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媚属性(上) - 天珠变

第二百九十三章 媚属性(上)

第二百九十三章媚属性 雪神山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包括雪傲天和上官天阳在内,此时此刻,所有人对周维清都有种看不透的感觉,谁也看不出,他究竟是怎样的修为。他双手手腕上,始终都没有天珠出现过。到了天帝级以上修为,想要掩饰自己的天珠并不是什么难事。 周维清干掉天羽之后,并没有直接从空中落下来,而是在那里很从容的穿戴着他的传奇套装。 一件又一件暗金色光芒不断在他身上亮起,因为光晕闪亮的速度太快,很难辨别出他究竟穿戴了几件传奇套装。但是,最终呈现出的颜色却是暗金色。 传奇套装本身是很好辨别的,只要完成了整套套装,从其散发的气息上,就能辨别出是几件套。但是,如果传奇套装并不完整,只是呈现为暗金色的话,却是很难辨别了。 周维清的情况就是如此,当他完成了传奇套装穿戴之后,一身厚重的传奇套装之上散发着强横的气息。可是,这并不是完整的传奇套装啊! 看到这样的周维清,焚天甚至连心中的怒火都消失了几分,这小子也太诡异了。所有的一切全都不按常理出牌。身为无双教教主的他,竟然连一套完整的传奇套装都没有。可他偏偏又刚干掉了一名自己手下的天帝。他究竟在搞什么? 手握双子大力神锤,周维清在空中喝道:“下一个,上来吧。” 此时,雪神山顶上的强者们才逐渐清醒过来。上官天阳毫不犹豫的道:“这一场,我们认输。”位于循环之中的浩渺宫天王立刻换人,依旧是换上了一名天王。 雪傲天瞥了上官天阳一眼,“我们也认输,换人。”一边说着,他也换上了一名天王。狮王古斯特在雪傲天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雪傲天却摇了摇头。 这一下就又轮到了有情谷的人出场了,黄星云略微迟疑片刻后,道:“我们也认输。”他刚才派上去进入循环的是一名天王,连天帝级强者都那么轻易掉了,让他这天王上场有什么用? 这一切来得都太快了,甚至血红狱还没有因为上一轮天羽的死派人进入循环。 此时此刻,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焚天身上,看他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圣地大比已经进入第五轮了,而无双教到现在为止,才只是出场了三个人而已。 在所有人眼中,似乎无双教也就这么三个人了,可是,周维清的强势表现却让焚天都犯了难。他当然看得出周维清所使用的乃是圣力,毁灭属性的优势在他身上一点都体现不出来。但是,无论是焚天还是黄星云他们,都有一个很大的劣势,那就是对周维清的不了解。 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周维清太过于年轻了,一直以来,都不是他们重视的对象,等到血红狱在他手上吃了亏,焚天开始重视起来的时候,圣地大比已经要开始了。就算焚天对周维清有所重视,可在他心中,一个小小的周维清也不可能跟浩渺宫、雪神山相比吧。 可是,此时此刻,焚天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下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拥有六绝神君龙释涯,邪帝巫云月,再加上眼前这个看不透的周维清,无双教的威胁似乎一点也不比浩渺宫和雪神山要小了。 因此,到了这个时候,如何应对就成了最大的难题。如果沈魔之前不是与龙释涯对抗过了,此时派上沈魔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这样一来,只要沈魔能干掉周维清,那么,无双教就是大势已去。 眼底光芒一闪,焚天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黄星云,这一次,他没有任何掩饰,眼中光芒闪烁,似乎向黄星云传递着什么。 黄星云皱了皱眉,轻轻的摇了摇头。 焚天眼神微眯,沉声道:“沈怖,你上。”他终究还是忍耐了下来。至于这份忍耐还能持续多久,他自己都不清楚。 一名身材妖娆,看上去三十多岁的艳妇从焚天背后走了出来,此女相貌极美,举手投足之间风情万种,眼神轻动之间,妖媚之气自然而然的就会散发出来,袅袅婷婷的走出来时,那纤细的腰肢似乎随时能够弯折一般,就像是一条美女蛇。 “是,狱主。” 沈怖没有快速升空,而是一步步的朝着天上走去,就像是在空气中搭起了一道阶梯一般,她每一步跨出,身体至少会出现三道弯,烟视媚行,那份媚惑,凡事修为较弱的看到,都忍不住一阵心跳加速。 周维清的感受就最为直接了,因为那沈怖的眼神始终都是盯视着他的,周维清从来都不知道,一个女人竟然能将眼神演绎出如此之多的变化。 忽而哀怨、忽而兴奋、忽而羞涩、忽而娇嗔,那每一个细微的眼神,仿佛都牵动着他的心一般。看的周维清不禁略微张大了嘴,就差没有留下口水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人会嘲笑他,因为,雪神山山顶上,流出口水的人已经不少。哪怕是女性看到沈怖的身段、动作,都有种面红耳赤的感觉。 她是沈魔的堂妹,在血红狱,沈怖因为修为的关系,地位不如沈魔,但是,她却是唯一一个,连焚天也不愿意去招惹的人。 沈怖自幼媚骨天生,伴随着修为的提升,她在其他方面表现的都不出色,但一身媚功却与自身天力结合,形成了一种极其特殊的变异属性,血红狱内部称之为媚属性。以前沈怖这媚属性所能魅惑的,还只是修为比自己低的人,而且只能针对男人。但伴随着她将毁灭属性融入到自己的媚属性之后,媚属性大成。形成了她自身独特的能力。她的修为只有天帝级中阶而已,可她的媚属性一旦全面发动,连焚天都有些吃不消。而且,男女通杀。 这次,沈怖跟随焚天来参与圣地大比,是焚天当作一张王牌来使用的,原本是准备用在对付上官天阳或者是雪傲天身上,但周维清的强势表现,却不得不让他提前打出了这张牌。 焚天看上去已经很愤怒了,可是,他内心之中却极为冷静。周维清的风流韵事他听说过一些,而且,作为如此年轻血气方刚的男人,喜欢女人那是天性,因此,他在思前想后之下,还是决定将沈怖派出,来对付周维清。 这么轻易就将沈怖这个杀手锏派出,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焚天对周维清的重视,而这份重视指的是焚天从这一刻开始,已经真正将他当成一名圣地之主来对付了。 之前焚天虽然和周维清也有过碰撞,但那时候,他并为用出全力,虽然感受到周维清圣力的属性和天帝级的实力,在焚天心中,周维清还是远远比不上雪傲天和上官天阳的,但是,随着周维清刚才以**硬扛一名天帝级强者的攻击,他很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对自己的计划构成了威胁,而且是相当巨大的威胁。如果能够趁着这大比的机会将他除掉,对于自己后续的计划显然是极为有利的。而且,焚天也想看看,周维清真正的实力达到了怎样的程度。当然,要是能让他发挥不出实力就掉,自然是最好的局面了。 沈怖眼神温柔的看着周维清,一步步的继续向天空中攀登而去,两人都没有使用任何能力,甚至没有试图去调动天地元力。明媚的阳光从天空中洒落,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在那金色的光辉照耀下,他们就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渐渐的彼此靠近。 沈怖的眼神并没有随着距离周维清越来越近而变得强烈,反而是变得柔弱了几分,如果说最初是媚惑,那么,此时渐渐的就变成了惹人怜惜的温柔和伤感,就像是一个等待丈夫回家的妻子。 周维清的目光渐渐呆滞了,他的眼神明显有些凝固,默默的注视着沈怖的靠近,手中双子大力神锤都不禁放了下来。 无双教正在观战的众人无不紧张起来,甚至连龙释涯和巫云月都停止了修炼,凝视着半空。 血红狱也没闲着,一众血红狱强者全都牢牢的盯视着无双教这边,一旦无双教有要营救周维清的意思,他们必定会在第一时间扑杀上来。 上官雪儿、菲儿、冰儿三姐妹脸上都流露着浓浓的担忧,小巫女则是一脸的怒意,唯有天儿还算平静。 “你不担心么?”全身被斗篷笼罩在其中,之前曾经出过手的铃铛在天儿身边问道。 天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好担心的,那坏蛋就算真的陷入温柔乡中,那个女人也破不了他的防御。至于控制心神,哼哼。” 其他几女自然也听到天儿的话了,都略微有些恍然过来,眼中的担忧也明显去掉了几分。 求、推荐票。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