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晋级天帝!(下) - 天珠变

第二百七十二章 晋级天帝!(下)

第二百七十二章晋级天帝! 周维清这一生岳父大人将巫云月彻底唤醒了,是啊!这个年轻人终究是自己的女婿,将天邪教交给他,而且未来的继任者将是自己的外孙,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而且,这个年轻人的未来不可预知,但可以肯定,只要他能一直活着,未来必定会成为超越雪神山主,需要自己仰望的存在。 “好,那就这么定了。月寒那孩子,一颗心也早就在你身上。维清,好好对她。以后在si下里我还是叫你名字,当着众人的时候,再称呼你教主吧。”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那我们的无双教就在今天成立了。岳父大人,我知道您心疼自己一生的心血,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您,您今天所作出的选择绝不会后悔,不久的将来,我们无双教一定会成为浩渺大陆最强的存在。真正意义的第一圣地。” 巫云月的身体略微颤抖了一下,眼中散发出夺目光彩,重重的向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稍候我会让冥昱将天邪教还存活人员的名册给你,以后,他们就全都是你的属下了。” “多谢岳父大人成全。”周维清微微躬身,向巫云月行了一礼。 巫云月向他点了点头后,站起身走了。他需要时间来添舐自己内心的伤口。 作出这个决定对他来说是艰难的,但他也深信,自己的决定是最为正确的。至少,在几大圣地中,只有他能将自己以及圣地完全和周维清捆绑在一起。自己的女儿或许是后来者,但自己的诚意却是浩渺宫和雪神山所无法相比的。或许,就在不久后的圣地大比上,就能看出成效吧。 “谈完了?”龙释涯那充满磁xing的熟悉声音响起,光影一闪,他那圆滚滚的身体已经出现在房间之中。 “老师。”周维清恭敬的给老师见礼之后,笑呵呵的扶着龙释涯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我怎么觉得你小子笑的那么yin险啊!”龙释涯没好气的笑骂着。 周维清嘿嘿笑道:“怎么会是yin险呢?就算有,也是您教的啊!我可是您的徒弟。” 龙释涯没好气的道:“少来这套,我可没教你这些。你这小子机灵诡诈的,全都是木恩教的。我没找他算账已经算是便宜他了。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你老爹很是高瞻远瞩。虽说你这臭小子经常会做些丢人的事,但至少这样的生存能力会更强。说吧,有什么事求我。别用这种笑容对着我,老子心里发虚。” 周维清一脸谄媚的道:“老师,您真是了解我啊!其实吧,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我觉得您一把年纪了,总是到处流浪也不是办法。作为您的徒弟,我可要为您养老啊!您就留下来吧,这次别走了好不好。我一定努力,多让您几个徒弟媳fu生几个孩子在您膝下成欢。您看如何?” 龙释涯哈哈一笑,道:“少来这套,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你忽悠的邪帝把天邪教让给你做无双教,是指望老子给你撑门面吧。” 周维清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老师,您能预知未来么?不过,我可不是让您撑门面啊!弟子只是想尽尽孝心嘛。您就给我这个机会吧。再说了,我的不就是您的,只要您愿意,咱们这无双教教主自然是您来做了。” “呸,少来这套。让我给你做教主,岂不是把老夫栓死了?不干、不干,老夫自由了一辈子,临老临老的难道还要给你这臭小子打工不成?” 龙释涯翻着白眼,丝毫不理会周维清那一副苦苦哀求的模样,对这小子他实在是太了解了,才不肯上当呢。六绝帝君自由了一辈子,几乎所有圣地都邀请过他,他却从未动心过。而且自己这弟子现在羽翼已丰,他觉得自己留下来也没太大用处,不过对于周维清说的让他安稳下来养老,多少他也有些动心,毕竟,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就算有周维清的圣力焕发青春,但他的心态却早已不再年轻。 周维清看着老师,突然变成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老师,您可不要逼我。” 看到周维清突然摆出这么一副模样,龙释涯愣了一下,哼了一声,笑骂道:“别装了,老子逼你又怎么样?老子还就逼你了。” “您这是逼我出绝招啊!”周维清一脸愤懑的道。 龙释涯惊讶的看着他,“你能有什么绝招让我就范?快使出来让老子见识、见识。我还不信了,老夫这辈子还没收到过谁的威胁呢。你这小兔崽子难道能破例?” 周维清脸上愤懑的神sè骤然一收,叹息一声,道:“好吧,还是您厉害,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我本来还打算从我以后的孩子中选出一个跟您姓龙,过继给您当亲孙子。可您都不愿意留下,我这点孝心看来也是尽不到了。您要走就走吧,既然您向往自由,我这做徒弟的也不好阻拦,是吧。” “这还差不多。”龙释涯得意洋洋的笑道,突然,他脸上的féi肉骤然一僵,一把拉住转身就要出去的周维清,“等、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孙子、爷爷的,我没听清楚。” 他只顾着得意了,自认为周维清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地方,只是隐约听到他说了什么,此时这一回味起来,脸sè顿时变了。 周维清笑眯眯的道:“没事、没事,反正您也要走了,说与不说都和您没什么关系,没听清楚就算了。老师,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魂蛋小子,你敢跟老夫耍赖?快说,不然别怪老夫对你不客气,哼哼。”龙释涯比了比自己肉呼呼的拳头,当然,他自己都觉得这威胁没啥效果,别的不说,周维清现在的修为,恐怕他已经应付不了了啊! 周维清转过身,面对老师,这一次,他脸上所有嬉笑都收了起来,噗通一声,跪倒在龙释涯面前。恳切的道:“老师,我真的很希望您留下。并不是为了要让您帮我支撑无双教。您已经一百多岁了,流浪一生,我希望能给您一个家,让您留下来。可以说,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弟子、弟子,您没有孩子,我就是您的儿子,以后我的孩子就是您的孙子,您就留下来让我尽尽孝心吧。什么都不需要您做,只要享受天伦之乐就行了。以后我会让我的一个儿子跟您姓龙,做您的亲孙子,传承您的姓氏。可以么?” 龙释涯呆呆的看着周维清,他当然能够感觉得到,现在的周维清绝不是在演戏。 他的一只手搭在周维清肩膀上,周维清吃惊的发现,以老师的修为,他的手竟然在颤抖,赶忙抬头看向龙释涯。 “老师,您没事儿吧?” 龙释涯看着他,眼中泪光隐现,嘴唇嗡动了半天,却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老师,您别吓我啊!”周维清赶忙凑过去,给龙释涯顺着胸口,小心翼翼的把圣力注入进去。 龙释涯脸上féi肉牵动了一下,“维清,你不是逗我老头子高兴吧?真的不是开玩笑吗?” 周维清哭笑不得的道:“老师,我人品就这么差么?我都这么郑重其事的了,还怎么能是开玩笑呢?” 龙释涯没好气的道:“你当时偏血红狱那群人也是情真意切的,结果还不是都被你玩死了。” “您怎么能和他们比啊!老师,我真的不是和您开玩笑。只是想要好好的供养您一直到老。” 龙释涯抬起双手,用力的抓住周维清双肩,泪水流淌儿戏啊,“谢谢你,孩子。我已经快九十年没有感受过家的感觉了。以后老师这条老命就交给你了。” “老师……” 周维清大喜过望,用力的给了龙释涯一个大大的拥抱。 龙释涯的情绪似乎平稳下来了,抹掉眼泪,道:“去吧,你断师叔找你呢。你也成就天帝了,尽快把恨地无环套装最后一件也凝形了。” “师叔找我?”周维清松开双臂,看着脸sè已经平静下来的龙释涯,赶忙道:“老师,那我赶快去了。” 周维清对于断天浪的尊重,一点也不比自己老师少。听到断师叔难得的找自己,自然是不敢怠慢。 龙释涯挥挥手,示意他赶快前去。 周维清这才转身而去。他刚出了门,就听到背后好像想起一声实在说不上动听的欢呼,“哇哈哈、哇哈哈,老子有孙子了,老子也有后代了。哇哈哈。” 周维清听到这个声音,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对于自己的老师他实在是太了解了,虽然龙释涯崇尚自由,但没有家人和亲情一直是他最大的遗憾,周维清身为徒弟,自然要为老师弥补上这份遗憾啊!他五个老婆呢,以后孩子还能少的了么?再说,就算姓龙了,不一样也是他的儿子。 再求推荐票,为了下周一的六更,推荐票砸起来!!要不,今天先来个三更好不好?用你们的推荐票告诉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