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斗血红狱(下) - 天珠变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斗血红狱(下)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斗血红狱 这次他们一直追到天弓帝国来,就是周维清猜测的那样,要彻底解决西边的问题,干掉天邪教的同时,也要让整个天弓帝国高层覆灭。军队再强,没有优秀的指挥者,也根本发挥不出什么战斗力。更何况,没有高端武力,只需要有一些强者出手,就足以解决掉天弓帝国那几十万大军了,至少也能让他们寸步难行。 走在邪帝巫云月和六绝帝君龙释涯中间的,自然正是周维清,此时的他,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就像是出来郊游的一般。一直走到距离血红狱强者们三十米外才停下脚步。 血红狱四长老冷喝一声,“巫云月,你天邪教就这么几个人了么?既然如此,本座就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肯率领天邪教投入我血红狱,过往的一切,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巫云月看到这几人,眼睛都有些红了,但他毕竟是一代邪帝,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冷冷地道:“老四,你就别做梦了。今天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既然你们约我们出来决一死战,那就划下道来吧。” 血红狱四长老哈哈一笑,道:“就凭你们这么几个人,也配让我们划下道来?蝼蚁而已。” 周维清开口了,他上前两步,从己方阵营中突出出来,微笑道:“晚辈周维清,见过各位前辈。约战书既然是各位下的,那么,总要给我们个交代吧。实话说,晚辈是个怕死的人,也一点都不想死。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如果你们赢了,我们所幸集体投降血红狱,也省得丢掉性命。” 血红狱三长老听他这么一说,再看着他脸上那有些谄媚的笑容,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你就是那周维清么?原来不过是个贪生怕死的小辈而已,我们血红狱可不是什么垃圾都收地。” 周维清脸上笑容不变,“前辈这话就不对了,晚辈虽然不是什么人才,但好歹也在二十几岁的年纪就达到了天王级,潜力还是有一些的吧。更何况,我所说的投降可不只是我们这几个人,我愿意代领天弓帝国全部投降。各位应该也知道,天弓帝国复国一直都是我一手主导的,因此,这个主我还是能做的。就是不知道各位前辈敢不敢打这个赌了。” 三长老刚要再开口,却被大长老抬手阻止了,淡淡的向周维清问道:“你想怎么赌?”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各位既然是约战,我们比的自然是实力了。你们人多,我们人少。不如这样,我们就少来几场。天珠大赛想必各位也都知道吧。我们不如就按照天珠大赛预赛的规则来次比拼,决定最终的胜负。很不好意思,我曾经参加过两次天珠大赛,都是战胜了丹顿帝国后进入四强,并且获得了最终的冠军。对这种战斗方式我还是很熟悉的。” 按照天珠大赛的方式进行比拼?那也就是一共四场一对一加上一场二对二的比拼了? 这些血红狱强者们也都是从年轻时代过来的,有不少人也都参加过天珠大赛,对于这种方式并不陌生。 周维清的提议,令他们之中的不少人都很感兴趣。毕竟,无论怎么看,周维清他们这些人,根本不足以威胁到血红狱。而且周维清那样子,根本就像是给自己找一个投降的理由而已。 大长老淡淡的道:“如果我要是不答应呢?你们这点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周维清摊开双手,道:“要是您不答应,我们也只能一拍两散了。虽然我们的实力远不如各位前辈。但是,如果我们要跑,就不知道各位前辈能拦住几个了。” 大长老眼中光芒一闪,“那你地意思就是说,我答应你这赌约的方式,你们就不逃走了?”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要是你们赢了,我们都要投降了,投降之后,相信血红狱也不会亏待我们,我们还为什么要跑?” 大长老的目光从六绝帝君和邪帝身上扫过,“你一个小辈,能做主?” 邪帝巫云月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和怨毒,用力的点了点头,道:“这是我们商量的结果。” 六绝帝君龙释涯更是懒得开口,直接点了点头。 大长老淡然一笑,道:“好,那我就答应你这赌约。你们可以派出第一个出场的人选了。” “等一下。”周维清说道:“晚辈还有一个提议。” 脾气火爆的血红狱三长老怒道:“你这小子怎么那么多废话。” 周维清笑呵呵的道:“晚辈只是提出一点个人意见而已,是否采纳,还是听凭各位前辈的。我的意思是,既然我们这是一场决定命运的赌约,那么,就不要限制双方出场的次数了吧,不一定每个人只是上一场。而且各位人多,五场定胜负对血红狱实在有些不公平,晚辈可不想占这个便宜,不如我们就七场定胜负吧。其中两场二对二,剩余的都是一对一,获胜场次多的一方获得最后胜利。” 血红狱大长老愣了一下,之前他还一直提防着这个满脸笑容的年轻人,他总是觉得,这个年轻人似乎在布下一个圈套等着他们往里面钻,可他们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在这里,他根本不在乎周维清有什么阴谋诡计,所以才答应了赌约,打算一劳永逸的解决这边的问题,也好早日返回血红狱去处理其他事情。 可周维清眼前的这些提议却令他有些改变看法了,实在是因为周维清的提议对于血红狱这边过于有利。血红狱这里有四位天帝级强者,而周维清他们那边才只有两人而已。比赛的场次越多,越是不限制上场次数,显然对他们是更加有利的。六绝帝君龙释涯虽然实力强横,但血红狱这四大长老也都不是普通的天帝级强者,不但都拥有毁灭属性,而且大长老更是天帝级巅峰,他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龙释涯。 而且,天帝级强者的碰撞,想要保留实力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战胜一人,想要再有余力战胜下一人,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现在这位大长老真的有些觉得周维清是在给自己找一个投降的理由了,让他们归入血红狱变得顺理成章一些。 如果能够将天弓帝国收编,对于丹顿帝国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可以放开手脚在主战场上有所行动了。 “好,就依你。”大长老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周维清的要求。“派出你们第一个出场的人吧。” 虽然血红狱大长老已经放松了几分警惕,但老奸巨猾的他可不会轻视周维清他们,所以才让周维清一方先派人上场,也好选择相应对策。 周维清苦着脸道:“前辈,这不好吧。如果一直都是由我们先派人上场的话,那我们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不如这样好了,这一场我们先派上参战者,下一场就是您那边先派人上场。如何?” 四位血红狱长老都有些烦躁了,周维清一直在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可却偏偏一直都是笑脸迎人,虽说双方处于敌对关系,但以他们的地位,自然不会去计较这些。 大长老点了点头,道:“可以,开始吧。” 周维清又上前一步,道:“那我们这边第一个出场的就是我好了。不知道哪位前辈赐教。” 四位血红狱长老都是略微愣了一下,虽说按照他们得到的消息,周维清的修为已经进入天王级,而且他自己也承认了,可他们还真没将眼前这个年轻人看在眼里。无论怎么说,他的年纪在那里呢,就算是已经进入了天王级层次,也不可能和那些老牌的天王级强者相比。 天邪教的整体实力虽然是五大圣地中最弱的一个,但却一向以个体战斗能力著称。在他们看来,任何一位天邪教的天王都要比周维清强得多,实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派出周维清这个年轻人上场。 大长老挥了挥手,道:“天泪,你上。” 从这四位长老身后,一名身材修长看上去六十多岁样子的老者走了出来。 这老者目光阴冷,脸上始终没有任何表情,从四位长老身后走出来,先向他们行礼之后,才来到周维清面前,与周维清遥遥相对。 四位血红狱长老都觉得,对付周维清这么一个年轻人,他们都不太好出手,但大长老派出的这个人,也是血红狱有名的强者,拥有着天王级高阶的实力,未来是有希望进入天帝级境界的。可以说对周维清已经算是相当重视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很是客气的向对方拱手为礼,道:“晚辈周维清,请前辈多多指教了。” 天泪冷冷的扫了周维清一眼,“废话少说,动手吧。”一边说着,他竟然就那么将左手背在身后,看那样子,竟然像是要用一只手来对付周维清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