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媚属性(中) - 天珠变

第二百九十三章 媚属性(中)

第二百九十三章媚属性 周维清的眼神开始出现变化了,而一切的变化都是和沈怖的眼神相吻合的。忽而温柔、忽而怜惜,忽而担忧,忽而痛悔,右手锤也交到左手。他似乎终于忍不住了,就那么从空中跃下。张开右臂,朝着沈怖扑了过来。 沈怖神色不变,脸上的神色却变成了兴奋与渴望,在她的眼神中更是充满了羞涩与喜悦。媚功修炼到她这种程度,可以说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程度。 终于,周维清到了,两人的身体,就那么在空中即将重合,周维清空出来的右臂,直接朝着沈怖搂了过去。沈怖也宛如小鸟依人一般,依偎向他怀中。 可是,就在她眼神中的羞涩与喜悦之中。她那隐藏在衣袖中的右手却早已变成了黑色,每一根手指都像是黑色的尖锥一般,看似轻轻的抚摸向周维清的胸口,可谁都知道,她的手是致命的。 她在等待,等待周维清搂住自己那一刻,因为情绪被自己媚功所调动,内心最温柔的刹那下手。可惜,她没有足够的时间,否则,她最愿意的是男人在自己身上攀上快乐巅峰的那一刻,在取其性命,那种难以言喻的快感是沈怖最喜欢的。 周维清真的搂上去了么?是的,他搂上去了。可惜的是,他搂的却并不是沈怖的身体。 那空出来的右手绕过沈怖的视线,就在即将搂住她纤细腰肢的一瞬间,周维清的大手却转变方向,轻轻的搭在了沈怖的脖子上。 轻柔的声音在沈怖耳边响起,“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把那鬼爪子放过来。” 此时,沈怖的右手距离周维清胸口还有不到三寸的距离。可就是这三寸,对于她这样一位天帝级强者来说甚至不需要计算时间的距离,却怎么也落不下去。 沈怖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周维清竟然能够从自己的媚术之中挣脱出来。而之前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他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媚属性控制才对。 她的自信是有原因的,因为哪怕是焚天,只要不是事先有所准备的话,也同样抵抗不住她的媚属性啊! 外界所有人的感觉其实都只有媚属性百分之一的效果而已,而周维清的感受应该是最强烈的才对。别说他是一名青年男子,就算是垂垂老朽,沈怖都有把握让对方铁树开花。 “这不可能。”沈怖几乎是第一时间尖叫出声,而她这一声尖叫也令下面众吃一惊。 这场比拼看上去是最为平和的,但谁都知道,杀机时刻可能爆发。在这最后时刻逆转,周维清是如何做到的?尤其是血红狱的人,也同样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周维清搭在沈怖脖子那光华如绸缎肌肤上的阳属性巨灵掌缓缓合拢,虽然没有用力,却也令沈怖脖子上的肌肤被刺激的一阵战栗。她很清楚,周维清现在想要她的命,只不过是易如反掌而已。 “你是怎么破除我这媚属性的?”沈怖充满不甘的问道。她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女人,否则也不可能将媚属性修炼到如此程度。媚属性,可以说就是他的一切,甚至比天珠师对自己的天力更加重视和真爱,那是一种变态的自恋,对媚属性的自恋。媚属性被周维清如此轻而易举的破掉,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份打击对她来说甚至要比死亡更加痛苦。 周维清捏着沈怖的脖子,恢复正常的目光却看向下面的血红狱狱主焚天,戏谑的道:“这有什么,你的媚术再怎么厉害,也无法改变你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妖婆的事实。我只是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点而已。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妖婆向老子搔首弄姿,只会让我感到恶心,我又怎会被你所控制呢?没想到啊!血红狱现在已经沦落到要让你这种老妖婆出来出卖色相的程度了。啧啧啧……” “噗——”一口鲜血从沈怖口中喷出,周维清的话,每一个字都向重锤一般狠狠的砸在她心头,尤其是七老八十和老妖婆这两个词,更是令她险些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气死过去。 疯狂的能量波动骤然从沈怖体内爆发出来,她在喷出鲜血的同时,瞬间就选择了天丹自爆。她要用鲜血来洗刷这份耻辱。此时此刻,她的眼眸之中哪还有半分的柔媚,只有歇斯底里的疯狂。 但是,也就在这一刻,沈怖突然感觉到周维清抓住自己脖子上的右手颤抖了一下。他的眼神也瞬间变得更加清明,流露出几分解脱之色。紧接着,他的右手瞬间下滑,直接从背部切入了沈怖的身体,硬生生的阻断了她的天丹自爆。 “你——”沈怖呆呆的看向周维清,而下面却已经乱成了一片。 在沈怖选择天丹自爆的那一瞬间,沈魔就冲了出来,朝着空中的周维清扑去,却被六绝帝君龙释涯拦住了。焚天则是一掌虚拍,硬生生的将巫云月轰击的倒飞而出,喷出一口鲜血。铃铛从无双教阵营中飘身而出,双掌齐出,这才将焚天暂时挡了回去。 对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沈怖似乎一点也没看到,凝视着周维清,“你……,你依旧是被我控制了……,对……不对?” 周维清点了点头,脸上也流露出几分尴尬。 沈怖笑了,在这个时候她竟然笑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没有人能抵挡……的……了我……的媚……属性,你也……不会是例外……。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我……没有输,我的……媚属性……没有输。噗——”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一代妖姬就此毙命。 没错,周维清其实根本就没能免疫沈怖的媚属性,拥有毁灭属性的血红狱狱主焚天免疫不了,拥有圣属性的他也是一样。 虽然沈怖的心已经完全变态了,但是,她确实可以说的上是一代天才,其自创的媚属性,威力极其强大。那种暗合天地至理的魅惑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天神级强者都无法免疫。要知道,她本身就已经是天帝级强者了,再融合了毁灭属性,媚功大成之后,还从未失手过。 而且,正向焚天想象的那样,身为一个年轻男子,对于男女之欲的渴求比他们这些老家伙更大,因此,当周维清与沈怖对视的时候,就已经中了她的媚属性。 当然,正像天儿所说的那样,就算是周维清中了沈怖的媚属性,也绝对不会输掉这场比赛,因为,沈怖的最主要能力就在媚属性之上,她的攻击力根本破不了身穿恨地无环套装加上使用了龙虎邪神变周维清的防御。 周维清在与沈怖对视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要坏,他立刻就判断出自己抵挡不了,没错,他是给了自己一个心理暗示,但却并不是去直接抵抗的心理暗示,那样的话,他必定会出现挣扎的神色,想要对付沈怖依旧困难,毕竟,对方也是天帝级强者,只要时间久一些,周维清的神念很可能就会坚持不住。 周维清一向不是胆子大的人,他自然是有所准备的,他的准备就在沈怖攻击的那一下。无论媚功有多么强大,到了周维清这种修为,一旦受到外界攻击,圣力就会自然护体,同时,他自己身体也会产生强力的抗性,周维清给自己的心理暗示就是那一瞬间醒转过来,立刻击杀沈怖,不给她继续施展媚术的机会,这样自己就能战而胜之了。 如果一切都按照周维清计划那样发展下去,成功的可能性还是相当大的,毕竟,周维清自身的判断没有太大错误。 可惜的是,有些人并不希望周维清处于如此被动的状态,因此,在之前周维清被魅惑之后,一股来自于无双教暗中的力量,帮他破掉了沈怖的媚术。 媚功毕竟不是无敌的,就像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有能够克制的另一种东西一样。因此,周维清这一场其实是有些胜之不武的。当然,这只有周维清知道。沈怖也只是因为最后看到周维清的神色才醒悟过来,可惜,这一代妖姬的媚功也就从此失传了。属性是没有错的,用之正则正。 眼看着沈怖在周维清手中陨落,沈魔像是疯了一样,天神级强者在低空的爆发,令其他几大圣地不得不各自联手释放天力组成联合防护罩,这才能够不被波及。 焚天眼中怒火也是熊熊燃烧,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没有继续攻击,反而是向沈魔喝道:“回来。” 沈魔虽然是天神级强者,此时又是急怒攻心,但听到焚天的声音,终究还是勉强抑制住了内心的冲动,重新落到地面上。而另一边的六绝神君龙释涯脸色却并不怎么好看。对方如同狂风暴雨的一连串进攻,也让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明天三更好不好?好!!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