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什么火都是浮云(三合一) - 天珠变

第二百七十一章 什么火都是浮云(三合一)

第二百七十一章什么火都是浮云 星河圣力乃创世之能量,周维清能够拥有这样的属性,绝对可以用得天独厚四个字来形容,在拥有足够天丹的情况下,他的修为提升度是极其变态的。当他拥有星河圣力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脱力了暗魔邪神虎赋予他能量的那个层次。 这还是因为二长老和四长老天丹之中都包含着毁灭属性,以至于星河反馈提纯消耗了其中大部分能量,否则的话,以天帝级强者天力的淳厚程度,可就不只是提升到天王级巅峰那么简单了。 虽然仅是如此,但对于周维清来说也已经足够了,亮金色的光芒将他那暗金色的恨地无环套装都渲染上了一层夺目光彩,浓烈的圣力波动在空中骤然暴涨,又是八道星光席卷而出,再次给出了治疗与增幅。 得到周维清的支持,龙释涯等人顿时精神大振,稳稳的将敌人压制在下风。毫无疑问,如果按照眼前的情况展下去,眼前这些血红狱强者将毫无机会。 虚空中,周维清一步跨出,已经来到战场正上方。 血红狱大长老和三长老对视一眼,大长老用力的点了一下头,强横的天力全面爆,而三长老的身体则是瞬间膨胀起来。 自爆,这是三长老的选择。面对如此强大的周维清,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其他办法。如果不趁着周维清出手之前动的话,他们是否有自爆的机会都很难说。 三长老是要用自己的牺牲给大长老和其他人带来生机,而且他也看出来了,周维清就是凭借着他们的天丹进行提升的,只要自爆成功,自然就不会有任何天丹的剩余。 “想自爆?那要问问我是否同意。”周维清身在空中,淡然一笑,胸口处的星云光团突然剧烈的旋转起来,紧接着,一道金色光柱就从他身上倾泻而下,正好将三长老的身体笼罩在内。 这道金色光柱因为没有任何攻击力,因此,三长老身上尽管天力极为狂暴,却也无法对其起到过阻挡作用。 下一刻,三长老就吃惊的险些惊呼出声,因为他骇然现,自己全力以赴催动着即将自爆的天丹竟然就那么平静下来,在那金光照耀下,似乎十分舒适似的。 这可是他的本源之力啊!但在此时此刻,三长老竟然现,自己居然有些无法去控制它了。虽然并不是完全的脱离控制,但至少在眼前这种情况下,他想要再自爆是绝对做不到了。而且他自身的实力,至少锐减三成以上。 噗—— 大长老为了给三长老自爆的机会,独自一人面对两大天帝的联手攻击,还是刚刚再次得到周维清增幅之后的六绝帝君与邪帝,他怎可能抵挡的时间太长,此时已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体在后飞的同时,正好看到三长老被周维清那星河光晕笼罩在内无法自爆的样子。 这究竟是什么能量?此时的大长老,有种心胆具寒的感觉。虽然从始至终周维清都没有使用过什么强大的攻击技能,可是,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才全面压制了血红狱一众强者,如果不是他,这场占据绝对优势的战斗又怎么可能输掉? 大长老是恨透了周维清,可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噗的一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大长老疯狂的怒吼一声,刹那间,刺目的暗红色火焰瞬间从他体内爆而出。 这恐怖的暗红色火焰一出,就算是六绝帝君和邪帝都不敢继续进攻,慌不迭的后退。 龙释涯忍不住低呼一声,“这家伙疯了,他竟然燃烧了自己的天丹,这是以灵魂和天丹为燃料的生命火焰。” 凡事火属性天珠师,都有燃烧生命力从而暂时获得强大实力的生命火焰,但是,一名天帝级强者的生命火焰可是与普通天珠师不同了。 天帝级强者的生命火焰虽然不像自爆天丹那样一瞬间爆出令人无可匹敌的恐怖能量,但它的持续时间却更长。而且,由于这生命火焰不只是燃烧天丹,连灵魂也一同燃烧了,所以,它的威能更加恐怖。一旦被其灼烧,那么,敌人的灵魂也同样会被点燃。 这也是为什么龙释涯和巫云月不敢继续追击的原因,血红狱大长老这是拼命了啊!和强大的实力成正比的是,普通天珠师施展生命火焰还能随时停止,可天帝级强者的生命火焰一旦燃烧起来,那么,想要停止都是做不到的。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有了这样的选择,就是必死无疑,而且是魂飞魄散,比自爆天丹还要更加惨烈。 大长老是看到周维清限制住三长老的自爆,他自问修为比三长老高强不少,但也无法肯定周维清是否还有二次限制的能力。二长老、四长老的死对他刺ji本就很大,而且眼前这局面,一个不好,血红狱就要全军覆没啊!他的心顿时走向了极端,燃烧起了自己的生命火焰。 龙释涯和巫云月一退,大长老顿时没了对手,他也没有去追击两大天帝,二十腾身而起,直奔空中的周维清撞去。只有解决了周维清,血红狱这些人才有扭转乾坤的可能。 燃烧着暗红色火焰的大长老看上去狞恶万分,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球,他的衣物、毛、皮肤都已经在那恐怖的生命火焰下开始燃烧,根本已经看不出人型了。但是,毫无疑问,这样的一位天帝级强者是最为强横的。 “维青心。”龙释涯大喝一声,立刻冲天而起,直奔大长老追去,巫云月则是慢了一步。就算是去追,两人也不敢近身,都是动了远程攻击手段,试图拦劫血红狱大长老。 不过,此时的大长老已经完全是拼命架势了,在生命火焰的支持下,他的度已经提升到了极限,几乎是一闪身就已经来到了周维清面前。 空中旋绕着的星云,竟然在此时也门g上了一层淡淡的暗红色,可想而知大长老此时所释放的能量有多么强横。 周维清原本十分自如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他要迎接的不只是大长老的全力攻击,同时,只要他无法继续控制下面的三长老,这三长老很可能就会自爆成功,到了那时候,以一名天帝级强者自爆的威力,天弓城能否存在都不好说。那里有着他的家人和朋友,他怎能让三长老完成自爆呢? 大长老太果决了,以至于让他在没有机会中寻找到了这一丝机会。 双子大力神锤出现在周维清双手掌握之中,强横的星河圣力令他全身都覆盖着灿烂的金色,胸口处星云全旋转,让周维清看上去整个人都门g上了一层星光。一层暗金色的光晕也从他体内爆出来。 面对燃烧着生命火焰的大长老,一切技能在这个时候都对他无法起作用,周维清能做的,就是硬拼这一击。 双锤抡起,悍然砸落,星河圣力全面爆的同时,依旧不忘控制着下面的三长老。 形容起来虽慢,可实际上就是大长老燃烧起生命火焰的下一刻,就已经和周维清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但是,他们的这次碰撞,却没有惊天动地的声音和能量波动。正相反,两人相撞的刹那,只是出噗的一声轻响。 暗红色火焰瞬间席卷,就将周维清的身体笼罩在内,其中还有大长老歇斯底里的哈哈大笑声。 “子,让你给老夫陪葬,我烧死你,再将这毁灭火焰自爆,你们全都要死、全都要死——” “你在白日做梦么?” 外面的人看不到周维清和大长老交手的情况,在那恐怖的毁灭火焰内,周维清的双子大力神锤正是砸在了大长老的双肩之上。但诡异的是,他那么强横的力量,竟然没能对燃烧着生命火焰的大长老构成什么影响。反而是被大长老的生命火焰黏住了,恐怖的火焰就是顺着双子大力神锤在一瞬间席卷上了周维清的身体,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的。 大长老燃烧着的面庞已经变得一片焦黑,能够看到的,就只有那双充满了怨毒的眼眸。眼看着周维清被包括在他那恐怖的毁灭火焰之内,他心中才出现了一丝敞快。 到了这时候,他还怎能想不到这一切的罪魁祸呢?从一开始,自己就上当了,一直在被周维清牵着鼻子走。大长老可以说恨透了这个年轻人,定要拉着他陪葬。 “哎——”一声幽幽长叹从被毁灭火焰笼罩中的周维清口中出。 大长老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动从下方传来,推动着他和周维清的身体升到更高的天空。 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大长老不禁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痛叫:“老——三——” 血红狱三长老,此时已经无法回答他的话了,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化为了一团肉泥。 三长老万万想不到,那腾起入空,准备救援周维清的六绝帝君龙释涯和邪帝巫云月会突然掉转方向,向他动了全力攻击。 三长老就像周维清担心的那样,随时做好了自爆的准备,大长老燃烧生命火焰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已经完全红了。在四大长老中,就属他脾气最为暴躁,眼看着自己三个兄弟都无法活命,他还哪顾得上其他。只要能够自爆成功,血红狱这些人定然有能够逃回去的。他要与自己的兄弟同生共死,更是要尽可能将周维清这些人全部杀死在这里。 因此,他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周维清对他的控制一放松,他依旧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爆。 可惜,一切的剧本并不是按照血红狱两位长老的希望而进行。原本救援周维清的两大天帝突然掉转身形,对三长老动了全力攻击。别说他被打了个猝不及防,就算有所防备,现在的他哪还挡得住两大巅峰天帝啊! 邪帝和六绝帝君都有着周维清星河圣力的增幅,而三长老则是一直在消耗,更是被周维清的星河光云射下的光芒笼罩,相当于是被周维清的星核圣丹控制着他的天丹,在这种情况下,他能挥出几分实力? 毫无悬念,三长老终究没能完成这场自爆,在两大天帝的绝杀之下,化为了肉泥。当然,他的临死一击,也让龙释涯和巫云月再次喷血,付出轻伤的代价击杀一名天帝,这绝对是值得的买卖。 龙释涯和巫云月竟然没有去救援周维清而是选择灭杀三长老,这是他们的本意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对于他们来说,周维清的生命可远远要比那血红狱三长老重要多了,他们之所以如此选择,正是因为得到了周维清的传音啊! 天空中,两团夺目星光骤然爆,轰隆一声巨响,大长老的惨叫声伴随着大片生命火焰四溅出现。 星光在空中旋绕一圈,周维清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看上去,他竟然毫无伤,手持双子大力神锤,神威凛凛的漂浮在半空。 “不可能、这不可能……”大长老的声音中充满了不甘,此时他依旧是一团火焰的模样,但他的身体机能也在不断燃烧中逐渐衰弱,更是受到了周维清强横的星河圣力一击,已经再不出刚才那样的最强攻势了。 “让你做个明白鬼吧。”周维清淡然一笑,“如果你选择别的方式如此孤注一掷的向我动攻击,我就算能够挡住,也必定会受到重创,必经,这星河之力我还不能完美的使用。可惜啊!你之前怎么责怪那天泪来着,你也忘了,我是火属性免疫,是真正意义上的免疫。至于你那本命火焰中附带的毁灭属性,又岂是我创造圣力的对手?” “哎,只是可惜了你这颗相当不错的天丹。再见了,长老阁下。” 浓烈的星河圣力从周维清双锤之上席卷而出,将大长老残存的生命之火笼罩在内,星云旋转,大长老的生命气息在短短的时间内被完全磨灭。可惜的是,他的天丹因为燃烧本命之火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效用,无法进行星河反馈了。否则以大长老的修为,他的天丹必定能够让周维清更进一步。 目光转向下面的战场,周维清双锤在自己身体两侧横摆,星河圣光洒落,化为七道光柱,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将血红狱残存的七名天王级强者全部笼罩在内。 这光芒比之前针对三长老时要暗淡一些,但对付这些天王级强者却已经是足够了。周维清做的,就是不给他们有任何自爆的机会。无法自爆,他们就无法逃生。他刚才对大长老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了他不会留下一个活口的决心。 “杀。”冰冷的声音从周维清口中吐出,有着星河圣力的限制,己方众人再无任何顾忌,全部动起最强攻击。 龙释涯和邪帝巫云月随手解决了几个想要逃窜的残余后,就加入到主战场之中,有着两大天帝的存在,这些血红狱强者还能有什么机会? 一道道星光射入高空,直奔那璀璨而绚烂的星云而去,这也预示着这场战斗的结束。 看着周围一片宛如经历了天劫般的场景和那一堆堆碎肉,天邪教众人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在天邪教这六名天王级强者中,还包括冥昱、冥花的父亲冥武在内。 所有人最终的目光都落在了天空中的周维清身上。他们的眼中都多了几分疯狂,那说不出是崇敬、震撼、羡慕还是嫉妒的情绪充分显现着他们此时内心强烈的情绪波动。 当跟随周维清、邪帝巫云月以及六绝帝君龙释涯来到这里看到那么众多的血红狱强者时,这些天邪教天王们都已经有了必死的觉悟。他们并不知道周维清安排的战术是什么,自然是半点信心都欠奉。要不是出于听从教主命令以及天王级强者的尊严,说不定就有人想要逃跑了。 而在战斗还没开始之前,周维清一系列的谄媚、商谈、赌约,更是弄得这些天邪教强者们不明所以,完全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要干什么。他们甚至连周维清是什么修为都不清楚,邪帝巫云月也没有告诉他们。 巫云月想的很清楚,这一战能度过去,真能赢了,那么,无论什么条件自己都答应周维清,要是过不去,还说那些有什么意义? 而在接下来周维清一系列的表演中,天邪教强者们是看的目瞪口呆。他们完全无法想像,一名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展现出了心xing、实力、计算等种种强大的能力。不但是将对方耍的团团转,己方两名天帝级强者也可以说是一直都听从着他的指挥,也正是在他的指挥下,将众人带向胜利。 赢了,竟然真的赢了,而且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完胜,虽然己方无不是身带伤势,可是,却一个死亡或者残废的都没有。 他们面对的可是拥有毁灭属性的血红狱四大天帝和八大天王啊!就算不计算那些天宗级强者,这些力量也比当初攻击他们天邪教的时候要强大的太多了。而这场完胜的根本关键,就在于周维清一个人,周维清身上所散出的耀眼光芒甚至让他们将六绝帝君龙释涯都给无视了。 别的不说,单是周维清那星河圣力彻底压制了毁灭属性,就令这些天邪教强者们心中充满了敞快的感觉。没有毁灭属性的压制与联合,他们各自的战斗力就能完全挥出来,还怎么会惧怕那些血红狱的人呢?最后的战斗也完全印证了这一点。 周维清依旧悬浮在半空之中,一道接一道的金色光芒从星空反馈后照耀在他身上。此时众人隐约能够看到,一缕鲜血从周维清嘴角处流淌而下,不禁都有些担心起来。 面对血红狱的毁灭属性,唯有他的星河之力才能抗衡啊!要是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下次再遇到血红狱强者不是还没抗衡么?丹顿帝国的突然崛起自然和血红狱有着极大的关系,血红狱的实力也绝不仅仅是派来的这些人,虽然这次已经可以说是让血红狱伤筋动骨了,但谁也不能肯定下次遇到的血红狱强者数量是多少。 是的,周维清受伤了,他是在大长老燃烧本命之火后受伤的,没错,大长老的火焰再强,只要没有过天神级的层次也不能破掉周维清的火属性免疫,而毁灭属性也被星河圣力的创造所压制,可是,千万不要忘记,那霸道无比,以必死信念释放的毁灭之火,还能够攻击人的灵魂。 周维清的伤势也正是从灵魂而来,只不过之前因为他怕影响士气,所以才一直强忍着,此时战斗已经结束了,在释放了星河反馈之后,也是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眼前一阵黑,头晕目眩的感觉令他悬浮着的身形都有些不稳定了。 幸好,周维清自身的灵魂层次早已经进入到天帝级,甚至更高。他自己也不知道灵魂强度达到了怎样的程度,巨龙辉耀的辅助增幅以及在他凝聚圣丹之后的自我提升,都让他的灵魂之力持续攀升。再加上他在最短时间内就解决了大长老,所以虽然受伤了,但却并不致命。 但是,就在下一刻,周维清的身体却在空中剧烈的颤抖起来,一连串不稳定的金色光芒从他体内爆而出。 不好。这一次,周维清是有些害怕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将最后这几名天王以及三长老的天丹在这个时候进行星河反馈。因为,之前他就已经达到天王级巅峰的境界了。又得到了一名天帝和七名天王的星河反馈,一瞬间就将他的修为提升到了令一个层次。天帝。 是的,就在周维清灵魂受创的情况下,他的修为却要晋升天帝级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晋升天帝,那自然是大好事,达到新的层次的星河圣力,其强大程度恐怕只有周维清试验过才知道。可是,以他目前的情况,却是极大的危险。 无论是从九珠修为突破到天王级还是从天王级突破到天帝级,那都不是简单的修为提升,也不只是天丹上的变化,而是从里到外,从头到尾,从灵魂到**,从筋脉到骨骼的全方位提升。 在这种提升过程中,虽然承受到的痛苦并不强烈,但却是一个升华的过程,受创的灵魂进行升华,那可就是有崩溃的危险啊! 怎么办?在这个时候,周维清也有些懵了,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自然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那反馈而来的星河之力是不可能退回去的,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化了。灵魂自然也是开始了升华的过程,剧烈的疼痛随之出现,周维清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已经开始一阵恍惚,灵魂漩涡剧烈的旋转过程中,一道道裂痕不断的出现在自己灵魂深处,他的神志甚至都开始有些不清醒了。 六绝帝君龙释涯与邪帝巫云月也一直在看着周维清,从他们的角度看,受到星河反馈之后,周维清身上的金色光芒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那灿烂的亮金色上渐渐开始出现一层淡淡的红色与之融合,变成更加绚丽的赤金色,而他整个人身上所散出的气息也变得越强横起来。 他要进阶了?要进阶天帝级了?龙释涯和巫云月都看呆了。 要知道,这场战斗刚刚开始的时候,他也不过才是天王级高阶的修为而已,一场战斗之后,竟然就这么提升天帝级了,当初他们提升天帝的时候无不是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完成,周维清的提升度已经完全颠覆了他们对于天珠师的认知。 “不对,他的情况不对。”龙释涯对自己的宝贝徒弟自然要比巫云月了解的多,第一时间就现了周维清情况的变化,此时的周维清虽然在升华过程中,脸色却苍白如纸,身体更是在不断的颤抖着,悬浮在空中的身形以及他身体上散出的赤金色都显得极不稳定,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似的感觉。 这绝不是正常天王级晋升天帝级所应该体现出来的情况,龙释涯顿时脸色惨变,对于他来说,就算是干掉血红狱所有人也无法和自己宝贝徒弟的安危相比啊! 隐约中,龙释涯也能猜到,周维清一定是因为之前和大长老的拼斗而出了问题,虽然他不能肯定周维清的问题是出在什么地方,但身上有伤,而且伤的不轻的情况下强行晋级对于一名天珠师来说,很可能带来毁灭xing的灾难。 最让六绝帝君痛苦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偏偏没有任何办法去帮助周维清。要是周维清修为还低,譬如是个六珠突破七珠的时候,以龙释涯的修为还能够帮助他一下。可现在的他,已经是要提升到天帝级了,而且还是拥有星河圣力的天帝级,在这种情况下,龙释涯自问根本无法对周维清做些什么。周维清在修为上的提升,很可能会变成一种强大无比的存在。而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去打扰他只会加他的危机,更是会受到周维清的星河圣力反噬。 就在龙释涯大惊失色,急切万分的时候,远处,两道身影从半空中闪电般而来,这两道身影来的度极快,而且像是连接在一起的,一双巨大的青金色羽翼不断拍打之中,很快就来到了战场正上方。 “什么人?”巫云月爆喝一声,就要作,却被龙释涯一把抓住了。 “自己人,他们是来帮助维青突破的,大家都不要轻举妄动。”龙释涯的话让一众天邪教强者们这才平静下来。 两道身影很快抵达周维清面前,那巨大青色双翼的主人猛然一甩,将怀中抱着的另一人抛向周维清。 说也奇怪,周维清那么强烈的金色圣力,对于这两个外来者居然没有任何排斥。 那被甩出的也是一名女子,一身白色长裙在空中飞荡中飘起,宛如仙女下凡一般。 几乎是一闪身,她就已经来到了周维清面前,毫不犹豫的张开双臂,紧紧的搂住了周维清的脖子,同时抬起头,ěn住了他的双bsp;这突如其来的二女,自然就是上官冰儿和天儿。 她们虽然没有参与这边的一战,却和天弓帝国强者们一直关注着这边,这边尘埃落定之后,战斗的轰鸣声自然为之消失了,但空中的星云光芒却依旧存在。 就在这个时候,天儿突然有了强烈无比的感觉,感觉到了周维清情况的不妙。她和周维清身上的圣力是两人共同修炼出来的,冥冥之中自然有心意相通的能力,更何况是在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因此,天儿在第一时间就让上官冰儿将她送了过来。 当天儿双住周维清的一瞬间,周维清身体的颤抖顿时变得更加剧烈了一下,但下一刻,他的双手就环绕上了天儿纤细的腰肢,强横无比的赤金色光芒直接围绕着他和天儿旋转起来,甚至将上官冰儿也席卷了进来。 这些星河圣力自然不会伤害二女,因为她们体内也是充满了圣力的,虽然不像周维清这么强大,但这些同源的能量又是创造之力又怎会相互伤害呢? 上官冰儿和周维清前往玄天大陆一行也是跟着他修炼习惯了,这样的好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双翼张开,维持着自己身体的漂浮,同时感受着周围强大的星河圣力修炼起来。 另一边,天儿和周维清的情况就是另一种了。 周维清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即将晋升天帝的庞大星河圣力向天儿体内渡去。 得到周维清这庞大能量的注入,天儿的娇躯顿时变成了赤金色。周维清现在的神志已经有些不清醒了,更何况还是在天儿主动的牵引下,他完全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伤害到天儿肚子里的孩子,他已经没有判断的能力了,只是下意识的找到一个宣泄的地方。 更加奇异的一幕下一刻上演了,伴随着天儿的身体变成了赤金色,天儿的腹处竟然亮了起来,一层谁也没有见过的奇异白色就从那里出现。 那是一个的光团,呈献为纯洁无暇的白色,当那一点白色出现的时候,周维清那么强大那么高等的星河圣力居然为之黯然失色,所有的赤金色几乎就在那一瞬间都变得更加平和起来,它们似乎也不再是以周维清为中心,而是以那一团的白光为中心进行盘旋起来。 体内庞大的晋升圣力离体而去,周维清终于松了口气,他的灵魂也平稳起来,他需要的就是有时间来修复自己的灵魂。这个过程并不困难。 下意识的睁开双眼,周维清就看到了被自己ěn着的天儿,顿时,他的身体猛然一震,眼中充满了骇然和痛苦。自己怎么会将那么庞大的能量注入到天儿体内啊! 如果天儿没有怀孕,这样做只会对天儿有好处,因为天儿会从中得到自己的能量。圣力是两人一同创造出来的,对于这些圣力,天儿根本不会有半分排斥。可现在的情况却不同,天儿已经有了身孕,突然收到这么庞大的能量冲击,会不会伤及胎儿?如果真的是那样,周维清必将痛悔一生。 但是,周维清也很快就现了不对,他惊讶的现,一股令他全身为之舒爽,仿佛回到了宇宙核心一般的特殊能量就从自己怀中的天儿身上不断释放而出。 这股能量很微弱,但它的至高无上却是毋庸置疑的。所有星河圣力似乎在这一刻都成为了它的子民,就连天空中的星云也在这一刻停止了旋转,庞大的星河之力从天而降,将周维清、天儿和上官冰儿三人全部笼罩在内。 这些星河之力可不正是星河反馈的能量么?可是,这一次周维清可并没有使用天丹进行反馈啊!这些能量完全是空中那无数繁星自行赠送给他们的。 那柔和的能量先就围绕着周维清和天儿盘旋起来,周维清破损的灵魂在这股星河圣力的注入下,几乎是下一瞬间就回复了正常。 周维清现,这股圣力与自己之前释放的星河反馈不同,在金色的星光之中都带着一丝淡淡的白色,尽管这白色很淡很淡,但正是它的作用才让自己的灵魂快修复成功,否则的话,周维清都未必能够现这一丝特殊能量的存在。 紧接着,之前他注入天儿体内的赤金色就已经倒灌而回,令周维清的身体重新被渲染成了赤金色的光芒。 由于周维清和天儿身体是紧紧相贴的,因此,能够看到天儿腹处散出那奇异白色光芒的也就只有空中仅在咫尺的上官冰儿一人而已。 嗯更了,这是说好的。新的一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