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怨念空间(上) - 天珠变

第三百零二章 怨念空间(上)

听了周维清的话,辉耀、朵恩夫辜二人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凌厉的杀气不断从他们身上释放出来。在周维清的询问下,他们这才说出了分开后的经历。 原来,辉耀夫妻当初和周维清分开之后,就去寻找自己的孩子们了,凭借着血脉的联系,他们一直找到了血红狱。正好碰到在焚天的主持下以他们的孩子血祭幽冥之主。 辉耀夫妻自然是要与之拼命了,但这个时候,幽冥之主的毁灭之力再次降临,在焚天的引动下,直接重创了他们夫妻。并且借助他们孩子的血祭之力,趁着辉耀夫妻因为暴怒神志不清,以毁灭能量将他们奴役了。直到此刻才清醒过来。 朵思来到辉耀身边,两头巨龙脖颈相贴,朵思更是放声大哭。任谁失去了孩子,也会悲伤至此啊! 正在这时,突然间……股奇异的能量波动令整个空间似乎都颤动了一下,引起了所有人的警觉。 这颤动的不只是空气,同时也是下方的大地,一股毁灭气息从那深渊之中扑面而来,虽然并不如何强大,但那里竟然传出毁灭气息,也不禁令众人脸色同时一变。刚刚亮起来的天空也似乎又暗淡了几分似的。 精灵女皇急促的道:“维清,赶快吸收了焚天的天丹,我们必须要立刻赶过去了,应该是那幽冥之主在冲击封印,而且封印眼看就要抵挡不住了。” 周维清不敢怠慢,星辰神域引动,焚天的天丹化为一道流光注入到星辰神域之中,顿时,万千星光几乎是同时闪耀,反馈他自身。令周维清的修为急剧激增。 精灵女皇也没有闲着,盘膝悬浮在中空,恢复着她之前消耗的生命能量。封印幽冥之主,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战。 沐浴在那纯净的星光之中,周维清圣神丹周围渐渐泛起一圈圈光晕就连他皮肤表面也开始泛起阵阵涟漪,圣力在提升的过程中持续提纯。但他也发现,正像之前精灵女皇所说的那样,哪怕是经过焚天这样强大的毁灭天丹进行星辰反馈,也无法让他触摸到之前焚天曾经半只脚踏足的境界。 原来拥有圣力并不能进入到天变级境界,甚至正相反,圣力中的创造特性反而局限了自己的未来。如果说天变级就是神,那么自己就永远也不能成神了。 对于周维清来说,成不成神并不重要,但是,如果无法突破这层屏障万一幽冥之主冲破封印,要如何对付?不杀死他又如何保护自己的亲人、朋友,乃至整个世界呢? 周维清虽然对权力并不热衷,但他却一向是控制欲极强的人,这种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要拼运气的情况是他最不喜欢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努力的提升修为,每提升一分,那份运气自然也就距离他更近一分了。 伴随着修为的提升,星辰神域并没有扩张开来,反而是将周维清的身体席卷在内,似乎在他那恨地无环套装上镶嵌了一颗颗能够喷吐出圣力的星。越发纯净的圣力硬是将下方深渊中升起的毁灭之力压制了下去。 渐渐的,星光收敛,星辰反馈的能量已经被周维清彻底融入自身。焚天的毁灭天丹果然强大。正所谓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他这拥有强大毁灭能量的天丹,反馈而来的星云圣力比起那些普通天珠师天丹的星辰反馈消耗要小得多。周维清的修为硬是从天神级中阶一直提升到了天神级巅峰的程度。甚至还有所剩余。可这些剩余的圣力,最终也只能是令他自身圣力更加雄厚,却无法帮助他再有所突破。 星辰神域光芒暗淡了下来,但是,应周维清恨地无环套装上的点点星光却并没有随之消失,反而变得更加清晰了。白色的甲胄上,星光闪耀。似乎只要周维清意念一动就可以从他身上任何位置喷吐出充满圣力的光彩。 周维清向精灵女皇看去,她依旧在那里虚空盘坐,一圈圈生命之光不断扩散再回收。 “维清,我跟你一起去。”东方寒月清冷的声音响起。她已经骑乘着暗黑魔龙来到了周维清面前。 “我们也去。”上官三姐妹和小巫女也飞快的赶了过来。 看着众女眼中急切和坚定的目光,周维清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傻瓜,你们去干什么?你们又没有圣力。如果只是凭借修为堆积就能解决问题,那幽冥之主也不会活到现在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们只是去加固封印而已,很快就会回来。” 上官冰儿有些激动的道:“要是那幽冥之主冲破了封印呢?” 周维清愣了一下,向上官冰儿招了招手,“冰儿,你过来。” 在这个时候,众女都已经忘记了妒忌,上官冰儿身形一闪,就来到了周维清面前。周维清张开双臂,将她揽入自己怀中。 “冰儿,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是你将我带入了天珠师的世界,当初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因为我天珠的觉醒而坏了你的身子,而你不但没有怪我,反而一直在帮我、照顾我,用你的温柔引领我走上了天珠师这条路。有你为妻已经是我周维清这一生最幸福的事。可我对不起你,我的花心一定让你伤心了。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对你的爱从没有半分减少。冰儿,我爱你。” 一边说着,他低下头,深深的吻住了上官冰儿的香唇。 上官冰儿略微呆滞了一下,但她很快就热切的回应起来,双臂有些颤抖但却十分用力的搂着周维清的脖子。 唇分,周维清松开搂住上官冰儿的双臂,轻轻的将她拉到一旁,上官冰儿的美眸中,神色有些迷惘,就那么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 身形一闪,他已经来到上官菲儿面前,将她也拥入自己怀中。 “菲儿,你虽然和冰儿长得一模一样,但你们的性格却截然不同。在你的活泼雀跃中,有一种男人也无法比拟的坚持。在我人生中最困难的时候,你始终在我身边。谢谢你。我爱冰儿,但我也一样爱你,我不能没有你。我很自私,但我却不能不自私。 “别说这些……”上官菲儿刚要情绪激烈的说些什么,却被周维清强吻住了唇瓣。下一刻,她也软化在了周维清怀中。 当周维清放开她的唇瓣时,她也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呆呆的悬浮在那里。 “雪儿。”周维清拉过上官菲儿身边的上官雪儿,“雪儿,我知道,你一直以为,在我心中,你的地位并不如冰儿和菲儿,其实你错了。我爱你,并非是因为爱屋及乌,我爱你那份清冷、那份高洁,你为我默默竹出的一切,我都记在心中。” 上官雪儿主动送上芳唇,吻住周维清,不让他在说下去。 “月寒。”周维清向小巫女招了招乎,放开上官雪儿。 巫月寒美眸通红,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我讨厌你这样,你这是在留下遗言么?”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她却依旧来到了周维清面前。 周维清摇了摇头,“不,我只想抱抱你们,感受你们身上的温度。”捧起她那带着泪珠的面颊,怜惜的吻了上多无论是上官三姐妹还是巫月寒,在被周维清吻过之后,都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一动不动,美眸中流露着茫然。 “寒月。”周作清看向东方寒月。东方寒月也正在看着他。 “你不用这样,我不会跟你去的。除了你,我还有儿子。”东方寒月脸色苍白的向周维清说道,握住暗黑寂灭屠龙枪的右手已经没有半分血色。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那就好,但是,我还是想亲亲你,行么?” 身影化为流光,狠狠的撞入他的怀中,“不要死、答应我,活着回来。只要你肯活着回来,我答应你,我放弃玄天宫宫主的位置,带儿子来与你相会。”一边说着,她用力的吻上了周维清的唇,甚至在他的唇瓣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东方寒月乃是圣地之主,在周维清吻上上官雪儿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出了端倪,被周维清吻过的几女,分明已经失去了神志。她明白,这是周维清不想让她们跟随他去冒险啊! 吻过周维清,东方寒月紧紧的搂着他,说什么也不愿意放手。 周维清叹息一声,“或许,这次劫数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吧。你们之中,无论是谁,能够做我的妻子,都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但我实在太贪心了。可是,我真的舍不下你们任何一个。如果这次我能够活着回来,那么,我的后半生所有时间都将为你们而活。我会用我剩余的所有时间,来偿还你们给我的爱。寒月,等我回来,我会跟你一起回玄天宫,将你和儿子正式接回来。没有人能阻止我,哪怕是将玄天大陆整个拉过来与浩渺大陆相连,我也不会让你们与我分开。”!~!