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斗血红狱(上) - 天珠变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斗血红狱(上)

由發表 由發表 邪帝也在那一战中身受重创,几经转折,才算是从百达帝国逃了出来,进入天弓帝国后,在天弓城内安顿下来。正是为了见邪帝,周维清才和冥昱一起从前线赶了回来。 小巫女的哭声收歇,但却依旧不去看周维清,只是默默地坐在一旁,低着头。 周维清不时将目光投过去,要是没有巫云月的存在,他早就扑过去将她搂入自己怀中好好怜惜了,可人家父亲在这里,他就算再流氓也不敢轻举妄动啊! 巫云月看着周维清,叹息一声,道:“我们天邪教的事情,维青你也都知道了。这次我前来,是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前辈请说。”周维清勉强将自己的目光从小巫女身上收回来,看向巫云月。 巫云月道:“我的提议很简单,我希望,你能继承我的位置,成为我们天邪教教主。” “什么?”惊呼出声的是冥昱,周维清也是愣住了,他虽然对于邪帝的到来进行过一些猜测,但也没想到过这位邪帝直接就开门见山说出了这样的话。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邪教虽然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但也还有三分之一的实力,加上这位天帝级修为的邪帝,依旧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只要邪帝巫云月还在,谁敢说天邪教不存在了?可巫云月此时却要将这股实力送出来,怎能不让周维清和冥昱吃惊呢? 小巫女却像是早就知道了父亲的决定,依旧在一旁垂首而坐,也不吭声。 周维清深吸口气,道:“前辈为什么这么说,您有什么要求么?” 巫云月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什么令你为难的要求,我只是希望,在你继承了天邪教教主之后,能够代领天邪教继续走向强大。同时,我希望你和月寒的孩子将来能够继承天邪教。就这么简单的两个要求。其他什么都不需要你做。” 巫云月提出的这两个要求毫无可挑剔之处,他所提出的条件,就像是当初周维清在浩渺宫对上官天阳提出的一样。不同的是,巫云月这是要先把圣地让出来,而浩渺宫哪边,周维清却都是被动的。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可想而知。 周维清苦笑道:“前辈,您也太看得起我了。您认为我能够驾驭的了一方圣地么?” 巫云月微微一笑,道:“当然可以。在见到你本人之前,我还有些犹豫。但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你本身就拥有邪属性,而且还是最为纯正的邪属性。我相信,天邪教在你手中一定会变得强大起来,总比在我手里逐渐走向灭亡的好。你出任天邪教教主,我愿意作你的副手。同时,我保证你地任何一条命令天邪教所有人全部遵从,也包括我在内。如何?” 看着巫云月,周维清眼中却流露出犹豫之色。此时,小巫女缓缓抬起头,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眸不自觉的看向他,眼中更是带着几分希冀。 如果周维清接受了天邪教,对她来说才是真的有机会。这几年她过得并不好。自从和周维清发生关系之后,她就一直等着他去找她,可是,却始终没有见过他的身影。小巫女也明白,周维清这些年要作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因此,她虽然因为见到他而激动地哭泣,却并没有真的责怪他。 出身于圣地的她当然知道,对于男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要不是这次天邪教遭遇到了覆灭的危难,她说不定还不会来打扰他。 巫云月轻叹一声,道:“维青,虽然我们天邪教目前剩余的实力已经不多了,但我相信,对于你们天弓帝国来说还是很有作用的。只要你愿意做这个教主的位置,就相当于天邪教完全加入到天弓帝国,我想,这对你们来说应该也是很重要的吧。你如果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 巫云月其实也是毫无办法,他这样选择其实是最聪明的,看上去,他似乎是将天邪教交了出去,但是,只有这样做,天邪教才可能真正的存在下来。 如果他将天暴龙邪教交给其他圣地,那么,用不了几天,就再也看不到天邪教的影子了。但周维清却不一样,他只是一个人,了不起了还有个六绝帝君的老师在。将天邪教交给他,巫云月的影响还在。而且,周维清可以说是潜力无限,二十三岁的天王级啊!而且听冥昱说,他还有能够和天帝级强者抗衡的实力。天邪教在他的带领下,将来必定会变得极为强大。 更何况,周维清和小巫女之间还有那份感情的存在,以后女儿和他的孩子继承天邪教,天邪教不一样还是在自己的血脉之中传下去的么? 巫云月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他说的都已经很明白了。可越是这样,周维清就要更多的思考。 天邪教固然是一股很强大的实力,但是,千万不要忘记,天邪教的名声并不好,而且受到其他几大圣地的排斥。同时,周维清如果接纳了天邪教,那么,无论是他与浩渺宫还是雪神山的关系就都将变得微妙起来,还要承受来自血红狱随时有可能的进攻。这份压力对于周维清现在来说依旧是相当沉重的。 深吸口气,周维清看向巫云月,道:“前辈,我可以答应您,但我有一个条件。” 一旁的冥昱顿时忍不住了,怒道:“教主都要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你了,你还有什么条件?维青,你……” 周维清抬起手,示意他稍安勿躁,向巫云月道:“前辈,我的条件很简单,我希望天邪教能够改名。” “改名?”巫云月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你。”改了名字岂不是意味着天邪教从此消失么? 周维清沉声道:“前辈您先别急着下结论,请听我把话说完。我之所以要天邪教改名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而是为了天邪教的未来着想。您想过没有,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天邪教一直都被其他几大圣地针对,而绝大部分天珠师一想到我们天邪教就都不自觉的选择了躲避?” “就是因为我们的名字里有个邪字,再加上那些夸大邪属性的谣传,才造成了现在的样子。坦白说,哪怕是我接任了天邪教教主的位置,不把这些进行改变的话,那么,未来的天邪教也依旧只会是走向灭亡。为有从根本上进行一定的改变,先让普通人能够接受我们这个圣地的存在,才能让天邪教逐步发展起来。” 听着周维清的话,巫云月陷入了缄默,他虽然不愿意承认,可周维清说的却是事实。 周维清继续道:“我可以答应您,未来圣地的继承人,就是我和小巫女的孩子。但如果您想让我接手天邪教,那么,名字一定要改。” 当他说到和小巫女的孩子时,小巫女顿时再次低下了头,俏脸却已经是一片羞红。 巫云月沉吟道:“维青,这件事兹事体大,圣地之名不是说改就能改变的。我承认,你说的很对,当年我们天邪教之所以能够成为圣地,是因为第一代邪帝的实力乃是当时的最强者。可现在如果我们要改变名字的话,其他几大圣地还会承认我们的存在么?而且,我也必须要向教众有所交代。” 周维清道:“前辈,虽然知道这样说不好听,但我还是要说出来。以天邪教现在的情况,再次圣地聚首之时,难道他们还会承认天邪教圣地的地位么?” 巫云月脸色一变,这也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缓缓站起身,他眉头紧皱着道:“这件事我要回去和大家仔细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月寒就留在这里,作为我们的联络人。” 小巫女娇躯轻震,却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周维清也赶忙站起身,将巫云月送到门外,巫云月停下脚步,“维青,好好对我的女儿,无论你是否愿意接手天邪教,我都希望月寒跟着你能够得到幸福。我也能够放心了。” 周维清默默地点了点头,“您放心,是我对不起她,我一定不会亏待她的。” 巫云月点了点头,道:“你就不要送了,回去吧,有冥昱送我就好。” 周维清目送着冥昱和巫云月离开之后,这才重新返回议事大厅,正好看到巫月寒坐在那里玩弄着自己衣角的样子。 缓步走到她面前,周维清站定脚步,抬起双手,手在空中略微停顿了一下,才摞在小巫女的肩膀上。 感受着他大手之中的热力,巫月寒的身体顿时略微有些哆嗦。周维清小心翼翼的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融入到自己的怀抱之中。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坏蛋,我、我好想你……”巫月寒紧紧地反搂着他,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沾湿了周维清的衣襟—— 这是十月七日的第二章保底。 ┏≈≈≈≈≈≈≈≈≈┓ ┃┆┆┆┆h┃ ┃┆┆┆┆a┃ ┃┆┆┆┆┃ ┃┆┆┆┆bsp; ┃┆┆┆┆┃ ┃┆┆┆┆3┃ ┃┆┆┆┆中┃ ┃┆┆┆┆文┃ ┃┆┆┆┆网┃ ┗≈≈≈≈≈≈≈≈≈┛<fiz"4">为了方便请牢记ho2ho2.s,發表 由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