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斗血红狱(中) - 天珠变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斗血红狱(中)

巫月寒的身体搂在怀中周维清甚至感觉不到重量,而且她的身体情况明显不好,体内经脉甚至有些郁结,明显是大伤初愈。 小心的将圣力注入她体内,帮她调理着身体,正在周维清准备好好安慰她一下的时候。突然间,周维清眼神一变,猛然向外面投去。 一点红芒婉如流星赶月一半闪电般而入,周维清眼神一冷,那团红芒就像是撞击到了屏障一般,前冲的速度骤然下降,在周维清面前停了下来。 那是一张信笺,通体呈献为火红色,但在那火红色的信笺正中,却有着一团黑色火焰。看上去妖异中带着几分霸道之气。 因为怀抱着小巫女,周维清并没有去追,但是,他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小巫女也感觉到了不对,抬起头时正好看到那张信笺的存在。顿时惊呼一声,“血红狱。” 天邪教受到血红狱近乎致命的打击之后,她可以说是惊弓之鸟,突然看到这张来自血红狱的信笺,她又怎么能不吃惊呢? 周维清抬手一招,那信笺已经落入他掌握之中。红色的底色加上黑色火焰,正是血红狱代表。 信笺展开,里面只有一行字:明日正午,天弓城外决战,否则,屠城。 简单的一句话,却充斥着强烈的威胁与压迫力,这几个写的锋芒毕露,不是修为极其高深的天珠师是给不了周维清这种感觉的。 周维清眼中光芒骤然变得凌厉起来,“来的很快啊!” 小巫女松开抱住周维清的双臂,眼中明显流露出忐忑之色,“维青,都是我们连累了你。没想到血红狱来的这么快。怎么办,我们不会是他们对手的。他们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周维清搂着她,道:“别慌,一切有我,谁说我们就一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了?这里是天弓帝国,可不是百达帝国。你先别着急,一切有我。” 小巫女怎能不急?血红狱给她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喃喃地道:“维青,你不知道,血红狱强者众多,在围攻我们天邪教的时候就来了三位天帝级强者,否则我们也不至于如此凄惨了。他们这次既然敢来,一定是有备而来的。我们、我们……”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我当然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是想要一劳永逸,不但将你们天邪教全部干掉,同时也将我们天弓帝国的中坚力量摧毁。这样一来,在大陆西方就再没有什么能够牵制他们的力量了,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是,他们就一定能赢么?” 周维清早就猜到,当战争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血红狱的人一定会出现,只不过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而已。 血红狱的高手们到来,也给他带来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丹顿帝国真的要对中天帝国动手了。否则的话,他们绝不会如此急于解决了天弓帝国这边。 幸好,血红狱这些强者们自恃身份,没有对军队出手,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来了也好,血红狱总不可能将全部实力都集中到这边来,既然如此,这虽然是血红狱消灭己方的机会,但有怎么不是己方削弱血红狱实力的大好时机呢? 周维清有周维清的想法,当初天弓城宫殿一战,他没有让六名血红狱强者逃走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让血红狱摸不清自己这边真正的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就算对方知道自己已经进阶天王又如何?天王级的弹性大了,他们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拥有能够对阵天帝级强者的实力吧。 想到这里,周维清向小巫女道:“月寒,赶快带我去追岳父大人,咱们好好计划一下,既然血红狱的人来了,那他们就不用回去了。” 巫月寒看着周维清眼中的自信,她的情绪也受到了一定的感染,她也意识到,当初那个还不如自己的家伙,现在已经真正成长为了一代强者。周维清注入到她体内的柔和圣力,也让巫月寒心中安定了许多。点了点头,拉着他的手向外走去。 天邪教是否改名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先解决了血红狱这次的威胁再说吧,如果那时候,天邪教还能存在的话,一切就都有可能。 周维清对这一战很期待,机会对双方来说是均等的,如果这一战血红狱赢了,那么,万事皆休,血红狱绝不会留下一个活口。如果他们赢了,那么,周维清也能够在天邪教强者们面前展现出自身实力,在这种情况下,他想要建立圣地,以及收编天邪教,就要容易的多了。 一天的时间,转瞬及至,当太阳攀升到天空正中的时候,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碧空万里无云,阳光洒在显得有些破败的星辰森林中,却给这片大森林中重新带来了许多生机。 但是,在这片森林之中,却有着一道不和谐的颜色。 一共足有二十几人静静的战在那里,每个人身上,都是同样地火红色装束,在这以绿色为主的大森林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这些人的年纪都已经不小了,看上去最年轻的也至少有四十岁往上,其中,站在最前面的是四名老者,看上去至少都是八旬开外,但年龄却并没有抚平他们的棱角,四人眼中的光芒都充斥着强烈的杀机。 其他人都是站在他们身后,更加将这四人的地位凸显出来。 “已经午时了。他们竟然真敢不来?”四名老者之一,冷冷地说道。 这四个人,乃是血红狱四大长老。他们常年一直生活在血红狱之中,平时很少出现。但是,他们在血红狱之中也都有着极高的辈分。就算是当今血红狱的狱主,都要比他们低上一辈。 这四个人毫无例外,全部都是天帝级的修为,乃是血红狱中流砥柱的力量。几个月前,带队攻击天邪教的,就有其中两人。 刚刚开口说话的乃是三长老,在四人之中,也属他脾气最为火爆。 大长老淡淡的道:“暴龙他们如果胆敢不来,那就要做好承受我们怒火的准备。” 四长老道:“大哥,难道我们真的要屠城么?这样做,恐怕会引起浩渺宫和雪神山那边的不满,现在还不到最后摊牌的时候吧。” 大长老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摊牌怕什么,难道我们不出手,浩渺宫就不会对付我们了么?早点将西边的问题解决掉,也好让我们集中精神去对付浩渺宫。” 二长老冷哼一声,道:“梦鬼那个废物,要不是他,何必劳动我们再跑一趟。也不知道那个废物是跑掉了,还是被杀了。这种外来者,就是靠不住。” 大长老扫了他一眼,“够了,先做好我们自己的事。不要小看这天弓帝国。梦鬼的修为不弱,再加天王的辅助竟然还折戟沉沙在这天弓城内,天弓帝国必定有着一定的底蕴。” 三长老不屑的道:“他们有什么底蕴也没用了,这次我们兄弟四人一同前来,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天弓城,如果我们愿意,翡丽帝国都能随手而灭。上次梦鬼他们被龘干掉,恐怕也和天邪教有关,只是凭借一个六绝帝君,恐怕还对付不了那么多人。” 大长老道:“他们来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那长长地火红色眉毛明显向上微挑,根本不需要他去吩咐什么,在他们四人身后的二十几名血红狱强者顿时散开,强横的气势毫无保留的散发而出。 一道接一道身影出现在血红狱强者们的视野之中。走在最前面的有三个人,但令这些血红狱强者们惊讶的是,在这三个人中,走在中间的既不是邪帝巫云月也不是六绝帝君龙释涯,而是一名年轻人。 这名年轻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黑色劲装,表面看上去,就像是一名刚刚成为天珠师不久的普通年轻人而已。从他身上,血红狱强者们感受不到半分威胁。 在他们之后,还跟着六个人,都是一身灰衣,这六位,已经是天邪教最后的力量,六名天王级强者。全部也只是来了这九个人而已。 血红狱这边也不是说除了四名天帝之外就全都是天王级强者了,其中有八位天王,剩余的都是九珠和八珠修为的天珠师。 毕竟,就算血红狱积蓄的时间已经很长,天王级强者也不是那么容易培养出来的。天王级拥有天丹的那道门槛实在是太难以逾越了。 天邪教并不是没有八、九珠的强者了,但这次竟然一个都没有出现,只是来了这么九个人而已。 血红狱四大长老的脸色都有些难看,眼前只是来了九个人,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在小看己方还是说天邪教已经那些属下逃走了? 这一章是昨天900票的加更,虽然没到900,但我索性多更一点,也不在乎那一点半点了。这样的话,今天就好计算了。从现在开始,今天依旧是300票加一更,老三厚道吧。赶快把你们手中的月票投起来。 求月票、顺便也求下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