹那间,宫殿上方的虚空突然亮了起来,炫丽的六彩光晕就像是烟花一般绽放,流光溢彩从天而降,竟是将那绝命封印完全笼罩在内。 虚空中,一个大胖子一步跨出,就已经来到宫殿上方,双手向下作出一个虚压的动作,大喝一声,“都给老子滚出来。” 六彩光晕轰然扩散,同时朝着四面八方压去,但诡异的是,这些光芒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对建筑没有半分破坏。 四道身影宛如四道惊鸿一般,同时从四个方向电射而出,再加上火离、火寐兄弟二人腾身而起,从六个方向在空中将那大胖子围在中央。 梦鬼瞳孔骤然收缩,“六绝帝君龙释涯。龙胖子,你敢和我血红狱作对?” 这突如其来的大胖子,可不正是龙释涯么。听闻梦鬼的话,龙释涯不屑的道:“血红狱怎么了?老子怕过谁?雪神山我都经常去给雪傲天那老家伙留下个到此一游,梦鬼,亏你也是修炼到天帝级的散修,临老临老的去给人家做走狗,你羞也不羞?” 梦鬼向前跨出一步,下一刻,他就已经来到了空中距离龙释涯只有二十米左右的位置,与他彼此对峙。 看着龙释涯脚下与头顶上方盘旋着的十一颗天珠,他不断释放出自身威压,抵抗着龙释涯身上散发出的压迫力。 “龙胖子,别人怕你,我可不在乎。你那六绝天道阵虽然神奇,但凭你一人,在这里还讨不得好。你的老相好断天浪呢?怎么不叫他出来?” 梦鬼一出现在空中,周围的六名天王级强者明显感觉到压力一轻,都暗暗松了口气。龙释涯号称天神以下第一人,那可不是白说的。 龙释涯不屑的道:“对付你这么一个老鬼和一群乌合之众,还用得着老断出马?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梦鬼冷哼一声,脸上情绪却没有出现任何波动,“你在这里跟我逞那口舌之利没有任何意义。好久没有领教过你的六绝天道阵了,正好今日就试试,你这些年有没有进步。” 一边说着,他所在一侧的天空中,一切骤然变得黑暗起来,居然强行将龙释涯在空中的六彩光芒逼退了一部份。在那铺天盖地的黑sè之中,明显掺杂着浓郁的疯狂气息。 “咦?果然如此,我说那血红狱凭什么笼络你,原来就是这狗屁毁灭属性。”龙释涯并没有太多惊讶,双手背在身后,面对这么多强者的包围,却始终神sè不变。 又是三合又是三更爆,从28号开始,到现在已经连爆六天了,老三算是给力了吧,兄弟姐妹们的月票也请继续给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