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邪帝显威(上、中) - 天珠变

第二百九十章 邪帝显威(上、中)

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之声在空中响起,半边天空都变成了金色。一颗巨大的金色光弹从他双掌托举的动作中暴射而出,直取对手。 另一半的天空则在刹那间变成了黑色,强横的毁灭意念几乎是瞬间就挡住了虎王身上神圣气息的蔓延与扩张。 血红狱天帝虚空一步跨出,右拳简单直接的迎面轰击,轰隆一声巨响,半空中的金色与黑色同时剧烈波动起来。 虎王爆发出的那颗神圣光弹应声破碎,化为点点金光消失不见,更为可怕的是,那黑色的毁灭气息竟是瞬间反卷,完全无视神圣属性的一切特性,竟然疯狂的吞噬起来……几乎只是瞬间的工夫,双方之间的优劣就已反卷。 这股毁灭能量的强横,已经超过了许多人的预判,至少在周维清的意识中,还从未见过这么强大的毁灭属性。 如果说,最早他在沈小魔他们身上看到的毁灭属性只是在他们自身属性中加入了一丝而已,那么,现在这血红狱天帝所施展的毁灭属性就已经是纯粹的毁灭属性了,就像自己的圣力一样。周维清甚至猜测得到,就算这血红狱天帝没有凝结出与圣丹相对立的灭丹,至少他自身的毁灭之力也占据了全部天力的一半以上,而且整体的浓度远非以前那些血红狱强者所能相比,唯有最后出现在天弓城偷袭他的那些血红狱杀手在这毁灭之力的浓度上和他差不多。但那些杀手只是天王级,眼前这个却是天帝级。实力上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毁灭属性的强横,令雪神山顶观战的众人脸色都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化雪傲天的脸色也随之变得严肃起来。 毫无疑问毁灭属性的出现,已经完全颠覆了原本四大圣属性领袖天珠师所有属性的规则。 属性上的劣势在战斗中一下就显现了出来,虎王雪傲影的实力实际上与之前的云若雨相比,都还是略有几分差距的。他之所以一上来就发动强攻,就是要借助之前云若雨,消耗了对手一定天力的情况下不给对方回复的机会。 可现在看来,对方一点也没体现出之前的消耗,而且似乎比对抗云若雨的时候更加强大了。毁灭属性完全释放出来,恐怖的威力令虎王脸上一下就变了颜色。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在这毁灭属性之下,空气中各种属性元素全部在被其疯狂的能残、蹂躏、毁灭着。在这毁灭的过程中,反而会令那毁灭属性越来越强大。就像是吞噬一切的黑洞伴随着不断的吞噬来增强自己覆盖面积一样。 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响起虎王的身体在空中倒飞而出,也就在这一刻,空中之前的金色竟然已经是荡然无存,整今天际都变得暗了下来,要不是这毁灭属性还没有将整今天空都笼罩,远处还能提供一些光线的话恐悄这雪神山顶就要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了。 虎王在空中闷哼一声,整个人横飞而出,身上那炫酷的传奇套装之围绕着一道道黑色光芒,似乎正在不断向他侵蚀着也幸好有这传奇套装的存在,否则刚才这一击恐怕他就要身受重创了。 到了天王级以上的层次,很多技能上的技巧作用就被无限的削弱了,比拼的就是实力的雄厚以及属性上的优势。技巧也不是没有,但却不是最重要的。 很明显双方的实力其实相差不多,但在属性上,虎王却是太吃亏了。看他那样子,显然是已经要坚持不住了。 雪傲天脚下的步伐似乎略微移动了一点,焚天则走向他微微一笑,道:“雪兄不用担心,我属下是不会下杀手的。我们之间又不是敌人。” 雪傲天眼含深意的瞥了他一眼,道:“这毁灭属性果然是强大啊!焚天,你究竟是从何处得到如此强大属性,更是令你血红狱全都具备了这属性的能力?” 焚天呵呵一笑,道:“等此次圣地大比结束之后,我再跟雪兄详述吧。只要我们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就算与雪兄共享这毁灭属性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以雪兄天神级的修为,要是再掌握了这毁灭属性的强大,恐怕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强者了。” 雪傲天眼神之中光芒一闪,似乎是有几分意动了的样子。 焚天心中暗暗冷笑,他当然不愿意以一己之力同对面对浩渺宫和雪神山,所以才要拉拢雪傲天,至于他是否真的要和雪傲天分享毁灭属性,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至少眼前这一战,他可是没打算放过虎王的,其他几大圣地对于他来说,全都是绊脚石,能够解决的越多就越好,他连说辞都想好了,要是虎王战死,他就以属下失手来进行推脱。毕竟,这个层次的战斗,想要留手本来就不容易。 天空中的战斗也正是朝着焚天计划中的方向发展着。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雪傲影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上原本白色的传奇套装此时竟然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可想而知他所承受的攻击有多么强横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血红狱强者突然在空中停了下来,作出一个双手托天之势,只见那天空中铺天盖地的毁灭意念竟然如同风卷残云一般朝着他会聚而去。 恐怖的黑色瞬间就将他演染成了一个身高超过十米的巨人。 这一切都发生的极快,虎王雪傲影好不容易才在空中稳定住身形,下一刻,对方就已经将毁灭意念收回,那十米高的巨人直奔雪傲影扑去。 “住手,手下留情。”焚天在下面大喝一声。装样子总还是要做的,至少他还不愿意和雪傲天翻脸。他很清楚,这一击下去就算雪傲影不死也要受到重创。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废掉虎王而不杀死他。 雪傲天也是脸色大变,但这是圣地大比,哪怕是他天下第一人的身份也不能去干扰比赛,否则其他几大圣地必将对雪神山群起而攻之。 但是,那巨大的黑色身影冲过去的速度实在是大快了,焚天这动声音响起的时候,高空中那巨大的黑影已经狠狠的撞击在了虎王身上。 雪神山的强者们在这一刻都不忍去看,大多数人闭上了双眼。哪怕是和虎王斗争了一辈子的狮王古斯特,此时眼神都不禁一黯。谁都看得出,虎王之前就已经受伤了,而且属性上的差距实在太大,对方这全力以赴吸收毁灭意念的一击落在他身上怎还能幸免?就算是传奇套装,也挡不住这种层次的攻击啊! 哧~~ 天空中一声刺耳的爆鸣响起。 雪神山顶上的焚天此时已经看向了脸色铁青的雪傲天,一脸歉然的道:“雪兄,这是失误,我……正在他准备用说辞来安慰一下雪傲天,至少暂时保住双方同盟的关系时却发现雪傲天原本铁青的脸色突然转化成了惊讶,而且周围也是一片惊呼和不敢置信的声音。 焚天下意识的抬头重新向天空中看去,他看到的,是两团身影同时从天而降。 首先摔下来的就是虎王雪傲影雪傲天身形一闪,就将弟弟的身体接住了,此时的雪傲影面如金纸,竟是已经昏迷了过去,但却是四肢俱全生机未断,看上去只是身受重伤而已。 而另一道身影竟然也是从空中砸落,不需要焚天出手,自有血红狱的人身形一闪,将其接住,赫然是之前血红狱那位天帝级强者。 只不过,他的情况和雪傲影相比,就要凄惨的多了,胸腹之间,一个足有直径尺余的大洞洞穿了他的身体,眼看是不活了。 哪怕是有着一整套自认完美计划的焚天看到这一幕也不禁呆住了。因为之前他是转头向雪傲天说话,所以并没有看到天空中的变化,可眼前这一切他真的是完全无法理解,分明是自己的属下占据了绝对上风,怎么会突然风云变幻,虽然虎王看上去是受到了重创,可自己这得力属下却是直接被龘干掉了。 要知道,血红狱的强者数量也是有些吃紧的,毕竟之前被周维清干掉了不少人,他手下的天帝数量也有限。血红狱的野心可不只是这次圣地大比,而且,他是做好了以一己之力面对其他所有圣地打算的,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损失了一位天帝级顶尖强者,就算是焚天的阴沉也有些承受不住。 “怎么回事?”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向属下问出了这句话。 刚才空中的最终碰撞,可以说是戏剧性的一幕,其他人都看得清楚,眼看那血红狱天帝所幻化的巨大身影狠狠撞击在雪傲影身上的时候,原去脸色苍白,似乎下一瞬间即将殒命的虎王,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道刺目金光。 这道金光竟然强行破开了那强大无比的毁灭奥义,一击得手,硬是将血红狱天帝的身体捅了个对穿。而虎王则也受到毁灭能量余波的碰撞,所以两人才是一起从空中掉下来的。 听了属下们的汇报,焚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毁灭能量要是这么好破,他凭什么代领丹顿帝国轻而易举的击溃格里菲诺帝国,并且堂而皇之的来到这里,准备利用这场圣地大比来彻底改变大陆局面? 雪傲影那时候分明已经落在下风,而且还已经受伤了,就算他没有受伤,全力以赴硬拼,也不可能破的了毁灭能量才对,双方的修为本来就相差不多,属性上又是绝对劣势,任何技能在那种时候都已经没有作用了才对啊! “焚天,我想,这应该是傲影的失误,你也看到了,生死攸关之下,傲影也不得不全力以赴。对于你属下的死,我深表遗憾。”雪傲天的声音在焚天耳中响起,那语气,似乎还真带着几分歉然,但当焚天回身看向雪傲天的时候,却从他脸上一点歉意都没找出来。 焚天下意识的攥了下多头,险些发作出来。但他终究还是忍了下来,无论怎么说刚才这一幕他都不占理毕竟是他的属下发出致命一击的。虽然他还没弄清楚最后是怎么回事儿,但至少现在还不到和雪神山翻脸的时候。 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这也不能怪虎王圣地大比,本就是生死一瞬。不过,看起来,虎王是没办法继续出场了。这一战,我们也算是两败俱伤。不过,我的人死了,应该败的算是更彻底一些。就由我的人先进入循环,雪兄也派出第二个人吧。” 雪傲天点了点头,和焚天各自派出一人。焚天派出的,依旧是一名天帝级强者而令人惊讶的是,雪傲天竟然只是派出了一名天王而已。 对于这样的排阵,其他几大圣地之主并不意外,毕竟,雪神山最强的力量就在雪傲天本人身上,他们的整体实力一直不算太过强大所以,利用天王级强看来进行过度是必然的情况。 雪神山与血红狱的两败俱伤,令浩渺宫占了便宜,至少他们这第一场派上的炮灰天王能够令浩渺宫在接下来的循环位置依旧保持在第四。可惜他迎接的却是邪帝巫云月。 天帝对天王,除非是遇到像周维清那样的变态,否则又怎会有什么悬念呢? 巫云月根本没有耗费几分力气,就轻而易举的获得了他的第一场胜利。 到了这时候,圣地大比的第一轮也就此结束第一轮最后的胜利者赫然就是无双教,当然,在焚天看来,无双教凭借的更多是运气,如果自己派出的那名天帝不死,巫云月未必能讨得了好。 圣地大比是没有任何休息时间的,接下来,巫云月迎接的,就是第一轮战败来自有情谷的挑战。 有情谷第二轮派上的依旧是天帝级强者,面对巫云月他却明显有些紧张,当双方同时升空的时候,他的身形就明显落后于巫云月。 这也难怪,巫云月乃是当初天邪教之主,虽说天邪教在整体实力上逊色于其他四大圣地,但要论个体的战斗能力,巫云月的修为却是其他几大圣地谁地不敢轻忽的。邪属性的威力相当强横,更何况还要配上黑暗与生命两大上位属性。巫云月的实力就算是面对上官天阳穿戴着浩渺无极套装时也有一战之力,又怎会是普通天帝级强者所能抗衡的,而且,在上一战面对浩渺宫那炮灰天王的时候,巫云月并没有过多的消耗。 整今天空都随着巫云月的升空而变成了灰蒙蒙的颜色,空气中原本的冰冷也随之变成了阴冷,巫云月的脸色看上去很平静,但在他的眼神之中,却充满了凶悍之气。 对于这其他四大圣地,他是一个都没好感,要不是他们的逼迫,天邪教怎至于沦落到需要投靠别人?此次来参加圣地大比,代表无双教第一个出场是他主动请缨的,他也没想过自己要坚持多长时间,只是他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这种状态下的邪帝,无疑是非常可怕的。 周维清的圣力虽然没能帮助巫云月顺利突破到天神级,却也让他距离天神级那个层次更进一步,只差最后一丝而已。这还是因为之前巫云月旧伤严重,圣力更多的是起到了疗伤作用所导致的。 有情谷那名天帝级强者在空中与巫云月遥遥相对,扭曲的光芒令他在空中也占据了一席之地,只不过,相比于巫云月那铺天盖地的邪恶属性,他就显得弱势的多了。这位有情谷的天帝,不过是天帝级中阶修为而已。 “邪帝,请。”在光芒闪耀中,八件套传奇套装上身的同时,这位有情谷天帝向巫云月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巫云月甚至根本没有回答他的话,下一瞬间他就动了。浓烈的灰色光芒从他体内几乎是爆出来的,就在那灰色气流爆出的同时,巫云月全身都涨大了一圈,双眸瞬间就变成了血红色,一头披肩长发也变成了渗人的灰色。 邪魔变。没错……上来,巫云月竟是就用出了邪魔变。甚至连试探都没有。 砰~~,空气中一声恐怖的爆炸声响起,巫云月就像是炮弹一般,直奔那有情谷天帝冲去。灰色宛如晶体般的九件套传奇套装覆盖全身,在他右手之中,一柄灰色晶体凝结而成的长剑在空中带起一道流光,一闪而逝。 邪帝套装,这身传奇套装虽然只有九件,但却是历代邪帝所穿戴,在传奇套装的九件套之中,乃是巅峰的存在。 凡事拥有邪属性的天珠师,信奉的都是邪神。周维丰最能感受到邪帝此时所动用的能力。他手中那柄灰色长剑,可不正是模仿的邪神剑么? 站在原地的周维清似是无意的看向有情谷主黄星云,黄星云在看到巫云月一上来就用出邪魔变的时候,明显一惊,紧接着他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友隆 就在这时,天空中仿佛响起一个炸雷一般,到了天帝级这个层次,彼此之间的交手反而要直接的多,至少也要是拥有天技映像级别的技能才能对彼此有作用,但那种层次的技能想要瞬发可就不容易了。因此,一般来说,天帝级这种层次的交手更多的都是硬拼,纯粹的拼实力,拼属性,还有战斗的经验和一些特殊的技巧。 有情谷天帝面对巫云月似乎一上来就是全力以赴的进攻,吃惊之下,手中同样也是一柄长剑作出上挑的动作。 扭曲的时间属性令他身体周围的光线都出现了错乱的痕迹,一个是为了迷惑邪帝,另一个就是为了利用时间错乱的效果来打乱邪帝进攻的方向。 可惜的是,在修为上他和巫云月的差距实在是不小,更何况,在使用了邪魔变之后,巫云月不只是身体全面提升,而且,那冰冷感知的效果也放大到了极致。 邪帝之钭从一个很狭小的缝隙狠狠的切入了时空错乱之中,正好斩在有情谷天帝的剑尖之上。 那声轰然巨响就是由此而来。 关键时刻,天帝级强者的实力就发挥出来了,那有情谷天帝宛如触电一般,全身剧烈颤抖了一下,巫云月这一剑他是不可能完全承受下来的,邪属性的侵蚀何等可怕? 但是,下一刻,他的身体竟然悄然分开,一个他自身的虚影就在邪帝之剑下破碎,但他本体却已经向后平移十米开外,化解了巫云月绝大部分攻击力。 时间镜像?这可是时间属性的高级技能,由天帝级强者施展出来的镜像并不完全是虚影,能够在一定程度在镜像上保留防御力,从而给本体足够的闪避空间。邪帝巫云月势在必得的一剑就在这种情况下被对方化解了。 一丝厉光从有情谷天帝眼中闪过,他自然看得出,巫云月刚才那一剑根本就是要取他性命的,如果没有时间镜像进行抵挡,不死也要受重创。 巫云月一剑用老,有情谷天帝几乎在后退闪开攻击的下一瞬间,身体就已经再次冲上,周围的空间全部扭曲起来,将他和巫云月的身体包覆在内,此时此刻,只有他和巫云月两个人才知道在这个范围内发生了什么,雪神山顶上的强者们已经无法看清里面的变化了。 有情谷天帝身形闪烁之间就已经贴近到了巫云月面前,身剑合一,直奔巫云月当胸刺去。 巫云月虽然因为一剑用老而略处被动,但他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身随剑走,一蓬浓郁的暗蓝色光芒就从四面八方爆发开来,将他的身体全部笼罩在内,正是生命属性所特有的本命守护。 蓝雨芙蓉,绽放出万千光丝,不但防御,同时也向那有情谷天帝席卷而去,同时伴随着自身的移动,邪帝之剑也作出一个上撩的动作。 又是两更,四更完毕,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