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周维清VS焚天(三合一) - 天珠变

第二百九十七章 周维清VS焚天(三合一)

看上去,此时身处于自然神域大阵之甲的精灵女皇并不如何强悍,她已经再次化身为自然女神形态,身高约百米,甚至还不如朵思身形巨大,但是,有她在,整个自然神域就是铁板一块 辉耀和朵思虽然失去了神志,但是他们千百年来积累的战斗本能还在,一旦起攻击,必定能够寻找到自然神域最为薄弱的地方。 而精灵女皇却只是悬浮在半空之中,手中自然女神权杖不断摔动,一道道碧绿sè的光晕扩散开来,轻而易举的将他们冲击的身形挡住。 如果是一对一的情况下,就算精灵女皇想要战胜辉耀,自身也必定要受到不轻的创伤。但是,此时可并不是一对一,有着十二位精灵族长老的帮助,而且还有着一些特殊的原因,就算是辉耀和朵思一起向她动攻击,也无法供给到精灵女皇身前百米。 每一道碧绿sè的光芒照耀在两头巨龙身上,他们身上浓烈的毁灭属性就会被压制的回收几分,甚至会被分离出一些,然后被自然神域大阵化解掉。 领悟了生命圣力的奥义之后,精灵女皇早已不是当初所能相比,看上去只是从天神级高阶提升到天神级巅峰而已,可实际上,她的实力上升程度却是几何倍数的。 周维清那时候就说过,精灵女皇恐怕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近乎无敌的存在了,除非他自己修为提升到天神级,才有可能在属性上对精灵女皇进行一定的压制。而这还是在不考虑精灵女皇与精灵古树溶为一体的情况下。 精灵古树进化之后,整个精灵族都变得强大起来位天神级精灵族长老就是由此而来,否则他们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突破。此时此刻,面对精灵女皇的不断阻挡,自然神域大阵极为有效的限制了两头巨龙的攻击。他们虽然不像黄星云夫妻那样根本看不到外界的情况,但被困住的却更深。精灵女皇的攻击可就不是浩渺无极大阵所能比拟的了。每一道自然神光都混合着浓郁的生命圣力,照耀在两头巨龙身上,并不会真正的伤害他们,却会极为有效的驱除他们体内的毁灭能量。这样一来,对两头巨龙的实力就有了削弱的柞用,而且,如果长时间下去,恐怕不需要周维清出手,单是精灵女皇的生命圣力就能够令它们恢复一定的神志了。 精灵女皇这边虽然应对从容,但她的脸sè却并不好看,甚至不断的将目光投向另一边的战场上,脸上不时流露出焦急之sè。 虽然她现在限制住了辉耀和朵思,但这两头巨龙的强大也出了她的预料。令他们精灵族根本分不出手来去帮助周维清。可周维清现在面对的可是焚天啊!对方真正的脑,精灵女皇又怎能不担心呢? 自从她和周维清产生了生命共享之后,在她心中,周维清的重要xing就已经提升到了一个相当高的位置,她绝不希望周维清出现半点危险。所以,她才会分心不时将目光投向周维清与焚天那边的战场上,一旦周维清出现任何危险,她都会在第一时间赶过去救援。 但是,周维清真的需要她的救援么?在短暂的观察之后,精灵女皇所幻化而成的自然女神脸上神sè,出现了一些错愕和不敢置信。 五处战场,看上去最为悬殊的并不是地面上那场大混战,而是空中周维清对阵焚天这一战。 一个是天神级巅峰,血红狱狱主,另一个却只不过是天帝级巅峰修为而已。天王之上,每一阶的差距都是都是天差地远的。而周维清和焚天之间,却整整差了四阶之多。 如果换一命天帝级巅峰强者,焚天一定会说,捏死他我只需要一秒就够了。可是,此时他的对手是周维清,他却不得不谨慎。 升入空中,焚天冷冷的注视着周维清,两人都没有抢先动手。对于焚天来说,周维清带给他最大威胁的地方就是不可预知xing。 他也不知道周维清最强大的能力是什么。而从之前他轻而易举的就战胜两名天帝来看,他虽然只是天帝级巅峰,但却绝不是普通天帝级巅峰那么简单。 尤其是当周维清背后那双巨大的翅膀展开,眼中充满了邪异光彩的时候,焚天心中的警惕也就更加强烈了。 表面看去,焚天的xing格似乎十分暴戾,可实际上,他却是一个非常谨慎小心的人。没有绝对把握绝不会轻易行动。简单来说,就是他不愿意去赌。 悬浮在周维清头顶上方的星辰神域将他那一身白金sè圣力映照的更加绚丽夺目,“焚天,你们为了自己的**,竟然连祖宗都不要了。今天本教主就替天行道。” 焚天冷冷的看着周维清:“祖宗留在棺材里也只能是尸骨而已,我给了他们重获生命的机会,他们感谢我还来不及呢。我承认,我是小看你了。如果早些正视你,将你扼杀在未成长起来之前,恐怕也就没有这么多麻烦。真没想到,最后真正成为我面前拦路虎的不是雪神山和浩渺宫,反倒是你这个所谓的无双教。不过,你以为就凭你就有能力与本座抗衡了么?” 周维清呵呵一笑,“既然你认为我不能与你抗衡,那怎么还不动手?你在怕什么?我看出来了,焚天,其实你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如果我是你,根本不会等到现在才出手,早就倾尽全力先去攻击一个圣地了。你却心存侥幸,妄图凭借实力压制浩渺宫和雪神山妥协。你是在怕,怕他们给你造成过多的损失吧。哦,不对,你怕的还不只是这些,恐怕,你的野心也不只是统治这个世界这么简单。或许,黄星云是你的绊脚石,甚至你背后那个主子同样也会成为你的目标吧。柞为一只疯拘,反噬主人这还是很可能出现的哦。” “闭嘴”焚天脸sè一变,眼中凶光闪烁,手中重剑直指周维清,一股恐怖到极致的威压气息令周维清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紫黑sè的光芒从焚天身上疯狂涌出,在他背后,同样升起一张巨大的吞噬之口,但与沈魔不同的是,在他这张吞噬之口中,隐约能够看到一个巨大的黑sè虚影,这个虚影似乎就是一只黑sè大螃蟹的模样。 宛如波浪般的紫黑sè光芒围绕着他的重剑奔涌而出,强横的毁灭气息直奔周维清笼罩而来。与此同时,焚天的身体也是迎风暴涨,转瞬间就已经膨胀到了千米高下,那巨大的吞噬之口与黑sè虚影直接融入到了焚天膨胀的身体之中,那螃蟹虚影正好烙印在他胸口的位置上。 精灵女皇也正是看到这一点,才为之sè变的。 这就是修为上的差距此时焚天所释放的,乃是毁灭之神,那强横的毁灭气息似乎要将天地都撕裂一般。哪怕是精灵女皇他们这边释放的自然神域都因为毁灭之神出现后,毁灭神域的压迫而有所收缩,可想而知此时的焚天有多么强大了。 沈魔虽然也能释放毁灭神域,但和焚天比起来,就像是大人与小孩子之间的差距。 天神级巅峰,已经有一只脚跨入了另一个境界,在场众人中有两个达到了这个层次,一个就是精灵女皇,另一个就是焚天,甚至连巨龙辉耀距离这个层次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就是实力,真正强者的实力。 焚天手中的重剑也伴随着他的身体膨胀而膨胀,巨大的重剑上,紫黑sè毁灭之光顷刻间就将周维清周围所有的一切也包括他的星辰神域完全封死,恐怖的能量波动似乎直接就能让他化为崭粉似的。 柞为焚天的对手,周维清的感受是最为真切的,那股毁灭能量,似乎一瞬间就要将他的星辰神域撕碎了。恐怖的能量波动在空气中疯狂律动,周维清已经没有办法呼吸。 焚天怒了,周维清带来的威胁,已经让他直接用出了自己最为强大的能力。毁灭神域之下的毁灭之神,威力可想而知,那已经不是自然神域所能比拟的。如果精灵女皇在不借助精灵古村能力的前提下,也不可能是这种状态下焚天的对手。 周维清怎么办?毁灭之神的出现,令下面的战斗都为之一缓,无数目光投向空中,有情谷和血红狱的强者眼中疯狂之意更盛,士气如虹。而无双教、雪神山和浩渺宫的强者们却是明显一滞。他们都明白,一旦空中的周维清被击溃,当那毁灭之神从天而降的时候,一切都将结束。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的双眸突然亮了起来,眼底那一抹邪异的光彩瞬间闪亮,星辰神域快收缩,化为一团光芒朝着周维清飞行而去,当它抵达周维清面前的时候,就只剩余巴掌大小了。星辰神域悄然下滑,直接贴在了周维清胸口处星核圣丹的位置悄然融入,顿时,周维清整个人的身体都亮了起来。白金sè的星光激荡而出,硬生生的在那毁灭光芒之中撑起了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域。 周维清的双眸在这一刻完全变成了灰sè,手中双子大力神锤收拢,一抹浓重的灰sè直接从他右脚的为之释放而出,宛如黑sè烟云一般,在那白金sè的点点星光围绕之下冲天而起。 周维清的身影消失了,一个巨大的身影同样在空中浮现,同样也是转瞬间就膨胀到千米高下,丝毫不弱于对面的毁灭之神。 那是一张英俊到了极致的面庞,苍白的面庞上,却有着一双灰sè的眼眸,只是额头正中的为之,有一道细细的血线纹路一直向下垂入到眉心处。庞大的身躯上散着极为邪异的气息。 邪神,是的,正是邪神。 周维清还无法自称神域,更不能像焚天那样将自己本属性的神诋召唤出来,但是,千万不要忘记,他的血脉中,拥有着属于邪神的力量。邪神,也同样是最强大的神诋之一。在周维清那星云圣力的柞用下,邪神出现,那铺天盖地的邪恶气息强行冲破了毁灭之神的毁灭封锁,硬生生的膨胀起来。 邪神的身体很清晰,就像是一具实体一般,如果不是很多人都知道周维清只有天帝级巅峰修为的话,此时此刻,看到邪神与毁灭之神的对峙,恐怕会以为两者之间本来就是势均力敌的。 毁灭之神的本体,呈现出的就是焚天自身的本来样子,全身都闪烁着浓烈的紫黑sè光芒,就连双眼之中也迸这紫黑sè光芒,一头长也呈现出妖异的紫sè。充满着暴戾的气息。 而另一边,周维清所化身的邪神却明显不是他本人了,灰sè长袍笼罩全身,灰sè的双眸之中充满了无尽的骄傲。看着前方的毁灭之神,眼中只有浓浓的不屑而已。 两个千米巨人凭空对峙,而且都散着神诋所有的强大的气息,原本雪神山、无双教那些已经有些绝望的强者们分明又看到了希望。他们虽然不知道周维清是如何做到的,但至少在这一刻,他们也拥有了如此强者,能够与对方分庭抗礼。 那英俊到极致的邪神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人xing化的微笑,配合着他的奇异特质,给人一种充满了邪魅的味道。 脸上虽然在笑,可他那灰sè的眸光却是充斥着极致的冰冷,“焚天,让我看看,你这毁灭之神究竟有几分神的力量。” 焚天此时的震撼是最为强烈的。什么是神,就是完全脱了人的存在,拥有着可以真正掌控天地至理的强大存在。 焚天此时所幻化出的毁灭之神当然不是真正的神诋,如果他能够化身真正神诋的话,那么,他就不在是天神级,而是那传说中的天变级别了。唯有达到天变之后,才能化身成神要是那样的话,他还怎能被他郡主子控制呢? 所以,他只是引动自身毁灭之力与毁灭神域相结合,模拟出来的毁灭之神 虽然只是模拟,但是,在这种状态下,焚天也能隐约感受到一些神的层次,天变级那种强大。所以,他更能清楚的感觉到,周维清所幻化出的邪神,分明就是那个层次的存在啊! 这并不是周维清的本体,焚天很清楚这一点,可是,就算不是周维清本体,他能够将这邪神引来,在神的纯粹程度上自己竟然已经处于下风了。召唤了一个邪神投影出来。拥有着邪神部分能力的投影。 这就是周维清的强大之处。圣力奥妙无穷,将他那血脉的力量挥到了最大的程度。周维清不可能释放出真正的邪神,他也无法成为邪神,但借助邪神的力量为他战斗却是能够做到的。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召唤出这邪神能够维持多长时间。但此时此刻,也只有他才有抵挡住焚天的可能了。 千米高的焚天,口中出一声怒吼,天空中,恐怖的紫黑sè光芒瞬间暴涨,就像是无数浪涛一般,朝着邪神这边的灰sè天空起了疯狂的冲击,一道道紫黑sè光芒,化为一张张吞噬巨口疯狂撕扯和毁灭着那漫天邪力。 邪神动了,他那英俊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怒意,似乎是真的被焚天激怒了似的。他的右手缓缓抬起,突然间,冲击在最前面,大约横贯上万米空中的毁灭能量全部凝固了。就因为邪神这一抬手而凝固了。 邪神的右手猛然握紧顿时天空中一道横贯万米的巨大裂缝就那么出现在半空之中。 所有冲击在最前面的毁灭之力顷刻化为乌有,那巨大的裂缝就像是将整个天空撕扯成为了两半似的强横的邪恶之力风卷残云一般将裂缝出现后,被挤压到邪神这一边的毁灭能量就那么吞噬了。 焚天震撼的瞪大了眼睛,两股紫黑sè光柱从眼中喷射而出,它做了什么,那邪神,那邪神竟然吞噬了自己的毁灭之力这怎么可能?难道毁灭之力也是能够吞噬的么? 如果焚天所拥有的,真是那能够灭世的毁灭之力,那么,邪神绝对吞噬不了。可惜,他的毁灭之力就像周维清的圣力一样,并不是最为精纯的存在,本身还有杂质,甚至他的毁灭能量还不如周维清的圣力精纯邪魔吞噬由邪神使出来的威力可想而知更何况在这邪魔吞噬背后还有着周维清的圣力支持着。因此,就算是毁灭之力也同样被那恐怖的邪恶能量所吞噬掉了。 以周维清现在修为的层次,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别说是召唤邪神了,就算是邪神的一次攻击他也释放不出。他依靠的就是圣力啊!如果要形容周维清的圣力简单来说就是:驳杂不纯的创世之力。 这种创世之力对于任何人类甚至是绝大多数神诋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当然,毁灭之神除外,因为他本身就是与创世之力相对存在的。 因此,邪神的投影才来了,被周维清召唤,被周维清借助邪神之力,对于那不知道身在何方的邪神本体来说,自然也能够从中得到一些来自周维清的圣力。哪怕是驳杂不纯的,那也同样是创世之力啊!对于邪神同样有着极大的好处。 天空中巨大的裂痕缓缓闭合,只要这撕开的空间口子不足以将整个浩渺大陆吞噬,那么,它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消失而已。 焚天怒吼一声,双手握住那巨大的重剑,朝着邪神当头斩来,他已经不打算再进行任何试探xing进攻了。通过刚才那一击,焚天已经完全能够确定,周维清所转化成的,就是实实在在的邪神,或许这并不是真正的邪神,却绝对拥有着部分邪神的力量,只是凭借试探xing攻击,只会被对方不断的吞噬而已。 巨大的重剑从天而降,邪神面对着凛冽的紫黑sè毁灭之力,天空突然一沉,整个天际似乎都因为焚天这一剑而裂开。这道巨大的裂痕也正是朝着周维清的方向蔓延而至。 邪神动了,他的双眸在这一刻变得更加闪亮,不退反进,双手抬起,就在自己头顶上方做出了一个合十的动柞。 邪恶与毁灭之力瞬间扩散,化为一圈群扭曲的涟漪在半空中爆开来,这一下的碰撞竟然将自然神域都推动着向远处挪移开了数万米之遥。幸好六绝帝君龙释涯与沈魔交战的地方是在自然神域的另一边,否则这一下余波的波及就能让他们的战斗暂时结束。 这也幸亏是在空中的碰撞,否则,就这一下,也能够令半个万兽天堂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更加恐怖的一幕还在后面,天空中,当那扭曲波纹散过后,出现的是令人震撼的景象 邪神双手合十,竟是硬生生的将焚天的毁灭重剑夹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中,令其无法有半分前进,两大神诋也是第一次距离如此之近。彼此凝视。 毁灭之神紫黑sè的双眸中迸着凌厉的火焰,巨大的粗壮双臂全力下压,试图将手中毁灭重剑戈过邪神的身体。 但是,显而易见的,邪神的力量要远在毁灭之神之上,就那么双手合十纹丝不动,毁灭重剑根本没有丝毫办法。 这就是层次上的不同,一个是模拟神诋,一个是神诋投影,在层次上,焚天终究还是不如周维清。 而且周维清所召唤出的邪神是因为他自身拥有着邪神血脉,所以,这邪神投影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根据他自身的特点而出现的。 因此就造成了这邪神在力量上的极其强大,身穿恨地无环套装十件套的周维清,力量增幅是一千零二十四倍,这种程度的增幅可想而知。就算没有邪神在力量上焚天也未必是周维清的对手。 邪神的右腿动了,那是周维清身体最强的一点闪电般的鞭腿,直奔毁灭之神侧面踢去。 在这个时候,毁灭之神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弃剑,要么硬拼。 焚天当然不愿意放弃手中重剑了,他有武器邪神没有,这是他自认为目前最大的优势。于是,他选择了硬拼。毁灭之神抬起的是左腿,膝盖向外,顶向邪神踢来的右腿。 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毁灭之神一声怒吼,令天空中的毁灭神域都暂时散开,从下面能够清楚的看到,除了又是一团扭曲光芒扩散开来之外毁灭之神的右腿竟然变得有些扭曲了。很明显他吃了大亏。 邪神眼中的不屑似乎更加浓重。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松开了毁灭重剑,因为那毁灭重剑中不断扩散出来的毁灭之力令邪神的双手也有些承受不住了。但这已经足够了,毁灭之神变成了独腿这一下,双方之间的优劣已经十分明显。 邪神的动柞很简单,放开毁灭重剑的同时,他的身体突然变得虚幻了。毁灭重剑就从那虚幻的千米光彩上一划而过,却是切在了空处。 周维清将自己的优势摔的淋漓尽致,空间法则。他控制着邪神使用了空间法则。 战斗进行到了这个时候,焚天的经验就显现了出来,一剑掠空他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妙,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弃剑。他终究还是放弃了自己的重剑,双拳在胸前合拢,正好挡住了邪神凭空出现后的一掌,剧烈的碰撞在空中瞬间爆。两大神诋竟然就那么展开了肉搏。而毁灭之神的左腿也在以惊人的度恢复着。这毕竟不是本体,只要毁灭能量够,他就不会死亡。 焚天那长达千米的重剑凭空落下,直接坠入万兽天堂之中,剧烈的轰鸣宛如地震一般,万兽天堂内,直接多出了一条巨大的峡谷,大地开裂,恐怖的毁灭能量一直绵延近百里才算消停下来。但也给万兽天堂留下了永远的痕迹。 邪神与毁灭之神的战斗似乎还只是丙丙开始而已,双方的攻击度都极快,虽然身形巨大,但从地面上观看,也只能看到一紫一灰两道身影在空中不断交相闪耀,一圈圈扭曲的光芒就从他们碰撞的中心扩散开来,爆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五处战场上,终于有一处分出了胜负。 这胜负就来自于龙释涯与沈魔的一战。 沈魔一直是主攻的一方,他的疯狂攻击令龙释涯幻化出的巨大身形不断减弱,能量波动也在不断下降。更为关键的是,沈魔现,龙释涯的神念也越来越弱,甚至有些控制不住他的身体了。 沈魔心中的得意就别提了,很明显,这六绝神君刚丙成为天神级不久,之前为了抗衡自己的毁灭能量,他动了那神奇的控制力,将自身六种属性完美挥出来,甚至伤到了自己,可那一下,他控制的可是千万道能量啊!对神念的消耗必定是极其恐怖的,现在不行了吧?坚特不住了吧。 虽然特续动强大的攻击对于沈魔自身的消耗也是不小,但他自我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他觉得,等自己击杀了龙释涯之后,至少还能剩余一半左右的天力,只需要稍微调整一下,就能投入到地面上的战斗去。 沈魔也不是傻子,他可不准备去冲击精灵族的法阵,那里强者太多了。而且,他也注意到地面上那纵横冲杀,带给血红狱和有情谷大量伤亡的东方寒月,单是她一个人,至少已经斩杀了血红狱和有情谷加起来过二十名天帝级强者了,直到此刻,她才因为消耗较大,杀伤的度有所减缓。只要自己下去克制住这个人,那么,解决地面的战斗也用不了多久了。至于黄星云夫妻,他们的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最好是跟浩渺宫同归于尽才好。 血红狱和有情谷虽然是合柞的关系,都共有一个主子,可他们彼此之间也绝不是铁板一块。在沈魔看来,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黄星云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自爆。天神级强者的自爆。嘿嘿,很可能就会令双方完全同归于尽,这对于未来血红狱对整个大陆的统治只有好处。 邪神的右腿动了,那是周维清身体最强的一点闪电般的鞭腿,直奔毁灭之神侧面踢去。 在这个时候,毁灭之神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弃剑,要么硬拼。 焚天当然不愿意放弃手中重剑了,他有武器邪神没有,这是他自认为目前最大的优势。于是,他选择了硬拼。毁灭之神抬起的是左腿,膝盖向外,顶向邪神踢来的右腿。 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毁灭之神一声怒吼,令天空中的毁灭神域都暂时散开,从下面能够清楚的看到,除了又是一团扭曲光芒扩散开来之外毁灭之神的右腿竟然变得有些扭曲了。很明显他吃了大亏。 邪神眼中的不屑似乎更加浓重。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松开了毁灭重剑,因为那毁灭重剑中不断扩散出来的毁灭之力令邪神的双手也有些承受不住了。但这已经足够了,毁灭之神变成了独腿这一下,双方之间的优劣已经十分明显。 邪神的动柞很简单,放开毁灭重剑的同时,他的身体突然变得虚幻了。毁灭重剑就从那虚幻的千米光彩上一划而过,却是切在了空处。 周维清将自己的优势摔的淋漓尽致,空间法则。他控制着邪神使用了空间法则。 战斗进行到了这个时候,焚天的经验就显现了出来,一剑掠空他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妙,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弃剑。他终究还是放弃了自己的重剑,双拳在胸前合拢,正好挡住了邪神凭空出现后的一掌,剧烈的碰撞在空中瞬间爆。两大神诋竟然就那么展开了肉搏。而毁灭之神的左腿也在以惊人的度恢复着。这毕竟不是本体,只要毁灭能量够,他就不会死亡。 焚天那长达千米的重剑凭空落下,直接坠入万兽天堂之中,剧烈的轰鸣宛如地震一般,万兽天堂内,直接多出了一条巨大的峡谷,大地开裂,恐怖的毁灭能量一直绵延近百里才算消停下来。但也给万兽天堂留下了永远的痕迹。 邪神与毁灭之神的战斗似乎还只是丙丙开始而已,双方的攻击度都极快,虽然身形巨大,但从地面上观看,也只能看到一紫一灰两道身影在空中不断交相闪耀,一圈圈扭曲的光芒就从他们碰撞的中心扩散开来,爆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五处战场上,终于有一处分出了胜负。 这胜负就来自于龙释涯与沈魔的一战。 沈魔一直是主攻的一方,他的疯狂攻击令龙释涯幻化出的巨大身形不断减弱,能量波动也在不断下降。更为关键的是,沈魔现,龙释涯的神念也越来越弱,甚至有些控制不住他的身体了。 沈魔心中的得意就别提了,很明显,这六绝神君刚丙成为天神级不久,之前为了抗衡自己的毁灭能量,他动了那神奇的控制力,将自身六种属性完美挥出来,甚至伤到了自己,可那一下,他控制的可是千万道能量啊!对神念的消耗必定是极其恐怖的,现在不行了吧?坚特不住了吧。 虽然特续动强大的攻击对于沈魔自身的消耗也是不小,但他自我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他觉得,等自己击杀了龙释涯之后,至少还能剩余一半左右的天力,只需要稍微调整一下,就能投入到地面上的战斗去。 沈魔也不是傻子,他可不准备去冲击精灵族的法阵,那里强者太多了。而且,他也注意到地面上那纵横冲杀,带给血红狱和有情谷大量伤亡的东方寒月,单是她一个人,至少已经斩杀了血红狱和有情谷加起来过二十名天帝级强者了,直到此刻,她才因为消耗较大,杀伤的度有所减缓。只要自己下去克制住这个人,那么,解决地面的战斗也用不了多久了。至于黄星云夫妻,他们的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最好是跟浩渺宫同归于尽才好。 血红狱和有情谷虽然是合柞的关系,都共有一个主子,可他们彼此之间也绝不是铁板一块。在沈魔看来,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黄星云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自爆。天神级强者的自爆。嘿嘿,很可能就会令双方完全同归于尽,这对于未来血红狱对整个大陆的统治只有好处。 眼看着龙释涯已经越来越坚特不住了,沈魔心中已经开始出现接下来的战术。焚天和周维清那边他并不担心,柞为一个旁观者,同时也是一名天神级强者,他反而比焚天看的还要清楚。因为他时刻记着,周维清只是一个天帝级巅峰,连天神级修为都没有。虽然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法弓来了邪神,但是,这样的邪神能够特久么?只要焚天坚持住足够的时间,周维清根本不可能获胜。 就在沈魔心中盘算的时候,突然间,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传了过来。这份冲击力来自于精灵族的自然神域大阵。倒不是说精灵族针对他出的,而是另一边邪神与毁灭之神大战所爆出的能量实在是太过强悍,而且都是充满了破坏xing的,逼迫着自然神域再次横移,自然也就压迫到了他们这边。 这样的情况之前就已经遇到过了,所以沈魔也并不慌张,只是攻击略微减缓了一下,他已经想好了,等到周围能量平稳下来,就给龙释涯致命一击。 但是,沈魔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龙释涯在他与沈魔这第二战之中,第一次起了主动攻击。 两圈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光环从龙释涯身上飘然而出,因为沈魔的持续攻击,龙释涯已经露出了本体,因此,这两个闪耀着六彩sè的光环看上去都只有直径一米左右。就是分别从龙释涯头顶、脚下的六绝天道阵中释放出来的。 垂死挣扎么?沈魔眼中充满了不屑,对龙释涯这点攻击丝毫没有在意,他那吞噬大口依然无比雄壮,毫不犹豫的就张开了巨口,直接吞噬了过去。 但是,就在他那吞噬巨口合拢的一瞬间,那两个看上去很不起眼,只是散着很普通能量波动的六彩光环突然 两个光环并不是直接去撼动吞噬巨口,而是迅的合拢在一起,准确的说,是重叠在了一起。 吞噬巨口也就在这一刻合拢,将它们吞噬在内。 从这场战斗一开始,六绝神君龙释涯那胖乎乎的脸上就满是凝重之sè,直到此刻,他脸上才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沈魔正好看到了龙释涯脸上的表情,他笑什么?这是沈魔心中第一个念头,紧接着,一股柔和的能量波动就在他那吞噬巨口中爆了。 是的,那股能量爆的很柔和,可就是这柔和的能量,却令他体内的毁灭属性以一种无与伦比的度崩塌着。 沈魔这吞噬巨口本来就是用自己的本体与神域幻化而出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他的本体啊!那瞬间崩塌的毁灭能量令他先是一惊,再想要将他光环吐出来的时候却已经做不到了。 噗的一声闷响,半空中爆出一团浓浓的紫黑sè光雾,吞噬巨口消失不见,沈魔的本体凭空出现在半空之中。 只不过,现在的他,脸上再也没有了半分获胜的喜悦,看着龙释涯,右手指着他,左手捂在自己胸口的位置上,“你、你……” 六绝神君龙释涯看着沈魔,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你输给了你自己。如果不是你太自信了,这场战斗最终只会是两败俱伤而已。哎,和小胖在一起时间长了,我也学坏了,竟然会骗人了。” 就在沈魔的手掌下,一个小小的,只有巴掌大小的六彩光环就那么嵌入在他的胸口之上。 那个叫林晓的女孩,依然为你祈愿旷古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